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狐裘不暖 作者:他山之猹

分卷阅读7

      的嘶吼猛然炸响,夹携罡风,飞沙走砾,磅礴之势震得整座湖灌山也随之一颤。
    “饕餮,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  又北三百五十里,曰梁渠之山,无草木,多金玉。修水出焉,而东流注于雁门,其兽多居暨,其状如囗而赤毛,其音如豚。有鸟焉,其状如夸父,四翼、一目、犬尾,名曰嚣,其音如鹊,食之已腹痛,可以止衕。
    ……
    又北三百八十里,曰湖灌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碧,多马。湖灌之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海,其中多(鱼旦)。有木器厂焉,其叶如柳而赤理。”
    ——《山海经·北山经》
    依旧是萌萌的甜饼。
    第5章 第五章(修)
    饕餮面沉如水望,任凭那声音叫嚷得嚣张,不作半分回应,依旧张口咬向满树银果。
    “饕餮,出来!”那声音未得回应,哪肯罢休。再次响起的咆哮中,威压暴涨。
    一时之间,狂风大作,天色微沉。罡风将红柳的枝叶吹得纷乱飘飞,柔韧的枝条化作长鞭,毫无章法地劈头盖脸朝饕餮抽来,打得它只能吃痛地半眯起眼,不得不停下进食的动作。
    饕餮神色愠怒,扬声吼道,“区区鼠辈,也敢到老饕面前叫嚣?滚别的山头嚷去,别妨碍你爷爷进食!”
    巨响盖过风声,在山谷间跌宕往返数回,这才拖着尾音逐渐消散。
    见惯了大家伙的温顺模样,忽地见到饕餮如此气恼,小狐狸被这声响吓得一惊。它匆忙将剩下的果肉吃进嘴里,鼓着腮帮左顾右盼,最终还是一溜烟地跑向饕餮,只探出一颗脑袋四下打量着。
    风势戛然而止,事态却并非就此作罢。
    但闻一阵沉闷急促的奔跑足音,树木截断的“噼啪”声不绝于耳,少顷,从密林中显出一个庞然大物的模糊轮廓出来。
    待那巨兽站定,踏起的黄尘消散,这才真正露出它的模样来——那物似牛非牛,似马非马,通体黝黑,双耳大似荷叶,鼻梁上突兀地立起一根莹白独角。
    一弹指后,这巨兽原地抬足一踏,又从兽皮换作人皮,变作一丰腴富态的大胖男子。
    小狐狸从未见过此番阵仗,心下半是新奇半是惊惧。它双眼一瞬不眨地看向那处,挪着步子贴紧了饕餮身子,小声问道,“它是谁?”
    未等饕餮有所回应,胖男子却先开口了。他挺直了腰杆,从那脸上的肥肉中挤出一抹和善笑意,又做足了礼数,朝小狐狸的方向作揖道,“吾名斗木獬,与这饕餮乃是旧识,初次相见,不知……”
    饕餮侧着身子将小狐狸的身形挡了九分,它不齿于斗木獬如此模样,不由打断斗木獬的话语,出口讽道,“不过是只莽牛,却非得学那些个凡人做派,披得张人皮不够,还要做足人的样子。”
    “饕餮!”斗木獬这才扭头看向饕餮,刹那间凶相毕露,横眉怒目,哪还有前时谦谦公子的模样。
    斗木獬:“旧账还未算清,你又出言挑衅,真当吾族是好欺与的?!”
    斗木獬属玄武一族,饕餮对其并不陌生。这要真说起来,六方神兽之中,除了那常年见首不见尾的腾蛇以外,北水玄武,东木青龙、南火朱雀、西金白虎、下土勾陈……它饕餮倒都还或多或少有些过嘴的“交情”。只是这“交情”若要排个优劣好次出来,这玄武就是当之无愧的最后一位。
    玄武那副龟蛇合体、身有鳞甲的模样,饕餮只是想起就没由的嫌弃,再惦记得久了,便连牙根也开始发酸起来。
    再说那饕餮与斗木獬的恩怨,不过是百年前从其嘴中夺过一株不知称谓、灵力充沛的草药。
    饕餮见他话语中搬出同族造势,语气愈发轻嗤不屑,笑道,“小崽子,一根茅草,值此大费周章?”
    斗木獬怒道,“那可是食之不饥的祝馀,想用区区茅草托辞揭过?休想!”
    饕餮不急着与他答话,将探出半个身子四下打量的小狐狸推回自己身后,这才悠悠道,“那根祝馀不过抵老饕半月食粮,呵,食之不饥?不过是拿来糊弄幼崽的。”
    小狐狸一面与那不断将它推远的爪子“搏斗”,一面支棱着耳朵听他们交谈,此刻听到似乎是在讨论食物,便似懂非懂地插话道,“我也要吃!”
    饕餮还记恨着前时小狐狸霸占了它的一颗果子,便掌下稍用了些力,将它推得四脚朝天地翻仰在地,这才算报了仇。饕餮应道,“待他下回再寻到了宝,分你一口。”
    “好!”
    旁边被视若无睹的斗木獬,这才记起此行来意,他瞅着这一兽一狐若无旁人地嬉笑打闹,心下怒意大涨,吼道,“莫要废话!旁的事不提,交出鬼车鸟,将鸟蛋还来!”
    “鸟和蛋?都吃了。”饕餮暗自嫌弃着斗木獬的皮糙肉厚,无心再理会他莫名其妙的叫嚷,便兀自转过身去面对那一整林更加鲜美的银果。
    “……你竟敢!”
    余音未落,但闻布帛崩裂之声骤响,那大胖男子的身影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数丈高的庞然身躯,斗木獬竟是又变回了原来的模样,额上独角泛着钝钝光芒。一瞬未停地,他咆哮着,重蹄落地,笔直朝饕餮那处冲撞而去。
    小狐狸见势不对,自方才应了一声“好”后便转换阵地,藏身在极远的一株红柳之后,只从树后探出个脑袋朝外打量。但饶是距离相隔极远,斗木獬的咆哮声响起时,它依旧眼前一黑,险些直接昏厥过去。
    饕餮没有注意偷溜的小狐狸,亦没将斗木獬放在眼中,只专注于自己的“进食大业”。
    可饕餮那张大的兽口还未再吃得一颗果子,就又被哞声震得心烦意乱,它不耐烦地回身望去,正看见斗木獬气势汹汹朝它撞来。电光火石之间,饕餮一咬牙将那整株红柳叼在口中,敏捷地拧腰错身往一旁跃去,这才堪堪躲过斗木獬的这一击。
    饕餮将那红柳连枝带叶地囫囵吃下,啐了一口树皮渣滓,道,“鬼车与火鸟才是同族,与你这地上爬的有什么关系?”
    饕餮口中的火鸟乃是朱雀,亦属六方神兽之列。
    斗木獬却是不答。它不知是羞是怒地涨红了眼,前蹄刨着地面,蓄力数息,竟是又一次朝饕餮撞去。
    这次饕餮不再躲闪,在斗木獬冲至身前那一刹,它猛地纵身凭空跃起,朝那斗木獬背上坠去。
    斗木獬一击

分卷阅读7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