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

狐裘不暖 作者:他山之猹

分卷阅读23

      照明的火焰摇摇晃晃,将饕餮的影子拉得歪斜而巨大,但身旁的位置缺始终像存在着一个空缺。
    但对于小狐狸此时的去向,饕餮没有半分头绪。它将此刻内心的焦急气愤归于自己存粮的丢失,却不愿再往其中思考更深层次的原因。
    踌躇半响,饕餮终于还是决定先在附近寻着看看——说不定,那小家伙真的只是贪玩忘了时间?
    在这钩吾山中,本也没有精怪有那么大胆量,敢到饕餮的眼皮底下行窃。
    ……
    正当饕餮要出洞府去,就在空气中闻到了一抹不那么真切的气味——凶兽对于这气息十分敏感,是属于小狐狸的味道。
    饕餮当即眼眸一亮,怀揣着自己都未曾发现的欢喜,连忙加快了步子朝那个方向奔去。
    只是那道气味一直隐隐约约,像是故意躲藏着什么那般,忽远忽近,逮不真切。
    终于,饕餮在一株老树前停下了脚步。那树龄足逾万年,树干粗得几人不能合抱,茂密的枝叶将月光切的支离破碎,星星点点地泄落。
    小狐狸就藏在那粗树干之后,却不知为什么要躲着它。
    饕餮按捺住疑惑,定了心神,往前走去。
    “你别过来!”小狐狸在树后颤巍巍地道,细听,那声音中还带着哭腔。
    饕餮脚步一顿,更是疑惑了:发生了什么事,竟让小家伙慌张成这副模样?
    饕餮没有答话,而是不容反抗地继续向前走去。
    三步,两步,一步……终是只有咫尺之遥。
    饕餮面沉如水,声音不辨喜怒。它道,“你出来,或是我去寻你?”
    小狐狸噤声了。数息后,但见树后面身影一晃,这才见它站了出来。
    ……
    那日,小狐狸闲着无聊,趴在凶兽的后背上,好玩般地连唤了饕餮数声后,忽地问道,“饕餮饕餮,我是不是也该有个名字?”
    饕餮正冥思苦想着待会该寻的食谱,听到这问题,脚步未顿,头也不抬地道,“球球。”
    “诶在!”小狐狸立即应到,旋即又体味出几分不对劲来,“……但是这个和你们的名字差别好大。”
    “狐球球。”
    “你们都是两个字的。”
    “那就叫胡逑。”
    饕餮按着人类的起名习惯,随意地给它安了一个名号,却不曾想将小狐狸高兴坏了。
    “怎么突然想到这个?”饕餮掐算着时间,距离上一顿饭也才过了一个时辰不到,便不确定地问道,“你是不是饿了?”
    闻言,小狐狸的语气难得显露出几分惆怅,它将脑袋埋进饕餮颈周的长毛里,恹恹道,“……有了名字就可以变作人了啊。”
    ……
    饕餮有些错愕,它没想到,自从女儿山回来之后,小狐狸竟是长得飞快,不但身型眼见着大了许多,连九尾应有的能力雏形也初见端倪。
    现在,竟是能化人了。
    饕餮道,“你抬起头来。”
    此刻站在饕餮面前的,是一个男孩,他浑身不着寸缕,光洁莹白的长发垂自腰际。
    ——饕餮这时才看出来,自家养了这么久的存粮,竟还是一只公狐狸!
    男孩依言,抬起头来。这张面孔上的五官还未长开,却仍是狐族惯有的俊美模样。他眼里含着水光,黑亮的眸中写满了惊恐与慌乱,不点而朱的双唇开开合合,却终是未吐一字。
    小狐狸曾想过有朝一日能化身成人,却未认真思考过真变成人族模样后的事情。
    那时的他,单纯只觉得好玩。
    小狐狸见饕餮默不作声,心下思绪百转千回,生怕这大妖就此将自己视作异类,无论如何也不愿与自己再待在一处了。
    事实上,这只是小狐狸想多了。
    饕餮只觉得这狐狸兽形长得鲜美可爱,人形也是俊俏得紧,此刻乍一入眼,竟是望地痴了——但凶兽得坚决否认自己是馋虫大作了。
    小狐狸——或许现在应该称之为胡逑更为合适——见饕餮不说话,与它对视良久,最后终是忍不住了,嚷道,“你若是觉得我与你不同,我现在就走。”
    饕餮闻言失笑,“妖能化人本是自然,如今你得人形,老饕又怎么……哈哈哈老饕又怎么会觉得与你不同呢。”
    话说到一半,它自己都忍不住笑出声来,打趣道,“你这人皮,倒是比原先的狐狸模样更俏三分,只是怎的不再给自己变身衣裳?”
    胡逑还深陷于要离开的悲伤中,此刻骤然听到饕餮爽朗笑声,一时脑内空白,支吾地说不出话来。
    半响后,他方才恼羞成怒地辩解道,“我不知道怎么变!”
    饕餮:“嗯?不知道?”
    它还以为这也是那钟山神教的。
    而后,胡逑便一五一十地将这日下午发生的事情细细说了一遍。
    原是饕餮离开后不久,小狐狸便觉得自己有些饿了,它不愿干等着饕餮回来,就独自跑出去觅食。
    说来也巧,它未走出多远便看见一只兔子被刺猬模样的小妖碾得胡乱奔逃,那兔子慌不择路,竟是一头撞上小狐狸身侧的树干,两眼一翻,昏死过去。刺猬小妖许是知晓小狐狸身份,远远望见后,也不再追,急急忙忙地竟是也逃了。
    如此的天赐佳肴,错过岂非可惜?小狐狸未作多想,径直将那肥美兔子享用了。
    可吃了之后没过多久它就觉得浑身发热,又忽地昏睡过去,再醒来时,便是现在这副模样了。
    它又急又怕,第一个念头便是尽快藏起来,莫要让饕餮看见了。
    ……
    “刺猬?”
    “兴许是吧,棕白相间,与我差不多大小,又有点像豪猪。”
    饕餮听着胡逑的形容,隐约觉得自己似是在哪儿见过,却又想不起来,最后还是干脆将之忽略了。
    它重新将注意力转回到小家伙身上,“身子还难受吗?”
    胡逑摇了摇头,动作间,却见两只毛绒绒的狐狸耳朵从发间探了出来。
    “噗。”饕餮一时没憋住笑声。
    “?”
    便又是见那三条长尾从它身后抽长,垂落到地上不自觉地悠悠晃着。
    胡逑看着饕餮愈发明显的笑意,心中疑惑更大,但那疑问还未出口,就听自己“阿嚏”一声猛地打了一个喷嚏,缓过神来时,自己竟是又

分卷阅读23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