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

狐裘不暖 作者:他山之猹

分卷阅读26

      声音笑着答道,“他是狸猫。”
    小狐狸:“噢。”
    半响,小狐狸这才反应过来,回答自己的竟是坐在最前面那个英气勃发的女子,便立即噤声不语了。
    不知怎的,它总觉得有些害怕这位“虎三娘”。
    ……
    白虎与玄武不同,是住在山间,除却白虎神殿的富丽堂皇,余下各住所亦是别致精巧的。
    狸猫童子引它们去的是一处离主殿稍远的小宅,依山傍水,视野开阔,放眼望去还能看见鸟兽成群,对饕餮而言倒是赏心悦目极了。
    将它们引到地方,童子福了一福身,也就退下了。
    小狐狸在此之前却是从未到别处做过客,此刻打量着周围,见什么都是新奇。它看饕餮未多言,小心翼翼地勘测过环境后,便上蹿下跳地玩闹起来。
    倒是似全然不记得前时被老虎欺负的模样。
    饕餮却在烦恼下一餐的着落。
    未过多久,就见虎三娘到了。
    白虎属金,虎三娘此时穿的也是一身黄裳,身姿曼妙被尽数托出,先前在神殿中的英武仍在,又平添了几分女儿娇态。
    虎三娘颔首算作打了招呼,径直走进院内,笑道,“对我这处风景还算满意?”
    闻言,饕餮又四下打量一番,这才回复,“满意。”
    “怎么想得到我这处来了?”
    “正巧路过,便来看看你。”
    虎三娘倒是信了这是实话,“也是,你也有数十年未来过了。”
    饕餮一愣,却是未想过有数十年之久。“你父兄可还好?”
    谈及此,虎三娘脸上笑颜稍淡,“父亲于三十年前便故去了,兄长四方闯荡,不知道到跑去了何处,亦是几年未见了。”
    六方神兽之中,饕餮与这白虎一族交情最深,勉强能算是不打不相识,而且虎三娘小时候还被饕餮抱过,关系自是不比寻常。
    饕餮听了这话,一时哑然,不知如何再接。
    虎三娘也不是伤春感秋的性子,见饕餮沉默,便忽地笑着调侃道,“饕餮自醒后,倒是木讷不少。”
    饕餮扶额道,“老饕千年前便醒了,那时你还未出生,谈何比较。”
    “我听我父兄说的。”
    “你兄长那时还在襁褓。”
    末了,虎三娘也不说话,只笑着看它。
    饕餮被这眼看得心下发虚,知道这虎丫头打小调皮爱闹,是和小狐狸一般的性子,此刻又不知道有了什么其他模样。
    饕餮讨饶,“老饕较之前是木讷了。”
    “就连胃口也小了不少。”
    若是放在以前众人口中的那只贪食无度的凶兽,今日那只黄毛老虎哪有机会再回族里滚上一遭。
    怕是早就被连皮带骨地拆吃下腹了。
    饕餮:“……”
    这断论饕餮却是怎么也不愿认的,它刚要反驳,却听得嬉笑声自身后传来,却是小狐狸玩闹够了,回来寻它。
    虎三娘眼尖,一早便认出了趴在饕餮背后的那抹莹白,颇为玩味地笑问,“你家狐狸?”
    饕餮默认。
    小狐狸这才看到虎三娘,正要跃下饕餮后背,仓促间却不想忽地变作人形,险些跌了一跤。
    好在它扶着饕餮前肢,踉踉跄跄站稳了。
    小狐狸方想与虎三娘打个招呼,下一刹又忽地记起自己人形时的光/裸模样。他看看虎三娘的打扮装束,又偷偷望了一眼自己,此时,才后知后觉地萌生出几分羞/耻感。
    他躲在饕餮身后,不愿出来。
    虎三娘见状,大概知道了情况,只笑骂饕餮不会照顾人。
    她道,“待会儿我送些衣服,再遣位教习师父过来。”
    饕餮是有口难辨。
    未教小狐狸化人是它之过,未让小狐狸着衣亦是它的错——可自这凶兽于浑沌中诞生之日起,也未曾有谁教导过它这些啊。
    ……
    “王,您将饕餮留下一事,若是被青龙一族知晓,只怕是又要难做了。”
    “怕什么?我白虎又不惧他们。”
    “可若是饕餮发现……”
    “且宽心,不会有事的。”
    第19章 第十九章
    实际上,虎三娘送来的教习师父只起了短短数日作用。小狐狸的天资聪慧像在这段时日才昭显了存在,只消短短数个时辰,便将那教习师父一整天欲教与的东西,通通习得了。
    如何化人,如何避免衣不蔽体的尴尬,以及一小套自卫防身的“虎拳”——自然,前两者才是重点。
    那教习师父见着弟子聪慧,还想再指点些法力施展之术,可在险些被狐火烧了胡子,满头花白头发也差点不保的情况下,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如是,小狐狸与饕餮在这白虎地界已待了五日。
    ……
    虎三娘分与饕餮它们的这套院落不小,按着往日的习惯,饕餮维持着惯常的兽身模样睡在院中——室内空间不大,兽身舒展不开,人形又过于拘谨了。
    小狐狸起先是窝在饕餮怀中,后来觉得绸被舒坦软和,便又睡到屋内床榻上去了。
    是夜,弦月高悬,已过三更。
    饕餮于梦中睡得正香甜,不知做了什么美梦,唇际的涎水要落未落,就被一声声短促的呜咽惊醒。
    忧心屋内的小狐狸出事,饕餮便变作人形进去看看。
    却是见小狐狸化作半人半狐的模样,身子蜷在被窝中,双眼紧闭,眼角还悬着晶莹的泪。
    是被梦魇住了。
    “球球?”
    饕餮走了过去坐在床沿,轻拍着他肩膀将他唤醒。
    胡逑从梦中转醒,意识还迷糊着,却知是大家伙来了。他猛地扑进饕餮怀中,环住它腰紧紧抱住。
    饕餮未见过小狐狸如此依恋自己的模样,先是手足无措了一阵,继而才伸手轻顺着他的后背。
    “梦到何事了?”
    胡逑摇了摇头——梦境混乱而模糊,他记不清了。
    一弹指后,他又细声道,“我梦到,有一只黑色大鸟抓着我,飞了很远。”
    胡逑隐去了对大鸟的描述,但在一片混沌中,梦境中的那只黑色大鸟的模样却是十分清晰。
    圆身长颈,黑底金纹,独首而多翼。
    “莫怕,不过是梦而已。

分卷阅读26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