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狐裘不暖 作者:他山之猹

分卷阅读10

      间听不真切自己的话语,刻意朝它的耳边喊着,“饕餮,你是不是又饿了?”
    废话,若是不饿,怎会带你出来寻吃的?
    一路上,小狐狸将这句话重复了百八十遍,饕餮对这询问听得腻味,只扬了一扬脑袋,将那不安分的爪子滑落下去。它压着声音威胁道,“再吵就把你吃了。”
    饕餮先前便已觉得肚腹空瘪,此时被小狐狸一提起,它觉得自己是更加的饥火烧肠。
    黄土为锅,青天为盖,以飞禽走兽为食材,以草木花果为佐料,艳阳烹之,岂不美哉。
    饕餮如此想着,涎水下咽与肠胃擂动的声音同时响起,一时半会儿间,竟分辨不出这动静孰大孰小来。
    小狐狸扬着爪子,比划着还要往饕餮颈后搭,忽地听见这声响,顿时笑作一团,“你又饿了啊,比我还能吃。”
    “我身子比你大,吃得多是自然的。”饕餮答得坦然,却不知道这小家伙为什么又闹得这么欢。
    小狐狸垂首看了看饕餮,又悄无声息地比划了一下自身,再而不甘地趴在它背上尽力将四肢舒展开来,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比这大家伙小上许多,如此,便不由产生了小许的失落。
    小狐狸心有不忿,纵身一跃朝饕餮脑袋顶上跳去,却不想踩了个空,只得前爪扒拉着它的长角,后肢扑腾半响,这才挣扎着站好。
    它蹲坐在那儿,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嚷道,“哼,以后我会比你还大,能吃比你还多的果子!”
    这一丁点重量对饕餮而言,无足轻重。
    “那自然好。你要长得三倍于我,这才够吃。”饕餮顿了一顿,咽了一口唾沫,又改口道,“不,十倍才好。”
    小狐狸闻言,顿时下定决心,长胖大计从今日开始,“等下我要多吃一个果子!”
    饕餮此时却无心理会小狐狸雄赳赳气昂昂的誓词。它被一只窜进视野内的闾麋攫取了注意力,当下便要出手。千钧一发之际,它猛地想起自己脑袋上还顶着一团白球。
    总不能一路顶着它觅食把,这多煞威风。
    饕餮四下打量一圈,望见不远处旁的参天大树上悬挂着的硕大红果,随即有了主意。
    它朝那棵树走去,待离得近了,侧身狠狠一撞。粗壮的树干震了一震,便有果子与落叶簌簌扑落而下。如此反复几次,树下的红果就垒成了一堆。
    饕餮垂首,将小狐狸拱到那堆果子山上,“你在这里待着,别乱跑。”
    小狐狸被它稳妥地放在山尖,却不曾想那果肉绵软,有重物压在上头,很快便扁了形状,进而崩裂出汁液来。
    小狐狸察觉这变化,顿时玩心又起,不管不顾地踩踏起来。果子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低矮下去,殷红的汁液迸射中有些许溅到小狐狸的毛发上,染出一片艳丽颜色,带着馥郁甜腻的香。
    “乱跑我就吃了你。”饕餮睨了它一眼,见它兀自玩得高兴,也不多说,只当小狐狸听懂明白了,便撒开腿朝密林深处跑去。
    小狐狸径直忽略了脚下踩着的诸多“残骸”,扬声提醒道,“果子!”
    饕餮转瞬间便消失在葱茏的林中,也不知道听见没有。
    ……
    小狐狸先是依言乖巧地蹲坐在原地等着,但一时三刻后,它便坐不住了,一双黑亮圆溜的眸子贼兮兮地打着转,四肢如长在地上了那般一动不动,身体却是左摇右摆地不安分。
    忽地,它听见身后灌木丛中有窸窣的声响响起,心下便蠢蠢欲动起来。可它又惦记着饕餮的叮嘱,只得闭上双眼,权当眼不见为净,唯独留那双轻颤抖动的尖耳仍昭示着它的好奇。
    当那声音再度响起时,它听得真切了。
    “灵、灵狐奶奶……”
    小狐狸顿时来了精神,不管不顾地从果子山上跳下来,朝声音来处寻去。
    “谁在那里?”
    它的话音刚出口,眼前低矮的灌木丛便筛糠似的抖了起来。
    小狐狸被这动静吓得不轻,以为是灌木成了精,当即便朝后跃了半步,伏地龇牙作出攻击的姿势——只是那声势有余,而威慑全无。
    却说那战栗着的灌木丛逐渐平息下来,片刻后,一团灰白的毛团便从中挤开个缝隙钻了出来。然后,它在小狐狸面前化作人形,站立起身来。
    是一只成精了的灰毛兔子。
    那灰毛兔子化作的人形不过一男童模样,罩着-宽大灰袍,模样清秀,一双杏眼红彤彤的,像是受了多大委屈那般。
    他甫一站好,就看见小狐狸一副预备扑食的姿势,眼瞅着又抖成了筛子。
    小狐狸这些日子来随着饕餮四处晃悠,也算是见过世面,但这倒是头一回遇到面对它而真真切切露出惧怕神色的妖怪。它长尾一甩,收了捕食模样,踱着步子在男童身前来回转了一圈,这才好奇道,“你是谁?”
    “灵、灵狐奶奶……我、我、我……”男童红着眼,声音又小了下去。他颤巍巍的,声音由喃喃变成气音,最后竟是字不成句。
    小狐狸却是瞪大了眼睛等他的下文,可直至睁得眼睛干涩都未曾等到结果。
    那男童见状,亦回看向它。
    一时,大眼瞪小眼的,谁都没有说话。
    小狐狸看他实在害怕的紧,寻了个饕餮惯用的说辞安慰。它真挚地夸赞道,“别怕,你很好吃。”
    “……!”
    男童闻言却是吓得腿都软了,他身子一瘫朝地上坐去,“噗”的一声,又化作回了兔子的模样,神色呆愣愣的,竟是吓得傻了。
    小狐狸不明就里,“你怎么又变回去了?”
    灰毛兔子瘫坐在地上,忽地一抽噎,哇地哭了起来,“我、我、我错了,我不该偷偷跟着你们,我不该捡漏掉的果子,我不该叫你‘奶奶’,我不该……哇!不要把我吃掉啊……”
    他那嚎啕大哭中的话语流畅,居然不是个结巴。
    小狐狸一愣,更迷糊了,但沟通障碍并不能阻止它对这兔子表达友善。于是,小狐狸又向前迈了几步,往灰毛兔子脑袋上揉了一揉,“莫怕,我不吃你。”
    这效果立竿见影,兔子的哭声在它抬起爪子的那一瞬间便戛然而止。
    事实上,当灰毛兔子眼见那闪着寒光的锋利爪子朝自己伸来时,身子便已经

分卷阅读10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