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狐裘不暖 作者:他山之猹

分卷阅读14

      ,顿时收敛了玩笑模样,胆颤着拉远了他与小狐狸的距离。
    小狐狸却仍沉浸在对饕餮以一当十的威风八面中。
    自打头那只鼍龙被饕餮半个身子踩进土里后,接下来的群起而攻之亦被它化解的不费吹灰之力。现下,鼍龙们残缺不全的尸骸已堆作了小山。有风吹过,扬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气味。
    “你该留一只给我解决的。”小狐狸颠颠地跑过去,对自己未尝有大展拳脚的机会有些不满。
    鼍龙山脚的一只鼍龙犹自还有一口气,见这狐狸凑上前来,当即张口要咬。饕餮顺爪一掌踩下,亦让其尝到了零落成泥碾作尘的滋味。
    饕餮道,“下次吧。”
    它话音未落,便听得尖唳由远及近,其声密穆,如数口齐鸣。声落后,一只墨黑巨鸟自树冠那端出现,振翅声如车轮滚滚。它于云天中盘旋数回,忽而俯冲如坠石般朝饕餮这处袭来。
    作者有话要说:
    鼍(tuo)龙,大概和鳄鱼是同一物种。
    第10章 第十章(修)
    鬼车鸟已于这北岭山脉间寻了饕餮数日。前时她听得动静,闻声寻来,正巧让她撞见要寻的那凶兽——毛色棕青,身形巨大,一准是那饕餮没错了。
    鬼车鸟仅如饕餮一半大小,生而短翅,却足足有九对十八只羽翼,尾部亦有与之相对的九根墨黑长羽,其上金光潋滟,仿若鎏金。但她的前端却只生有一个细长的脖颈,眼小如豆,鸡首尖喙,看上去和那球状的身子极不协调,也与她曼妙妍丽的人形模样毫不相称。
    鬼车鸟在半空中打量许久,反复来回确认了这的确是她要寻的那兽无误后,当即迅猛地朝它俯冲袭去,身后九根尾羽飞扬如出弓之箭。
    饕餮循声抬头,还未辨认出来者身份为何,眼前便有一道黑影疾速划过。它来不及跃身躲闪,只下意识堪堪护住小狐狸,用身躯将它掩在一侧。
    抢食物抢到它饕餮头上了?
    饕餮心中愠怒正要发作,却看那抹黑影猛地砸向后方的鼍龙堆。轰然巨响后,堕叠成的鼍龙尸骸便滚散着撒了一地。
    鬼车鸟使出发狠的力道撞向“饕餮”,可那“凶兽”并不将她放在眼里,兀自作巍然不动状,只是在硬生生挺下了她这一击后,便不济地倒在了地上,不作任何抵御。
    鬼车鸟见一击即中,心中暗喜,当即折身掠过“饕餮”上方,鸟爪紧扣住它的后肩,振翅一提,竟是将“饕餮”整个挈起,抬至半空后,复又倏地松爪,任其坠落至黄泥之中,跌落得四分五裂。
    她睨着瘫软在地、无力还击的“饕餮”,志得意满,高声喝道,“你窃我珍宝,诬我清白,这就是你的下场!”
    ……
    其余三者面无表情地看完全程。
    涂七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拾回了些胆子。他从远处的灌木丛偷摸着来到了近处的灌木丛里,只从茂密的枝叶中探出个兔子脑袋,默默地将那浮于半空的鬼车鸟打量一番之后,悄声问道,“这大胖鸟是在对那鼍龙说的?”
    涂七不曾见过鬼车鸟,便拿“大胖鸟”代指。
    因着视野被饕餮挡去了大半的缘故,小狐狸并没有将刚才那幕看得真切,只得从动静声响中推测出一二。它左摇右晃却也避不开饕餮这一大障碍,只得伏低了身子,自饕餮的腹下往天上看,却只瞧着了鬼车鸟肚皮那滚圆优美的曲线。
    小狐狸犹疑着答道,“……应该是吧。”
    涂七心有戚戚,“死了都要挫骨扬灰,真狠。”
    小狐狸看着地上那十数条死气沉沉的鼍龙,深表赞同。
    饕餮却是认出了这是鬼车鸟,它甚至知晓她还未露出十颈九头的原貌。
    饕餮千年前便曾拜访过朱雀——也就是它口中所谓的火鸟——一族,亦在其盛情邀请之下尝过鸟蛋的滋味,还为此与那火鸟争斗了一回。它对鬼车鸟有印象,全因为见到过鬼车鸟少了个脑袋的模样,那缺了的脑袋传闻是为犬所啮。
    饕餮当时听说后,便也想过试试这鸟首的味道,但终究是没能得逞。
    如此想着,饕餮竟是又馋了。它以视线比划着鬼车鸟的身量,思忖着应该从哪处下口才好,并为此而深深苦恼了起来。
    那厢的鬼车鸟犹是不知自己认错了兽,仍扬着长颈,一副倨傲得志的模样。她挥翅浮于空中,正欲再度严刑拷问,只是还未付诸行动,就将小狐狸于涂七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鬼车鸟的眼睛患有旧疾,能近怯远,世间万物于她眼中都不过是模糊的色块,可听觉却极为聪敏。
    听罢之后,鬼车鸟一愣,继而猛地落回地面,凑近那鼍龙身旁,以几乎要贴到鼍龙身上的姿势细细打量,将那如菜畦一般的粗糙表皮来来回回看了个真切,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报复错了对象。
    鬼车鸟当即就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她蓦地将身型拔高,与其拉开了距离。
    她视线茫然,声音却尖厉,喝道,“饕餮何在!”
    “找老饕什么事?”饕餮见其寻自己寻得辛苦,不由出声问道。
    鬼车鸟四下张望,果不其然,缘着声音又看见了一个棕青的庞然大物。
    这回是饕餮无疑了。
    鬼车鸟道,“莫要装傻,将鸟蛋交出来!”
    她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饕餮身旁一团形状奇怪的莹白吸引了注意力。鬼车鸟睁大她那豆般大小的眼,越看越觉得这模样似曾相识。
    她落向小狐狸那处,也不顾饕餮就立于一旁护崽一般的守着,待逼得近了,忽而问道,“你唤何名,我怎的觉得眼熟?”
    小狐狸正疑惑那只大黑鸟突然不知所踪消失了,便听得有尖啸声自身后传来。它扭头回看,被这突如其来的问询吓得一屁股墩在地上。
    鬼车鸟见小狐狸不答,以为是其自恃有饕餮作靠山,再开口时便不由带上几分咄咄逼人的凌厉,“你可知我是谁?”
    这个问题小狐狸却是很快地得出了答案。
    背身双翼,缀有尾羽,会飞能叫——
    “野山鸡!”
    小狐狸言之凿凿。
    语毕,四周忽地安静下来,一切杂音都骤然消失,连风都不敢再作喧嚣。
    ……
    涂七“噗”地笑出声来,笑得前仰后合,不能自已。三声过后,

分卷阅读14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