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

狐裘不暖 作者:他山之猹

分卷阅读19

      不提,它也不说,三餐之后,“涂七被拐”一事便早已被抛之脑后,又与饕餮嬉笑打闹起来。
    饕餮上次与穷奇承诺了要去大荒寻它,却并未打算在短期内付诸实践,左右这钩吾山附近妖物还够它吃些时候,就想着以后再去考虑这件事。
    那玄武一族倒也安分,饕餮几次与他们遥遥打了个照面,却也并未遭到非难。
    久而久之,饕餮便将其当作穷奇故意吓它,并未多留个心眼。
    近日,饕餮颇为热衷于给小狐狸称重。所谓称重,不过就是将其舀起放在掌中掂量掂量。
    但它却是发现小狐狸似是停了长势,这便又成了值得饕餮忧心地头等大事。
    在它给小狐狸加餐、遛弯、锻炼……诸多手段都尝试一番之后,饕餮忽地后知后觉记起小狐狸第一次与涂七遇见时的场景。
    ——狐狸好像是吃肉的?
    如此一想,饕餮便恍然大悟了。
    这日,饕餮找了小狐狸谈话。
    饕餮:“你可想吃点肉?”
    小狐狸见饕餮如临大敌,便也难得摆出一副严肃模样。它思索一番后,极为认真地点了点头,“想。”
    可事实上,无论饕餮问它想吃什么,得到的都会是如出一辙的答复。
    这厢饕餮却是不知,只当自己找对了法子,又问道,“那你可有什么想吃的?鸡?鸭?鱼?”
    小狐狸点头如捣蒜:“嗯!”
    “……”
    饕餮沉默半响,见那小家伙神色期待,这才果断定下了菜单,抛下一句“且等我,去去就回。”,便离开了洞府。
    徒留小狐狸独自留在原地,琢磨着这“鸡鸭鱼”又是哪种果子。
    ……
    前时说过,因着饕餮的食量,这附近的大妖小妖都少见了许多,但此处到底是山清水秀,要找上一些灵智未开山珍野味却是不难的。
    饕餮自洞府出来,未过多久,便让它找到了一处鸡窝。正当它思考着挑哪只最为鲜嫩肥美的回去投喂小家伙时,它嗅到了一丝陌生的狐臊味儿。
    未作多想,饕餮转身就要训斥那小家伙不听话地到处乱跑时,却是见一只嘴中还叼着鸡的红毛狐狸蹲坐在不远处,要走不走地。
    饕餮难得好奇,便问道,“你是谁?”
    那红毛狐狸犹豫着要答话,又不舍得放弃到嘴的山鸡,支吾片刻,终究还是将那鸡抱在怀中,讪笑回答道,“我……我只是这处的一个小妖,今日出来觅食,不想冲撞了爷爷您……”
    那被红毛狐狸抱在怀中的山鸡脖子上赫然还有两个血窟窿,待狐狸说完,那山鸡也似附和一般,梗着脖子啼叫一声后,这才终于昏死过去。
    山鸡却不是重点。
    饕餮盯着那红毛狐狸看了一瞬,默默得出一个“它不如自家球球好看”的结论后,又问,“这野山鸡便是你今天的食物?”
    红毛狐狸不知饕餮是何用意,但迫于饕餮的威压,只得小心翼翼道,“这仅是一餐……”
    饕餮:“幼崽又吃什么?”
    红毛狐狸悄无声息地往后撤了一步,“……应是与我一样的。”
    饕餮:“能吃果子吗?”
    又是一步,“……兴许是能。”
    那红毛狐狸眼见着自己离身后灌木丛不过寸余距离,少顷后便能逃之夭夭——如此想着,它眼中神色又亮了几分,愈发抱紧了怀中那只山鸡。
    却说饕餮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沉吟片刻后,不再发问。
    红毛狐狸忐忑地瞧了这煞神许久,见它猝然陷入沉默,还以为自己就此逃过一劫,便准备拔腿开溜。
    只是那逃离的步子还未迈出,它便看见饕餮长着血盆大口朝它袭来。
    下一刹,便是彻底的黑暗。
    饕餮将那只红毛狐狸囫囵吞了,半响后,干咳一声,啐出一团染血的红色绒毛来。那团绒毛晃晃悠悠地在空中飘了片刻,继而被饕餮一脚踩进了泥里。
    饕餮颇为嫌弃:这红毛狐狸的滋味,不及小狐狸的万分之一。
    在这仅有一刹那的分神之后,饕餮复又望向了不远处的那方鸡窝。
    ……
    小狐狸望着饕餮带回来的那堆山鸡,神色莫名地眨了眨眼,“给我……吃?”
    饕餮平静应了一声,表示肯定。
    因着饕餮自身喜欢吃活物,此番带回的山鸡也大都还留有一丝生气,少数体魄强健的扑腾着翅膀想要逃走,被饕餮见着,便径直敲晕重新提溜回来。
    一时间,整座洞府内,鸡毛乱飞。
    小狐狸最喜热闹,此刻见了这番情景,也跟着闹腾起来。
    它兴奋地绕着山鸡们兜转了好几个圈儿,又仔仔细细地精挑细选后,这才从中拖了一只“天选之子”出来。
    起初,小狐狸对着这半死不活的山鸡还有些惧意,但兴许是空气中飘散的血腥气息激活了野兽本能,便也渐渐大快朵颐起来。
    不多时,一整只山鸡就都被小狐狸拆吃入腹。
    “饱了?”
    “嗯!”
    小狐狸晃了晃尾巴,趴在地上,餍足地打了个嗝儿。
    于是,剩下的便都进了饕餮肚子里。
    ……
    至此,饕餮以为,收获一只肥美存粮指日可待,哪曾想,小狐狸沾了肉腥后,竟是大病一场,甚至险些丢了性命。
    第14章 第十四章
    自第一次尝过山鸡血肉后,小狐狸颇有几分食髓知味的感觉。
    它开始嫌弃那各式各样的果子太过清淡了。
    饕餮由着小狐狸这么大鱼大肉地吃了三日,直至那第三日的黄昏,小狐狸忽地没有一丝征兆地昏了过去。
    这么一昏便又是三日。
    这可把饕餮急坏了。
    饕餮先前从未养过幼崽,又何曾听人念叨过“育儿经”,此刻见小狐狸浑身发热,高烧难退,却是一筹莫展,抓耳挠腮地不知如何是好。
    不为别的,若是这存粮瘟了,岂不可惜?
    饕餮先是寻遍了钩吾山中的仙草灵药,却不见丝毫起效,小狐狸依旧浑浑噩噩,偶尔发出几声难受的呜咽,其音如孩童啼哭,亦是听着难受又心疼。
    “不妨去拜访那钟山神,或许它们有办法。”
    这是钩吾山中一只颇为大胆的精怪进献的计策。
    此时饕餮急昏了头脑,便载着小狐狸朝那钟山神所在的地界连夜奔去。
    ……
    钟山神本不是某一确切大妖,那中山列九方圆

分卷阅读19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