分卷阅读2

狐裘不暖 作者:他山之猹

分卷阅读2

      色、奇形怪状的果实中,坐在前头的一团皎白毛球格外显眼。
    小狐狸捧着一枚青果,小口小口地咬着。
    饕餮在果子山与小狐狸之间反复看了数回,眼神愈发飘忽不定。它咽了一口唾沫,神色陡然清明,忽视空气中飘来的阵阵馥郁甜香,强作一副面无表情。
    饕餮盯着毛团子吃得满嘴果汁的惬意模样又看了数息,感觉被忽视了的它没由地一阵烦躁。
    “狐狸。”饕餮喊道。
    小狐狸充耳不闻,兴许是饿得惨了,它吐掉被啃得干干净净、只剩核仁的果子,又就近叼了一颗出来。
    饕餮往前迈了两步,“毛团子。”
    这枚果子的皮坚韧难咬,小狐狸与其卯上了劲,用一侧的虎牙啃得正欢。
    饕餮走到了小狐狸身前,将它完全笼于阴影中,垂着头,居高临下。
    “球球。”
    “唔——?”全然不知道自己就这么被定了称谓的小狐狸身子一僵,属于兽类的敏锐让它察觉到危险的临近,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它抬起头与饕餮对视,在这凶兽血腥煞气的笼罩下,小心翼翼地俯首。
    然后,它伸舌轻轻舔了一下那好不容易磨开一道缝隙的果皮中流出的汁液。
    ……
    “……!”
    小狐狸很快就被那酸涩的味道咋了舌。太过浓烈的酸涩激得它猛地甩了一甩脑袋,原本服帖垂顺的长毛再次蓬松地炸开。一片寂静中,后知后觉地,它这才又想起了自己正处于这只大家伙嘴下的境地。
    眼珠子骨溜一转,小狐狸讨好般地用嘴吻将那枚果子推前几分,尾巴尖不安地扫着地面,努力用含糊不清的口齿说道,“吃。”
    饕餮一时语塞。
    它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是下意识地吃下眼前那枚只有丁点大的果子,径直忽略在嘴中炸开的微不足道的酸味,复又捡起话头,“你得多吃一点,这样才能长胖。”
    “胖——”小狐狸乖巧坐直,跟着它的模样学舌道。
    见饕餮欣然收下了自己的礼物,小狐狸高兴得眼睛蓦地一亮,当下便坐不住了。它随即掉头又叼了一枚色泽鲜艳、外型浑圆、块头硕大、气味香甜的果实出来,摆到饕餮面前。
    饕餮顺理成章地那果子其囫囵吞下肚,续道,“……听到没有,胖了我就吃掉你。”
    又是一枚。
    “……你是存粮。”
    “粮——!”
    “……”
    作者有话要说:
    “北次二经之首,在河之东,其首枕汾,其名曰管涔之山。其上无木而多草,其下多玉。汾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河。
    ……
    又北三五十里,曰钩吾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铜。有兽焉,其状如羊身人面,其目在腋下,虎齿人爪,其音如婴儿,名曰狍鸮,是食人。”
    ——《山海经·北山经》
    新人新文,喜欢的小天使可以点一下收藏,留点评论,本文更新稳定,欢迎养肥。
    第2章 第二章
    那色彩斑斓的果子山,到底还是进了饕餮的肚子。
    饕餮勾着舌,好不容易将最后一粒果实舔到嘴中,还没来得及尝出个滋味,便咽下喉去。它看向一旁小狐狸身前散落的几粒果核,又看看眼前地面上的空无一物,隐约觉得,自己好像漏掉了什么。
    它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干脆利落地把这念头抛之脑后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出去再找些吃食。饕餮的视线牢牢黏在小狐狸滚圆的肚皮上,暗暗想道。这存粮便再囤上几日,保不齐滋味还能更肥美些。
    如是想着,它迈开步子朝洞口走去,只是没几步后又忽地折返回来,将小狐狸上上下下地再打量了一遍。
    “乖乖待着,不许乱跑。”饕餮沉声威胁道。
    小狐狸在原地坐直了身体,“跑——”
    “不然就把你吃掉。”
    “嗷——”
    短暂交流后,得到回应的饕餮极为满意,顿时心无旁骛,脑海中只专注于“吃饱”二字。
    只见它长尾一甩,四肢蹬地,身型如簧蹿出,自数十丈高的悬崖上跳下,起落间,朝旁的山头奔去。
    ……
    饕餮这洞穴的选址亦有其妙处,地处灵脉,冬暖夏凉,虽说不是这钩吾山中最高的山头,但也能将将能把其中景色看个大概。洞穴前一侧是断崖绝壁,另一侧却是视线开阔的陡坡。这陡坡数尺来宽,路面平整且寸草不生,当是看得容易,爬起来却绝不轻松。
    此处与其说是洞穴,倒不如称之为洞府更为合适,乃是饕餮百八十年前无意间发现后,费了大气力才将其据为己有的——
    那洞府主人骨瘦如柴,肉质干老,害得饕餮进食时险些被骨头卡了喉咙。
    洞府里珍器宝衣无数,可落于饕餮眼中还不如一窝兔子来得有味。它也曾试着啃过几件法器垫肚磨牙,最后也都弃如敝履,胡乱地堆在洞穴深处。至于那琳琅满目的灵木用具,珠宝玉器,则被饕餮以洞穴太小转不开身为由,品质好的拆吃入腹,略次的便一股脑丢到外头去了。
    唯独几道法印结界它还留着。
    单说洞口那道只出不进的禁制,没点道行的还真参不透,先时它试着硬闯,险些电焦了尾尖的那撮毛——这也是它放心将那唯一的存粮留在洞内的原因。
    当然,更重要的是,此处有它饕餮坐镇,谁敢来犯?
    ……
    倒别说,还真有。
    饕餮心中记挂着灵狐的滋味,其余生灵吃起来便都味同嚼蜡,匆匆吃了个半饱就打道回府了。
    正当饕餮悠哉游哉地晃回洞口,还未走进,即见一抹腥臭身影杵在那处。
    是一头黑褐豺狼,不足它半个身子大小,此刻正贪婪地盯着洞内,嘴角挂着的哈喇子几乎要垂到地上。
    饕餮立刻怒了,一声暴喝,几步冲至豺狼身前,扬起前爪便朝它身上拍去。
    洞内的小狐狸毫发无损,只瞪大了眼,看着那豺狼高高飞起,于空中划了一道半弧,再“嘭”地一声砸落地面,扬起一片黄尘。
    豺狼挂在悬崖上,后腿悬空,灰头土脸,掉了颗牙。它挣扎着爬了上来,不及抖去满身尘埃,也不及将

分卷阅读2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