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狐裘不暖 作者:他山之猹

分卷阅读20

      千里的所谓“守山神”都唤这名,却因着饕餮与其一有旧,就来到了女儿山。
    至山脚,凶兽带着奄奄一息的小家伙就要朝里奔去,哪曾想那山门入口处却立了两个赭衣小童,一执拂尘,一握团扇,乍一看去,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意味。
    可在凶兽眼中,天老大地老二它老三,如此寒碜的门面它又如何会看在眼里,更勿论这强者为王的世界中以妖为尊,仙次之,而人居末位。
    见那两个童子面色有异地想要拦路,原就因小狐狸的病情心急火燎的饕餮正欲张口将他俩吞了,便又见一身着红衣的童子从山顶颠颠地跑下来。
    此时饕餮分神细嗅,这才辨出,这几位童子哪里是道家门派,分明是松鼠化作的人形,用以给钟山神看门的。
    那匆忙赶下山的童子恭敬道,“山神差我请您进去?”
    “它知道我要来?”
    “请吧。”
    言罢,那童子作了个揖,摆出引路的姿势。
    饕餮乜斜着眼扫了一扫余下二者,不欲多说,也便顺着蜿蜒山路进山去了。
    却见自那饕餮身影隐没在拐角后时,山脚一片白雾升起,整座女儿山便显得影影绰绰,山门洞开之景却不复得见了。
    ……
    再说那饕餮顺着石阶拾级而上,不多时便到了钟山神的住所。
    与所谓四方神兽所在的奢华宫殿不同,钟山神的居所不过是依山而凿的石洞,只是那石壁光洁可鉴,内里装饰简朴而毫无缀余,摆设亦大多为天才地宝,倒是符合饕餮对这位钟山神的印象。
    那引路童子只将饕餮带至洞口便离开了。
    小狐狸趴在饕餮背后,兴许是颠着了,忽地嘤咛一声,它费劲地睁开眼,视线却没有焦距,但这并不妨碍它的好奇心分毫。
    小狐狸细若蚊吟地问了一句,“这是哪儿?”
    饕餮只答,“女儿山。”
    说罢,它顿了一顿,又道,“睡吧,待睡醒了,病便好了。”
    小狐狸支吾一声,因着身上实在难受得紧,便又沉沉睡去。
    饕餮这才款步走进洞内。
    那石洞凿得极深,不见天日,全赖石壁上的宝珠照明,若在旁时,饕餮少说也要吞几颗以满足食欲,但此刻却全无这番心思。
    待走至石洞中心,便见到了钟山神。
    钟山神身型比饕餮略小,龙首马身,四蹄凭空而立,身绕烟云而足下踏风,倒是真的有半神之貌。
    饕餮却嗤之以鼻,径直问道,“你这可有药?”
    须知,自上古一役,六方神兽遭重创,穷奇被封大荒,饕餮沉睡数千年,混沌堕入轮回,梼杌不知所踪,四凶沦落至此,远古诸神亦皆相继身殒,至如今,除却那批半神半妖的“老家伙”依旧存在,这世上哪还能见一星半点“神”的影子。
    钟山神之神,不过自诩,徒增笑尔。
    钟山神狭眸,笑问,“何药?”
    饕餮素来惯了直来直去,此番见着钟山神明知故问,暗中恼火,抑着声儿道,“老饕养的那狐狸病了,听闻你这处有药,便来求。”
    钟山神轻飘飘道,“你不敬我,我为何要予你?”
    饕餮怒目而视。
    它气不过,长尾一甩,转身就走,可奈何三步之后又踱回身来,语气倒是缓和不少,“药呢?”
    “何药?”
    “救命之药。”
    自初时便阖着眸子的钟山神这才睁开了眼,它朝饕餮走去,蹄甲撞击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如乐音。
    钟山神与饕餮脖颈相邻,继而长吹了一口气。
    饕餮恶寒,身子抖了一抖,却无动作,只强作面无表情。
    它背上的小狐狸却似被一道云气所托,晃晃悠悠地飘至半空,又浮到那钟山神身旁。
    钟山神道,“五日后来接它。”
    ……
    小狐狸不在身边,饕餮却是不习惯这难得的清静。自小狐狸被钟山神“掳”走,饕餮并未回钩吾山,而是就此在女儿山住下。
    饕餮知那钟山神想来茹素,但依旧忍不住在脑海中想象出小狐狸被煎炸烹炒的各式模样,并为此忧心忡忡。
    如此,饕餮的食量,便成了女儿山一道奇景。
    只可远观,不可靠近。
    ……
    五日后。
    天还未亮,一只棕毛松鼠便闯进了山洞,几步后“嘭”地化作人形,又跌跌撞撞地朝深处奔去。
    “山、山神,那凶兽又吃了十数只妖,就连邻处山头那大鹏,也……”
    “它可有为难你们?”
    “它说,说……说不屑于吃我们。”
    钟山神笑而不答,倒是一个声音自它身旁脆生生地想起,“大家伙什么时候也开始挑食了。”
    是小狐狸。
    它从钟山神身侧走出,悠悠地伸了个懒腰,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可那双黑亮水灵的眸子却一个劲地往洞口处瞅。
    此刻的小狐狸全然没有了病态,毛色莹白顺亮,垂于身后的三尾不时轻晃,就连身型也相较于五日前大上了一圈。
    “你,你——”那童子惊讶地睁大了眼。
    童子在饕餮来时对它身上驮着的小狐狸有些印象,却觉得那瘦瘦小小且病恹恹的狐狸,无论如何也无法与眼前这只三尾相提并论。
    “我什么,没见过狐狸吗?”小狐狸窃喜,却端了架子,龇了牙对那童子恐吓道。
    童子随即噤声。
    小狐狸扬着脑袋,正欲再说些什么以逞威风,便听到洞口有一道声音由远及近传来。
    “五日已到,把老饕那狐狸还来。”
    这数日来的等待让饕餮真真是寝室难安。刨去觅食不提,这一连五日它都守在山洞前,生怕自己的存粮一不小心落入了他兽之口。
    五日一到,在朝阳自山那头升起,在天际始泛出鱼肚白时,饕餮便踏着第一抹熙光寻“人”来了。
    松鼠自打见识过饕餮的食量后,便委实怕了这尊煞神,甫一听到它的声音,便匆忙褪了人形,一溜烟地蹿出洞外去了。
    此时洞内却是一片寂静。
    钟山神对饕餮的话语恍若未闻,只专心致志地收拾摆设与草药。
    那小狐狸却是将饕餮的声音听了个真切。它眼睛蓦地一亮,纵身便要奔出去相迎,可不过两三步后,又忽地缓了步子。
    须臾后,小狐狸竟是掉头又踱回了原处。它不偏一寸地在原位蹲坐下来,花了极大精力才将面上表情整理利索,便是摆出一副无动于衷地

分卷阅读20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