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

狐裘不暖 作者:他山之猹

分卷阅读13

      小狐狸知晓涂七只有兔子的胆儿,便不理会他,径直紧随着饕餮向前跑去——赶了大半天的路,它委实是渴得厉害了。
    涂七见状,不敢独自待在原地,只得急忙跌跌撞撞地跟了上去。
    “诶,你等等我!”
    ……
    小狐狸立于潭水边沿,垂首喝水,微漾的湖水时不时触上它的鼻尖,带起一片冰凉的感受。
    小狐狸觉得有趣,便没有在意水位高低,怎知下一秒那水面就涨了上来,转瞬没过了它的脚跟。
    自然,也没过了它的鼻尖。
    小狐狸被这陡然上升的水位吓了一跳,倒吸一口气,便呛进了水,顿时难受得不行。它猛打着喷嚏扬起脑袋,就看着某只四肢已走进水潭的大家伙。而这恶果的始作俑者犹是不知,又迈前了几步走到潭水中央,半个身子浸进水中。
    随着饕餮的动作,水面又上涨几分,已是打湿了小狐狸的肚皮了。
    小狐狸顿时气急,身上皮毛打湿,它索性也不管不顾起来地跳进水里,摆动着四肢向潭水中央的饕餮游去。
    至于它那不甚雅观的凫水姿势,则无需太过在意了。
    “喂!”
    清浅的潭水中不见一尾鱼。饕餮站在水潭中央百般无聊地与前肢一处偶然沾上的脏污较劲,思路还停留对在昨日那顿食物滋味的品评上,就听闻有谁不远处喊了一声。
    饕餮闻声看去,就见到小狐狸扑腾着爪子浮在水面上,摆出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还没来得及待它配合地摆出疑问的姿态,便见小狐狸一扬爪子,恶狠狠地击向水面——溅起的水花不过一尺有余,恰好濡湿了饕餮前胸的长毛。
    “?”
    小狐狸不肯就此罢休,一击不成,抬起爪子就要来第二下。它非要让饕餮试试被水花劈头盖脸溅了一脸的感受。可这“再而”的试验显然并不成功,反倒是因为它太过心急火燎,重心不稳,一个猛子扎进了沁凉的潭水中。
    这下它是全身都湿透了。
    潭水于饕餮而言不过是刚及半身,但对小狐狸来说便是深至不可触底了。白毛团落进水里,力道过了,仍带着下坠的趋势。
    饕餮担心小狐狸就此溺毙,急忙将它捞了出来。
    小狐狸落汤鸡般地趴在饕餮掌心,咳得是撕心裂肺,半响才缓过劲来。它用力地甩着身体,直至将白毛甩得半干,这才站起身来。
    小狐狸看着饕餮,眼眶中溢满的不知是水光还是泪光,瞳仁里写着的不知道是愤懑还是委屈,就这么盯着饕餮,想要寻些什么话语来说,却又气又恼地不好发作。
    饕餮回看过去,半响过后,它自以为是懂了。
    于是,它亦学着小狐狸的模样。
    扬起爪子。
    击向水面。
    重击之下,水面如同炸开那般,携庞然之势,带轰然巨响,丈高的水花飞溅而起,这次是真的劈头盖脸地落了下来。
    杵在岸边的涂七被这声音吓得一抖,倏地又变回了灰毛兔子的模样,连灰袍都不要了。它顶着个肉嘟粉嫩的身子就要往近处的树林中蹿,跑出几步,觉得周身凉飕飕的,这才注意到落在原地的那一罩灰袍,只得掉头,匆忙衔起那衣服再跑。
    但纵使是这样,涂七的动作也依旧疾迅如风。
    ……
    小狐狸又无可避免地被淋了一身,原本半干翘起的毛发蔫了下去。它眯着一双被水迷了的眼,看看自己,又瞅瞅饕餮,在瞧见饕餮额角滑下的那一串水珠时,忽地笑开了怀。
    它对大家伙这种自食其果的结局不能再满意了。
    饕餮见它摆出这副模样,知道小狐狸心满意足后不会再闹,便将它放到岸旁,随它自个儿玩去。
    “就在旁边待着,别乱跑。”饕餮不放心地叮嘱道。
    小狐狸应了一声,刚要回身去找涂七,就听见身旁响起一阵低促的“沙沙”声,像是有硬物疾速蹭过草皮泥地而带出的动静。
    它还来不及反应,便感觉一股劲风朝自己袭来。
    出于兽类避险的天性,小狐狸下意识地伏低下身去,将脑袋埋到掌下,屁股却高高翘起。
    但那迅猛攻势却忽地消失了,伴随着一声似有脆木崩裂的清脆声的闷响。
    小狐狸心有戚戚地抬头,却见饕餮不知什么时候已来到了身旁,右爪保持着踩前一步的姿势。小狐狸纳闷地四下张望,却不见方才那危险之物何在,再一细瞧,原来是被饕餮踏在脚下,已然碾入尘土了。
    那兽的前半身在饕餮爪下摊成了血肉模糊的肉饼,只剩长有粗糙表皮的尖长尾巴犹在挣扎甩动,两三下后,便再也不见动静。
    饕餮嗤笑那毙于掌下的鼍龙的不自量力。鼍龙头上有一双肉角,刚才这只蹿得太过突然,以至于饕餮毫无防备,仓促之下直接踩向它的脑袋,然后就被那对肉角硌了爪子。
    鼍龙硬皮而肉腥,血温凉且带膻,也不知道与斗木獬相比,何者滋味要更令人作呕一些。更别说这条鼍龙连灵智都未开,就算是白送上门,饕餮都不想对这玩意儿下口。
    饕餮有些别扭地晃了一晃右爪,又被动作间扬起的气味熏到,只得再度放下,思忖着回池子里再洗洗。饕餮眼角扫过姿势未变的小狐狸,便轻拍了一拍它依旧撅高的屁股,戏谑道,“脑袋埋起来就不会被吃掉了?”
    小狐狸闻言炸毛,一股溜蹿跳起来,仰着脑袋嚷道,“我,我才不是怕呢!”
    “嗯,嗯,你不怕。”
    饕餮一边敷衍着,一边颇为嫌弃地将余下那半具尸体拨至一旁,可它的转身的动作未竟,前时那摩擦发出的动静再起响了起来,有别于方才的迅猛而短促,持续了数息这才悠悠地缓了下来。
    饕餮与小狐狸一同回首望去。
    但见那无头鼍龙的尸首后,大大小小围了十数只体态相近的鼍龙,密密麻麻地铺成一片,鼍龙莹黄的眼里泛光,微张的长吻中,细牙锋利而尖锐。
    ……
    涂七目睹了之前那幕,他心想着要找回初时丢掉的面子,便学着小狐狸的口吻对它戏谑道,“有大妖突然蹿出来,一口就把你吃掉!”
    “把你吃掉!”小狐狸不吃涂七这套,回身俯下身子便对他龇起了牙。
    涂七吓得一怵

分卷阅读13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