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狐裘不暖 作者:他山之猹

分卷阅读5

      住坠落之势,没有重演先前登场时的惨剧。
    饕餮则对穷奇这狼狈模样嗤之以鼻。
    它卸了周身狠厉气势,朝穷奇讽道,“就你这小身板,还不够老饕塞牙缝的。”说着,它暗自比划了下小狐狸距它俩的距离,觉得小狐狸似乎是离穷奇更近些,顿时不满地往小狐狸身旁迈了两步,直至又将它整个罩在身下,这才满意。
    穷奇不服,亦是神情倨傲,“待我从大荒出来变回原身大小,哪还由得你嚣张。”
    小狐狸不明所以,只看着那虎崽又落回地上,依稀记起之前自己将野鸡踩于脚下时的威风八面,顿时兴奋了。它就着俯身的姿势就要朝前跃去,可身形还未蹿出便被定住,继而再次腾空。
    饕餮见存粮还要往穷奇那处靠,如此“厚此薄彼”的态度让它有些不悦,不耐烦地把小狐狸重新叼了回来。
    “你是我的,在这里呆好。”饕餮冷声道。
    “嗷——”尝试几次都没成功碰到野鸡的小狐狸顿时蔫了,怏怏地趴在原地。它觉得这大个子太过讨厌,自己又不抢它的食物,便是连摸一下都不允许。
    穷奇端腔作势半响却未曾博得喝彩,只得悻悻站好。它重重地咳嗽一声,见没吸引饕餮注意,便高声问道,“你去是不去?!”
    饕餮略一思忖,心道左右是吃,不如试上一试,便斩钉截铁道,“去。”
    穷奇又问道,“那你到大荒来否?”
    “来。”
    穷奇心中算盘打得噼啪响,面上却装作风轻云淡,“这才像样,饕兄何时怕吃过。那我就在大荒等你了。”
    饕餮知其另有算计,此时却也不欲计较。如此一番折腾,它觉得饿意又来势汹汹地涌了上来,便道,“滚罢,别杵这儿碍了老饕胃口。”
    穷奇得了圆满,见好就收,难得的没有回呛回去。
    它几步小跑冲向洞外,继而振翅腾空一跃,身子忽地就化作黑烟弥散在空气中,只余一尾绒羽晃晃悠悠自半空飘下。
    ·
    小狐狸眼巴巴地看着穷奇消失,神色中的惊讶与瞧见豺狼被拍飞时的模样如出一辙。半响,它见饕餮对穷奇的消失毫不关注,便踩了一踩它的大爪子,好心提醒道,“野鸡飞了——”
    饕餮从对食物的幻想中回过神来。似是发现了什么新奇事儿,它一瞬不眨地盯着小狐狸,语气惊讶,“你……”
    小狐狸骄傲地扬起脑袋,等待表扬。
    “……你是不是长胖了!”
    ……
    抬起的头颅顿时颓丧地垂了下去。
    沉浸在存粮变得更加肥美的巨大喜悦中的饕餮全然没有发现这一变化,它将小狐狸的后颈叼起,掂了一掂,发现果然如此。
    “走!老饕带你吃好吃的去!”
    作者有话要说:
    “又西北四百二十里,曰峚山,其上多丹木,员叶而赤茎,黄华而赤实,其味如饴,食之不饥。
    ……
    又西二百六十里,曰邽山。其上有兽焉,其状如牛,蝟毛,名曰穷奇,音如獆狗,是食人。蒙水出焉,南流注于洋水,其中多黄贝;嬴鱼,鱼身而鸟翼,音如鸳鸯,见则其邑大水。”
    ——《山海经·西山经》
    “穷奇状如虎,有翼,食人从首始。所食被发。在犬北。一曰从足。”
    ——《山海经·海内北经》
    其他提到的东西都是瞎扯。喜欢本文的小天使可以点一下收藏。
    第4章 第四章
    饕餮又饿了。
    这消息一出,闻者纷纷噤声自晦,夹紧尾巴做兽。
    一只嚣鸟来不及飞回巢中,仓皇间只来得及觅得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它将背后的四翼、滚圆的身体掩在斗大的树叶之后,似狗的尾巴下垂而紧绷,仅留下那小巧脑袋上的一只独目,透过枝叶的间隙朝外小心翼翼地打量。
    少顷,嚣鸟眼看着叼着一团白毛的饕餮气势汹汹地朝这走来,又极具威严地离去,直至化作一点黑影,消失在高耸的群山之后。它这才挥翅蹿出,身后的犬尾晃动着,为自己死里逃生的愉悦而欢呼,于蓝天中划过一道迅疾的弧线。
    钩吾山的“众生自危”很快解除。它们目送着那尊煞神朝北方走去,由衷地表示出最真挚的哀悼。
    ……
    灵窍渐开,自学得以遣词造句,却无“兽”表扬,独自怄气的小狐狸几乎沉默了一路,直至它后颈那块被叼着的皮肉被颠得发麻,又因为好奇心作祟,心头实在是痒得厉害,小狐狸这才不情不愿地开口问道,“去,哪儿?”
    嘴中不得空的饕餮没有答话。
    “去哪儿——”小狐狸不依不饶地问道,简简单单的音节在反复念叨中说顺了口,便愈发得听着像念咒一般。
    饕餮被这脆生生的嗓音吵得头昏脑胀。它正欲说些什么,可还尚未发声,大嘴一张,牙尖一松,它的存粮便从口中脱坠出去。
    饕餮连忙垂首将小狐狸叼稳,它心有余悸,想着这不安分的粮食险些被自己踩成肉泥,在此之后,是无论如何都不打算再开口了。
    死里逃生的小狐狸犹是不知,对这一堕一接的惊险起落也不在意,反倒觉得有趣得紧,再开口时声音便多了几分活泼笑意,“去——哪——儿——”
    饕餮前时得知存粮长胖的喜悦在听到这话再次响起时,顷刻间荡然无存。
    饕餮被问得不耐烦了。
    它心下一燥,当即便把小狐狸就地放了下来。
    得了自由的小狐狸顿时撒了欢,围着饕餮的粗如立柱的来来回回地绕圈跑着。待疯够了,它这才睁着一双晶亮的眼,兴奋问道,“去哪儿?”
    饕餮睨着小狐狸,答道,“找吃的去。”
    “嗷!”小狐狸的脑中径自想象出各式甜美的果子,眼里放出光来。
    见小狐狸消停了动作,饕餮顿时感觉如释重负,腹中馋虫不欲再等,在五脏府间翻江倒海地闹腾着催促它向前。
    饕餮俯首,用脑袋轻拱了一拱小狐狸的身体,叮嘱道,“跟上。”说罢便往前走去。
    小狐狸被撞得重心不稳地朝前打了个滚儿。它利落地重新翻身站了起来,摩拳擦掌,斗志昂扬,顶着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准备好好与这个大家伙来场赛跑。
    ……
    小狐狸奔跑的速度,饕餮算是见识到了。
    起初它还有心照拂一下那只狐狸,但见它自个儿闹腾得欢的模样,确认它勉强能够跟得上脚步之后,饕餮便兀自大步朝前走去。
    它此刻腹内馋虫

分卷阅读5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