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萧墙 作者:这是一个马甲

分卷阅读8

      以往忙。相对的,东院的账房里头,除了管总账的李户得与其他院子算总账外,剩下的向伍与李立两人几乎是在账房里头打瞌睡来打发时间。
    李立最近收敛不少,最起码跟向伍私下聊墙角的次数少了。不过他说得最起兴的就是闻人家大少爷闻人微季过几日就回府的事。
    说起来闻人微季是个武痴,年少的时候就外出拜师学艺,丝毫没有打算跟自家兄弟争家产的意思。
    平常闻人微季一年才回府一次,而今年还没到年末呢,他就二道回府。上一次是闻人老爷的丧礼,这一回难不成是为大夫人的生辰?
    就在两人猜测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闻人家大少爷风尘仆仆地回到这个闻人府。那时候还是清晨,街道上行人寥寥,就见一个男子一身劲装,手执长剑,徐徐向闻人府走去。
    大门处有人在等候着,远远就认出闻人微季就匆匆迎上去。
    “大少爷!”等候的人原来是胡老头,他神色慌张,见着闻人微季就似见到了生身父母一般。
    闻人微季神色难掩疲倦,朝他点点头,“胡管事。”
    两人进了府就直奔东院。
    向伍尿急醒来,匆匆忙忙去了趟茅厕回来就见胡老头带着个男人朝闻人璞的房走去。
    自从上次闻人璞发酒疯跟大夫人闹翻之后,几乎都没出过房门一步。这几日倒是大夫来得频繁,想必是闻人璞病得不轻。
    向伍有些担心,边拉好裤子系上边偷偷跟上去。
    闻人璞的房实在偏僻,清晨时分安静得像是个活坟墓。
    而闻人璞就像是这墓中的活死人,深陷的眼半睁着,却好比已经死了般。
    胡老头有些眼红,死死盯着坐在贵妃椅上的闻人璞。而之前的那个男人神色凝重,正为他把脉。
    向伍认出那男人就是大少爷闻人微季。
    闻人微季复杂地看了闻人璞一眼,直接就伸手按了他的睡穴。
    闻人璞眼睑抖动一眼,终于盖上眼。
    胡老头没问话,看着闻人微季把闻人璞的手放回去后又细心地拉好他身上盖着的被子,最后疲倦地闭上眼。
    等了好一会,胡老头还以为对方睡死过去时,闻人微季睁眼对他说,“几个月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胡老头颤一下,战战兢兢地答话。
    上个月正巧是闻人璞生母息巧夫人的忌日,就如往年一般闻人璞就带着胡老头去了山庙上拜祭。本打算赶在入夜前回来,结果回程时马车轮子不小心给石缝卡住,他两人一个老一个弱,想也是拿这没办法。正发愁,恰好有马车经过。
    本来那山路就窄,普通马车刚好就能并行,偏偏那路过的马车比一般的要大上一半,根本就不能通过。
    那驾车的小姑娘是个急性子,差点就急得蹦起来。后头还跟着另一辆马车,上头驾车的也是个小姑娘,与前面的姑娘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但后头的那个就稳重多了。后头的少女下车后,一言不发就上前来,伸出白皙小手咔嚓一声就把车轮子从石缝子中推出来!胡老头当场就吓蒙了!
    闻人璞本就呆在马车里,车厢一震也把他吓着了。
    胡老头道谢后就继续上路。正好后头那两辆马车与他们是同路,所以就一直跟在后头。回城时天已经黑下来,闻人璞要胡老头邀对方去闻人府上去,但被婉拒。急性子的姑娘说自家主子是个怪胎,不喜欢住大宅院子。
    宽大的马车里头响起一声笑哼。
    胡老头没强求,回到马车上告知闻人璞一声就继续驾着马车回府去。
    一路上还好好的,可回来后四爷就整个人就不妥,神色慌张地下了马车就往院子奔去。那时已是小半夜,连门童也睡了。他连忙把马车安置好赶回去,却满院子都找不着闻人璞。吓了个半死的时候才发现他人正窝在侧室酒窑里头饮得正起兴。
    胡老头对这主子一贯留心,便是后来没发觉闻人璞有何异常也依旧不能放下心。这不,才一个月而已,一封拜帖就来了。
    说到这儿,胡老头忆起那时闻人璞接到拜帖时那神色。
    简直就是一副百念皆灰的模样。
    外头的向伍听到这,突然想起那日与姐夫饮酒回来当夜,确实见到闻人璞神色慌张回到东院来。可好端端的,能让一向无动于衷的醉鬼闻人璞突然慌张失措的,会是什么?
    向伍突然想起那封请帖的落款。
    李想欢。
    胡老头忧心忡忡,道出自己的猜测,“无事不登三宝殿,李家怎会这般突兀就递上一封拜帖。我怕当日在路上碰到的就是李家人。”
    而且还是让时隔多年后仍使闻人璞印象深刻的人。
    当时除了二八年华的双子少女外,就剩下当时在车厢内发笑的人。
    当场一阵静默。
    闻人微季眉峰紧锁,似是确定胡老头的疑虑,说,“我确实有听闻李家家主不久前去拜访去净侯府。”
    净侯府与这里也就十天路程,李家人从这儿经过也说不定。
    胡老头当场倒吸一口气,六神无主地问道,“大少爷,这……”
    “胡管事不必担忧,我这次回来正好打算带四叔回师门散心,等大娘寿辰一过就出发。上次留下的药继续让四叔服用,先把身体养好,不然我也不敢贸然带四叔出远门。”
    胡老头应声点头,“大少爷说得是!”语气间似是落下心头大石。
    等闻人微季离开东院时,天已大亮。
    闻人府大少爷回来当是让府内上下都惊动起来,最起码西院难免要下人东走西奔来收拾。
    最欢喜当属二夫人慕容氏与偏房的梁氏。
    因为梁氏只是一房妾室,是没资格与闻人微季同榻的。所以她也是等闻人微季去给生母慕容氏请安时才知道自己相公今早回来。慌张拉起还在睡梦中的女儿,唤来下人给两人打点好衣物,就扯着哭闹的女儿直奔到西院前厅。
    慕容氏就只有闻人微季一个儿子,可偏偏他却是个不争气的东西!整日想着练武,把闻人府当成客栈般,一年见面的时间一个巴掌都能数的过来!怎不让这当娘的心痛!可看他脸容间难掩疲倦,去到嘴边的话又哽在喉咙。
    但念头一转,想到自家儿子回府第一件事不是来给当娘的问安,而是跑去东院看那个病怏怏的酒鬼,她就心头火气!
    “下人说你大清早就回来了,怎么,是弄到这个时辰才想起有我这个当娘的?”
    闻人微季低首不吭声。
    知子莫若母,慕容氏又怎会不了解这个儿子!怕他不是在认错,而是懒得应付而已!
    她哼一声,又打算训话,外头远远便传来娃儿哭闹声,吵得她烦心!
    “一大早的,吵吵闹闹像什么话!”
    梁氏刚好拉着啼哭的女儿走到门

分卷阅读8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