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狐裘不暖 作者:他山之猹

分卷阅读6

      大作,觅食途中,哪儿来的闲功夫多作耽搁?
    可待迈开步子向前走了数十丈,饕餮忽地耳朵一抖,细细地聆听了下周遭的动静——少了小狐狸声音的聒噪,倒是安静得有些过分了。
    随即,它低头朝身侧看去。
    嗯?!
    它原以为妥帖跟在身侧的小狐狸竟是不翼而飞。
    饕餮顿时急红了眼:待它填饱了肚子,定要那敢偷它食物的小贼好看!
    它当下就要朝前狂奔而去,但它脚步还曾未跨出,便听得有什么声响自身后不远处传来。饕餮心下一动,鼻尖微耸,仰首朝空中嗅去。
    倒还真让它分辨出那一抹夹在风里的狐臊味儿。
    饕餮便扭身看去——
    辽阔无垠的草原上,那团莹白格外显眼。小狐狸吭哧吭哧地粗喘着气,步伐迈得极快,可是不协调的四肢却跟不上动作,从而显出磕磕绊绊的打跌来。它偶尔一下前脚绊了后脚而栽得惨了,眼中便溢出些许水光,但眸子中的神色却是狠的。
    待它跑到饕餮面前时,原先的白毛团子就成了灰毛团子。
    小狐狸在离饕餮不远处的距离停了下来。它站直了身体,将姿势拗得优雅,这才又缓步朝前走来,只是那愈走愈快的步伐出卖了它内心的激动。
    它蹭了一蹭饕餮的前肢,昂起头,视线却因为高度的问题,只得落在饕餮的下颚上。
    饕餮若有所感地低下头来,便正好望进那双水润干净的眸子中。
    它在里面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小狐狸浑身的毛发在奔跑的过程中抖得凌乱,额顶一撮长毛突兀地竖着,怪异得可爱。饕餮盯着小狐狸看了半响,鬼使神差地,抬起爪子朝它脑袋上探去,想要帮它捋顺。
    它这么做,只不过是让存粮看起来更好吃些。饕餮如是想着。
    但在兽爪将要触到小狐狸头顶时,饕餮猛地反应过来。它愣愣地瞧了自己硕大掌垫下伸出的尖锐粗硬的趾甲,头一回觉得好像拥有这东西并不是那么方便。
    饕餮前爪抬起的姿势维持了近半刻钟,待觉得腿酸了,它这才顺势往前踩了一步,故作随意地问道,“还走不走?”
    小狐狸不明就里地看着饕餮扭曲的动作,全然不知晓饕餮心路历程的它,被饕餮的话语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小狐狸不愿被小瞧,逞强道,“走!”
    于是饕餮坦然地迈开了步子。
    小狐狸想要跟上,但酸软的四肢却不听使唤地一动不动。它定定地看着这一步之间陡然拉开的距离,着急地险些哭出来。
    饕餮只是存心逗它,见到小狐狸急了的模样,觉得好笑,却也不动,只好整以暇地看着小狐狸拖着步子挪到它身边。
    忽地,饕餮缓慢地一寸寸趴下身来,四肢伏地,以鼻尖对着小狐狸,声音因姿势而发闷。
    “……上来。”饕餮道。
    小狐狸杵在原地,望着饕餮。它先是不可置信地一怔,继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地踩着它的鼻梁,爬上了这个大家伙的头顶,全然不见方才的颓丧。
    饕餮这才从地上重新站起了身,一仰头,让蹲坐在自己脑袋顶上的小狐狸滑到背后上去。
    背后的重量于它而言轻如鸿毛,但却的确能感觉得到。那么一个小东西,带着温热的体温,就伏在自己背后。
    此是似是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事情的饕餮,内心充满了同样的不可置信——真的是脑筋搭错了弦!
    可顶天立地的凶兽怎会自食其言。
    饕餮尴尬地立在原地半响,旋即决定将错就错地不再理会。然后,它将同侧的前后腿一并地迈了出去。
    嗯,错了,重来。
    ……
    饕餮最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重新找回了正确的走路姿势。
    小狐狸将前肢搭在饕餮的后颈上,尝试着再次爬回它刚才蹲坐过的位置,却因那爪下的长毛太过顺滑,只得无疾而终。它四下张望,看着两侧飞速后退的景物,探出爪子试图将它们收入囊中,却差点从饕餮的背后滚落下去。
    幸好,这凶兽的背足够宽厚,小狐狸跌得打了个滚儿,又在另一处坐了起来。
    “唔。”小狐狸忽而又记起了困扰它许久的难题,兴冲冲地朝饕餮耳边大喊道,“去哪儿?”
    饕餮听得如出一辙的话语在耳边响起,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饕餮咬牙切齿道,“去找吃的把你喂肥。”
    “哪儿?”
    “……前头!”
    “嗷——”小狐狸应了一声,不再多话。它钻到饕餮脖根处那圈鬃毛中,用那青灰色的长毛将自己的身子掩了大半。
    兴许是累得狠了,小狐狸蜷着身子,很快便进入梦乡。
    这下是彻底安分了。
    ·
    饕餮所说的地方叫做“湖灌”,那处山清水秀,草木葱郁,蔚然间夹一抹如火艳红,景色秀美如画。加之山上禽鸟众多,溪深鱼肥,确实是觅食的好去处。
    饕餮带着小狐狸,胡乱地捡了些落单兽群果腹后,径直取道山间那一抹赤红处。
    空旷的土地后,是一片密集的树林。汁液饱满的果实缀在枝干上,在阳光的照耀下闪出银白色的光芒。细长如柳的枝叶随风而舞,深深浅浅的赤红便层叠地铺开,荡出一片明灿艳丽的火海。
    当真是火树银花。
    但饕餮可无心欣赏这些。它将小狐狸在树林的外缘放下,略略叮嘱了几句,便扎进林中敞开了肚皮进食。
    一枚硕大的果子被长角挑落在地,鼓溜溜地滚远了,恰恰在一团绒白毛球旁停下。
    小狐狸看看这送上门来的果子,又望望紧随其后的饕餮,悠悠然抬起爪子将其抱到了怀里。
    “你……”猝不及防被人夺了口中食,饕餮咧着牙就要发怒。
    小狐狸眨了一眨眼,继而低头将果子一口啃下个参差不齐的豁口来。
    “……”
    饕餮敛了怒容,却只能心有不甘地转过身去,眼不见为净。
    “罢了。你吃,你吃。”
    说着,它踱向旁近的一棵树,咬紧树干便将其连根拔起,复而朝空中一抛,再张嘴接住,咀嚼几下后便将一树的果子连同枝干一同吞下肚去。
    饕餮回身望了一望小狐狸的方向,见它已是将那颗果子啃了大半,不禁面有愁容,语气惆怅,“真能吃,老饕要养不起了……”
    话音未落,便有动静自山脚传来。
    巨掌狠凿于地的重音之后,兽类

分卷阅读6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