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狐裘不暖 作者:他山之猹

分卷阅读4

      山鸡,撞进了它那山头吗……”
    年长者抬爪便劈头盖脸地朝它脑袋上招呼一下,打完过后,又拖着声音道,“还有呢?”
    缺牙豺狼咽了口唾沫,“那白毛团子看上去挺好吃哎哟——”
    它脑门上冷不丁又挨了一爪子。
    年长者正色训道,“喊什么‘白毛团子’,叫奶奶。”
    第3章 第三章
    翌日,饕餮的洞府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晴空万里,艳阳高照。刚吃饱喝足的饕餮趴在洞口晒着和暖的日光,任凭小狐狸如何在它身旁上蹿下跳也不为所动,只在它闹腾地过分意图蹬鼻子上脸时,才晃晃身子将它抖落下去。
    存粮的肉质要经由充足的锻炼才显得柔韧。饕餮如是想着,伸出一爪将扑过来的小狐狸又拨远了些。
    小狐狸浑不在意,只当这大家伙是在与它嬉闹。它被推得在地上打了个滚儿,旋即一个翻身再站起来,张牙舞爪地又朝饕餮的爪子扑去。
    往复如是。
    “饕兄,别来无恙啊、啊——”
    有声音突然在洞口响起。
    那话语的调子起得是风流倜傥,架子端得是高高在上,只是那拖长的尾音还未道尽,便陡然一颤得变了调,截断在重物坠地的闷响之后。
    这动静引得洞内一大一小的两只兽纷纷抬眼看去。
    少顷,烟尘消散,那物这才现出形来。
    来者是一只比小狐狸大不了多少的小兽,吊睛白额,猬毛虎爪,背生双翼。或许是方才那一下跌得狠了,它挣扎数下才颤巍巍地撑起四肢站稳,只是那一侧的翅膀收得妥帖,另一侧却是高擎向天,扬起根根分明的长羽。
    “这身子,真不习惯……”这虎崽喃喃道。说罢,它甩了甩脑袋,这才觉得清醒了些,却是仍对自己这怪异姿势浑然不觉。
    触及另外二兽投诸的瞩目眼神,虎崽当即挺胸收腹,踱着步子向前款款走来。它深吸了一口气,当作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那般,毫无芥蒂地再度开口,“饕兄,别来无恙啊——”
    饕餮对它倒是熟悉——口齿能言,其血爽利;背展双翼,其筋劲韧;毛色玄青,其肉鲜美……
    这模样,不是穷奇还能是哪个?
    就是个头又小了些。
    饕餮和穷奇可以说得上是不打不相识。饕餮在数千年前的游荡途中曾无意到过大荒,当时的它饿急了眼,逮着个生灵便要上嘴,而同为四凶的穷奇又怎甘任人宰割,两者便这么厮打起来。
    最终倒也没决出个胜负,只因饕餮中途偷溜着去吃了一队路过的商客旅人,无心再战了。
    事后,饕餮却是一直抱憾没能尝到穷奇肉的滋味。
    “你来做什么?”见是熟人,饕餮将离得稍远了些的小狐狸朝自己身侧一拢,兴致缺缺问道。
    穷奇站在离它数尺远的距离,保持视线平齐,戏谑道,“来夺你口中食啊。”
    饕餮神色一凛。
    穷奇见它脸色突变,知道是踩了饕餮逆鳞,顿时得意起来。
    它施施然迈开步子,在这洞府内四下打量。不经意间,它从某件宝器的光洁外壁上瞥见自己这副只翼朝天的模样,身形一滞,这才悄然将翅膀收束规整,面上却不着痕迹。
    穷奇口中啧啧,惋惜道,“这地方给了你住,真是浪费。诶——?”这是又让它瞧见了饕餮藏在怀中的那撮显眼白毛。
    “敢情你当真跑去青丘偷了只九尾回来?”穷奇的惊愕之情溢于言表,随即嫌弃道,“这就不得劲了,竟也不顺道拐去看看我。”
    饕餮本是将它的话当作耳旁风,闻言,又将小狐狸捂严实了些,神情戒备,“胡扯。青丘在东,大荒在西,哪来的顺道。再说你那处连根骨头都寻不着,日头还毒,老饕凭啥跑去受罪。”
    小狐狸被饕餮遮掩得严不透风,实在闷热难耐,便从兽爪下探出个头来,一双眼乌溜溜地打转。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邽山的嬴鱼也是一绝啊,刺少肉鲜,块头又大,还有黄贝,啧啧……”
    饕餮咽了一口唾沫,提防之心不减,“那是邽山。你万年前被流放至大荒,还在做梦。”
    穷奇被堵得一哽。它不甘就此认输,便又换了话题,重拾表情,高深莫测道,“其实今日我来,是有要事要告知饕兄的。”
    “……有话快说。”
    穷奇屏了数息,自觉拉足了架子,这才悠悠然道,“邽山旁近的山头上有棵老树,黄花赤实,食之不饥。念及饕兄常常食不果腹,故邀你一聚——”
    饕餮素知穷奇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轻嗤一声,不屑道,“你当老饕是那么好骗的么?诱我吃下萆荔,心痛了数月才好;又让吞了珉鸟,害得老饕口燥生烟;还有那什么薰草、骨容、无条、沙棠……”
    穷奇干咳一声,将它话语打断,正色道,“这次是真的。”
    饕餮长尾一扫,静默着不搭话,摆明不信,倒是窝在它怀中的小狐狸得了劲,模仿穷奇的腔调扯着嗓子道,“真的——”
    “你看,它都信了。”穷奇再接再厉地苦口婆心劝道,“若是唬你,我何必千里迢迢赶来,捞不着半分好处……你要是感激,想要送我一只两只九尾,我也是不会推拒的。”
    它便知道穷奇一直在觊觎它的粮食!
    饕餮心下一跳,忍无可忍,当即拍地站起。兽掌击向地面的力道极大,震得整个洞府都颤了一颤,洞外山体有落石簌簌扑下。
    它龇起尖利獠牙,怒容冲脸,细窄瞳仁敛作一线,声线低沉犹带万钧威压降下,“你敢?!”
    穷奇被这突然的动静吓了一跳,但旋即寸步不让,丝毫不把这体型十倍于它的饕餮放在眼中。它展翅一振,倏地跃起于半空中稳稳定住,扬声喝道,“怕你不成!要战便战!”
    气氛剑拔弩张。
    却说这边的小狐狸好容易摆脱了桎梏,不慌不忙地将周身绒毛抖得蓬松,这才绕过饕餮粗壮的前肢,从那阴影下钻了出来。
    它仰头看看那和野鸡一般有着翅膀的虎崽,又瞅瞅大家伙胸前被自己扒得乱七八糟的长毛,模糊间仿佛明白了什么。
    于是,它亦摆出一副饿虎扑食的姿势,朝前跃出个低矮的弧度,伏下身子,厉声吼道。
    “唔——哇噢!”
    ……
    ……
    犹带奶音的叫声来得猝不及防。
    穷奇翅膀一歪,险些猛地从空中栽倒下来,所幸有那短小翅膀一连扑腾数十下,这才止

分卷阅读4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