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

狐裘不暖 作者:他山之猹

分卷阅读22

      沉闷低吼,惊得林中无数飞鸟掠起,几息后,就见不远处的那簇灌木丛剧烈地颤动,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动。
    饕餮怕是林中巨蟒抑或是其他什么不长眼的精怪,它面色一沉,颔首伏身,正欲对进犯者施以教训,却见小狐狸轻巧一跃,已是落到了它身前。
    小狐狸自恃此时已是三尾,实力大涨,天地万物无可敌者。
    它伏下身去,龇起利牙,竟是先饕餮一步开口喊道,“谁在作怪?出来!”
    应声,就见一团色泽棕黑的球从灌木丛中滚了出来。
    ——原是一头豪猪。这豪猪与小狐狸的身型相差无几,身披硬毛,獠牙突唇,若是忽略那与饕餮相比小的可怜的身子,倒也能勉强算得上模样可怖。豪猪此刻粗喘着气,那双瞪大的眼不知是望向小狐狸还是饕餮。
    豪猪在莽撞出了灌木丛后才觉后悔:原先只想着拦路打劫,怎想的竟是遇上了这等大妖!
    它不知饕餮身份,但也能轻易猜测其并非好相与的,此刻是又急又怕。它正欲托辞开溜,便听见一个脆生生的音色自身前想起。
    于是乎,这豪猪此时才注意到站于饕餮身前的这只白毛狐狸。
    若在平时,这等幼崽亦能猎来果腹,可如今它身后的大妖,摆明了一副惯宠护崽的模样。
    便硬是吓得豪猪将要流出的涎水咽了回去。
    再而,豪猪便见小狐狸露出了利牙。它下意识地望了一眼小狐狸身后的饕餮,果不其然收到一记狠戾的告诫眼神,其中饱含威压吓得它险些瘫倒在地。
    “无意冒犯!我这就走,这就走!”
    这豪猪声音嘶哑,天赋异禀,乍一听倒还真似携有闷雷作响之音,想也是凭此以欺凌过往的小妖们。只是与声势不符的是,豪猪匆匆说完这句话,便又屁滚尿流地如来时那般似球儿样地滚进了灌木丛中。
    这次倒不再有虚张声势,不过十息,颤动的灌木丛就没了动静。
    小狐狸见状,收了那副威慑模样,得意洋洋地朝饕餮邀功,“看!我把它赶跑了。”
    饕餮觉得好笑,却也顺着它的话接道,“球球真厉害。”
    躲在一旁心有余悸的豪猪:“……”
    ……
    再说回这一狐一兽回到钩吾山之后的事情。
    山中精怪都以为“灵狐奶奶”就此故去,生怕饕餮伤心过度,迁怒于已,便纷纷拿出最虔诚的姿态以作祭奠——自打“灵狐奶奶”来到钩吾山后,大妖小妖们都不必再因饕餮的喜怒无常而提心吊胆,这道也算是功德一件。
    一时间,整座钩吾山上下,都陷入了一种颓丧的气氛。
    但在第一只鸟妖看见饕餮带着活的小狐狸回来时,这场面便戛然而止了,那股哀悼之气于须臾间一扫而光,相较于以往,竟还更多出几分欣欣向荣之貌。
    自打小狐狸吃了山鸡肉实打实地病了一场之后,饕餮就怕了,不敢再让它沾荤腥,整日只喂些清水野果。
    只将灵气充沛、精挑细选的果子当作食物——这种做法到了小狐狸眼中,便成了苛待。
    某日。
    午后小憩的饕餮被一阵细微的响动吵醒,它循声看去,见是小狐狸,正要不以为意地合眼,却是发现了些许不太对劲的地方。
    这小家伙的唇际怎么有血渍?
    忧心它咯血,饕餮此时是完全清醒了。它朝小狐狸走去,正好望见小狐狸一脸慌乱的表情。
    “你怎么了?”
    小狐狸好不容易逮了一只野雉,才吃到一半便见饕餮醒了。它不知为何不愿让饕餮知道自己偷偷捕猎的事情,便只得将剩下半只囫囵吞进肚子里。
    “没,没事。”小狐狸话才说到一半,就被咽下的骨头卡了喉咙,它干咳数声才将异物吐出,第一时间却是赶忙将“罪证”藏在了爪子底下,装作若无其事。
    这回饕餮倒是明白了,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它刚要开口,却见小狐狸忽地又咳嗽起来。
    这次却是伴有黑色的火星蹦出。那幽幽的黑色火苗落在地面,跳动几下,这才“呲——”地一声熄灭了。
    九尾狐口能吐火,饕餮倒也是知道的,便只问,“何时开始的?”
    小狐狸生怕惹了饕餮不高兴,讪讪道,“……我们回到钩吾那日。”
    已是半月有余了。
    饕餮不言,只抬抓揉了揉小狐狸脑袋顶上立起的绒毛,转身回去。
    小狐狸有些慌了,急忙赶上前,在饕餮身旁左右打转,“你生气了吗?”
    “没有。”
    “不要生我的气,我以后有什么都告诉你!”
    “……”
    小狐狸当日的晚餐,则又是垒作山高的野山鸡。
    在此之后,饕餮便也不再刻意给它忌口,吃喝全由着小狐狸的喜好去了。
    ……
    日子便安稳地如流水般一天天过去。
    一日,小狐狸犯懒不愿与饕餮一同外出觅食,饕餮也不强求,便让其在洞府中待着等候。哪曾想,不过一个时辰,待饕餮再回道洞府时,却怎么也寻不到小狐狸那抹熟悉的莹白身影了。
    第16章 第十六章
    时值初秋,漫山遍野的翠绿间加上了星星点点的金黄,树梢头挂上了鲜美香甜的累累硕果,正是一个觅食的好季节。
    这回没有小狐狸跟在身边,饕餮难得不用顾及其它,得以敞开肚皮吃个痛快。山禽地兽,尽入口舌。
    待它从进食的餍足中抬起头时,太阳西斜,天色已然沉了下去。
    饕餮到底还记着洞府里有个等着自己回去的小家伙,它思量着小狐狸左右能够自己捕猎,这回便没替它再多寻些山肴野蔌,只绕远了“顺路”替小狐狸捎上几颗它惯常爱吃的青果,便准备打道回府。
    可等它悠悠晃回洞府,怎想,面对的是一间空空如也的屋室。
    ——原本应饱含欢喜地迎接饕餮回来的小狐狸竟是不翼而飞。
    这还了得?!
    饕餮先是以为那小家伙一时兴起而藏了起来,在寻了一遭却不见踪迹后,饕餮又猜测它许是饿得极了自己出去找吃的去了。
    于是乎,饕餮守在洞口,从漫天霞光一直等到夜幕四合,这才终于肯承认,小狐狸是真的失踪了。
    洞内

分卷阅读22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