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狐裘不暖 作者:他山之猹

分卷阅读11

      僵硬得动弹不得了。
    小狐狸心满意足地收回爪子,却见那兔子啜泣几声,又要开嚎。
    只是当它又探出爪子时,哭声就倏地终止了。如此往复试验几番,小狐狸便明白了它的意思,就一直将爪子按在它的额头上,不时轻揉几下以作安抚。
    小狐狸问道,“你是谁?”
    灰毛兔子心如死灰,放弃挣扎,坦白交代,“我姓涂,行七,家住钩吾山溪涧草窝,同胞共一百三十七只,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生于霍山。今年三百七十六岁,于十四年前修得人形,至今未嫁娶,未婚配……”
    “哇,那你比我大。”小狐狸惊叹着打断了涂七的话,笃定道,“那你肯定吃得比我多。”
    涂七闻言,念叨的话语一滞,眼睛惊恐地睁大,又哆哆嗦嗦地不敢吱声儿了。
    “你为什么喊我‘奶奶’啊?”
    涂七双眼紧闭,装聋作哑。但他等了许久也不见这狐狸有所动作,心中怀疑,便小心翼翼地试探着睁开一只眼。
    却是看见狐狸陡然放大的可怖模样近在咫尺,尖长的嘴吻就要杵到自己身上。
    受到的惊吓过度,涂七当即两眼一翻,朝后栽倒,晕了过去。
    ……
    待饕餮吃饱喝足,已是大半个时辰过去。闾麋群滋味鲜美,让它过足了嘴瘾。好不容易的饱餐一顿使饕餮的心情颇好,连带着步伐都轻快起来。
    它想着回程途中遇到的那株小树,上头的果子外形精致、气味清爽,嚼于口中微涩且凉,倒是新奇,小家伙儿应该会喜欢。
    但饕餮还没靠近原来的那处,就闻到一股有别于小狐狸的气味。它刚要发怒,却又分辨出那味道的不同。有别于一般妖物的腐臭,反倒带着些许清香鲜嫩,闻着倒像只吃草的。
    饕餮止了脚步,抬眼朝前方看去,正好望见小狐狸扑蹿着向前,将一只兔子摁在爪下。
    掌下力道再重三分,便可一击毙命了。
    饕餮后知后觉地想到——
    狐狸好像是吃肉的?
    第8章 第八章(修)
    “诶?你怎么了?”
    小狐狸看着突然昏厥的涂七,神色间不由地多了几分担心。
    毕竟这地上青草铺长得不厚,涂七倒下去时,后脑勺撞击地面发出的那声闷响,可是听起来一点儿都不轻的。
    小狐狸绕着涂七周身转了个圈,思忖着该如何把它唤醒,但思来想去的也没拿定个主意,便只得扬着爪子,放轻力道地朝他脸上拍了一拍。
    “涂七?醒醒啊。”
    如此唤了十数声也不见回应,小狐狸不耐烦了。它向后踱了几步,又略带焦急地转过身来,前爪轻刨着地面,身子紧绷地弯成了一道弓,蓄势待发,做足了准备就要朝涂七肚子上跳去。
    这样,便不信得他不醒了。
    只是小狐狸刚一跃起,就听见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传来。它下意识地朝那处看去,脚下一个不注意,险些栽倒在涂七身上。于是,它只能在半空中匆匆忙忙地折身,磕绊着踩到涂七身侧的草坪上,将涂七整个笼在身下。
    涂七到底不过是一只兔子,虽然年岁颇长,但原身到底与小狐狸不过一般大小。此时,小狐狸撑着四肢将涂七罩住,倒生出些不伦不类的别扭来。
    小狐狸低头瞅了一瞅涂七紧闭的双眼,莫名地生出几分怅然若失来——也不知道是遗憾涂七如今还没转醒,还是可惜自己的爪子没能如愿落到他软乎乎的肚皮上去。
    ·
    小狐狸的这番动作落到饕餮眼里,便成了青涩稚嫩的扑食模样。
    饕餮难得考虑到了以后的相处。
    这毛团子这么能吃,若是学会了捕猎,那日后岂非要与老饕争抢口食?
    不过它也抢不过自己,再不济,便直接将它囫囵吞下肚子里就好。
    可这小家伙平日里吃的都是果子,不见得它沾过肉啊。
    ……
    饕餮的思绪百转千回地绕了半天,终是决定不加干涉,静观其变。可那小狐狸活蹦乱跳的模样看来实在可口,饕餮立在一旁看着,不由生出几分懊恼来。
    这普普通通的灵狐都这么鲜美,那青丘九尾的滋味该是如何啊……当初它路过青丘时,就应当顺道拐上山去,逮几只来尝尝的。
    且不说饕餮是怎么又纠结着露出了满面愁容,小狐狸隔着老远便认出了这是大家伙吃饱后回来了。它惦记着饕餮给自己带的果子,当下便兴高采烈地要迎上去,动作仓促间却被瘫躺在地的涂七绊了一跤,险些面朝下直直栽到地上去。
    这么一个踉跄后,小狐狸看了看身旁这只灰胖兔子,又望了望不远处好整以暇的饕餮,后知后觉地想起了些什么。
    好不容易蹿出来的灰毛兔子,可万万不能就这么成了饕餮口中食。
    如是想着,小狐狸跃前了半步,想用身体将涂七遮掩严实,摆出一副捍卫的姿态,龇起牙来。
    小狐狸恶狠狠地警告,“你不准吃他!”
    饕餮见小狐狸破天荒地对自己摆出凶相,而且还是为了一只不够自己塞牙缝的兔子。它顿觉新奇,便晃着步子,步步逼近,居高临下地与小狐狸对视。
    饕餮亦同样摆出龇牙咧嘴的模样,不过相较于小狐狸的装腔作势,更显得凶神恶煞、气势可怖一些。
    饕餮道,“不准?呵,要是饿极了,我连你都吃。”
    小狐狸寸步不让,却寻不到什么好的说辞反驳劝服。它急得想在原地打转,却不敢挪动身子半步,只得倔强地重复道,“你,你……你不准吃他!”
    饕餮对小狐狸的坚持不以为然,“不准吃。你养着他,准备当存粮?”
    “对。”小狐狸至今不知“存粮”是什么意思,便脆生生地应道。
    饕餮又问,“你每天都分一半食物给他?”
    小狐狸犹疑着应了,“……嗯!”
    饕餮哂笑,“可连你的食物也是老饕寻的。若不然,今日起,你自己去找吃的?”
    “不要。”小狐狸被这话问得懵住了,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找什么理由,这才讷讷道,“反正你不准吃他。”
    “好。”
    饕餮对这还不足够它塞牙缝的灰毛

分卷阅读11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