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萧墙 作者:这是一个马甲

分卷阅读7

      把他捆起来!少爷我要阉了他!
    “不要!不要!放开我!放开!”
    压好了!我要把他那里一刀刀切下来!
    “不!不——!”
    向伍睁开眼。
    狐疑看看帐子外头黑乎乎的房间。
    刚刚似乎在做梦,然后似乎听到有人惨叫就跳醒了。还以为是在做梦而已,他翻翻身继续再睡。次日一早李立就鬼鬼祟祟靠上来问,“老伍啊,昨日夜里听到没有?”
    向伍见他这么一问,心头咯噔一下,“听,听到什么?”
    李立眼神鄙夷,唾弃般道,“老伍你怎么就能沾枕就睡得像猪呢!”说罢又把他拉近一些,那副嘴脸整一个就像是三姑八婆说媒时的恶心模样,“昨夜东院主子发酒疯了!”
    向伍侧脸看着李立幸灾乐祸的样子,“他发酒疯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整日醉酒就疯疯癫癫在院子里挺尸,见怪不怪啊!
    李立不苟同,“这回不一样!昨夜夜里你听不见,几乎整个东院都知道!那叫声又是凄厉又是阴森!害我下半夜都心有余悸,睡也睡不好!你说这人好端端的,怎么就像鬼吼一样?”
    向伍怎么知道,他又不喜欢听墙角。
    “其实啊,里头大有文章!”李立窥视四周确定没其他人后才壮着胆子说,“我听说是十几二十年前的事了。”
    原来当年已逝的上任当家闻人振刚接手闻人府的时候,上一辈的人也或病或死,就剩下他父亲最年轻的一个妻子,息巧。息巧与闻人振才相差不过七岁,再加上她嫁过来闻人府当三夫人之前与闻人振也是相识的,为了避嫌,两人在闻人府都是少见面少交谈。当闻人璞出生的那年,息巧刚好年满二十,而闻人振也才十三岁。
    迎娶了当时富家千金秦氏独女后,闻人振十七岁乘势当上闻人家当家。秦氏自十五嫁过来就多年无所出,终于在八年后才生有一女。闻人振当时虽也有其他妻室,但都是生下孩子之后就不管不顾,倒是与自己的三娘息巧走得近。就连下人们都怀疑这两没有血缘的母子怕终有一日会违逆伦常的时候,闻人家陷入了困境。因为当其时值朝廷税制更改,官员上下变动也大,几乎与闻人家有碰头的大小官吏都给贬谪了。而唯一能翻身的机会落在及时雨般恰巧带子周游的李贽身上。
    听到李贽的名儿,向伍就开始感到不妙。
    果然,正如他所预感的,事情开始有了转折,有好的也有坏的。
    当时闻人璞刚好十七岁,跟在闻人振身边学商事,所以就与李贽碰上面。据说当时李贽就说了一句,闻人四少爷的眉眼跟我娘子有七分像呢。
    任谁也以为是无心一句,却击中闻人振的心坎。
    不过是次日,闻人家四少爷就说是到李府别院做客数月。结果未过半月就让人抬回来了!
    听到这儿,向伍一阵恶寒。之前那孽障开玩笑般说闻人璞是阉人这事他开始越想越怪,越怪越心悸!
    李立这回也不再卖关子,压着嗓子反问,“老伍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了?”向伍问得有些急。
    李立不放心再四周试探地环顾一下,声音低得不能再低,“还能怎么着!据说是让人给去势了!”说是东院主子没势,原来此势非彼势呐!
    向伍跳起来,“你都是听回来吹的吧!”
    听向伍这么说自己,李立可不高兴,澄清道,“阿红,前院的阿红知道吧?”
    前院伙房打杂的寡妇?怎么这事还与她有干系?向伍狐疑看着李立。
    李立有些恼羞成怒,不由得挺胸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她啊当年就是四夫人息巧随嫁的婢女!当年闻人四爷出事后,息四夫人怒极攻心,发病半年就去了;不久她就嫁到别处。她命算好了——以前伺候息四夫人的下人没一个有好下场!”说罢更是鬼鬼祟祟地靠过来□□:“我还听说,秦夫人之所以只有一女——那是因为闻人老爷都不近她身,后来还是秦夫人偷偷下药才有这么一个女儿!”
    怎么看这李立跟前院的老寡妇关系非凡啊。
    向伍暗地恼怒。
    那孽障,说话也不能好好说。连闻人璞的事情都要拐几个弯子!
    想着想着又记起昨夜犹如梦中的惨叫,配上记忆里初次见到闻人璞当时瘦骨嶙峋的模样,也觉得这人可怜。
    有这么大恩怨,闻人璞不愿见李家人也是必然的。怕只怕那秦夫人不肯罢休啊!
    不知道向那孽障求求情,他会不会想想法子呢……
    向伍出神的模样过于明显,连李立自说自个的都发现!当即就给他后脑勺一巴掌!吓得向伍一个踉跄,跌了个吃狗屎!
    当夜那孽障又不自觉跑过来了。
    向伍这回有求于人,自然是事事顺着他。孽障闻人席觉一下就发现向伍跟往日不一样。平日在外头见着他就是老鼠见猫的模样,等夜里帐子一放就天不怕地不怕,顺手时还给自己这个当家的一顿好打。这么小媳妇的模样哪是他向伍会做的?肯定不是心里头想什么鬼主意就是有求于他!
    孽障呵呵暗笑。
    既然煮熟的鸭子都自己飞到嘴边来,他哪有不啃的理由!当下就扒了向伍的裤子,专挑又细又嫩即敏感又易痛的地方直接下嘴!
    “哎哟!”
    扒他裤子向伍忍!又发疯咬他大腿向伍也忍!可是那孽障越咬越上,一个不觉意就要往不能随便动的地方啃去!当真是逼圣人发火!当机立断就一脚把对方踹下床去!
    那儿也是你这孽障能咬的!向伍怒!
    给轰下床的闻人当家有些委屈。
    还是白日畏畏缩缩的向伍好。
    “你过来。”向伍传唤。
    小媳妇爬起身,上身趴在床头乖乖等候使唤。
    “闻人四爷的事你打算如何?”
    难怪踢我下床,原来想偷人呢!不得宠的小媳妇怨恨地想。
    向伍哪知道对方正天马行空之中,直接就道,“我也不求你什么。再怎么说来四爷对我有恩;你就当还我当年那一碗饭,不要为难他。”
    我还他一大桶饭!撑死他!
    向伍想想突然就怒,这孽障真是越长越回去!一肚子黑水无处发泄,都准备憋成精了!“你这小崽子!拐弯抹角的,说话一时真一时假!说!除了四爷的事还瞒着我什么!”还有上次朱梅的事,也不跟他先说一声!
    而向伍嘴上说的小崽子正埋头想着如何大义灭亲,饱死那奸夫!
    终于发现自己的话根本没进对方耳朵的向伍又怒!一掌就给他后脑勺一下子!
    叫你天马行空白日作梦!
    3
    看似风平浪静的闻人府依旧热闹,毕竟下个月中旬就是闻人家大夫人的生辰,府内上下都开始着手筹办生辰宴。
    因为支出多了,账房也比

分卷阅读7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