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

萧墙 作者:这是一个马甲

分卷阅读13

      今日阳光实在太好,连猫都想睡,别说人。可像猫一样伸着懒腰趴在栏杆上要睡不睡地哼着莫名其妙的曲子,实在有损闻人府四爷的名声——哪怕这人名声一向不怎样。
    胡老头更是随他去,只要自家主子舒爽便不管了。
    向伍偷偷瞄过去,那东院主子最近确实气色不错,以前白得像鬼的脸如今难得都有些血色。不由得暗忖闻人大少爷可不是盖的!
    胡老头最近也少有的和颜悦色,便连额头的皱纹似乎都少了几条。今日神色更像是碰上什么喜事,嘴角都不住往上提,提着篮子屁股颠颠地走过来。
    最近闻人璞饭量有所增加,胡老头比谁都欢喜。因为酒少喝了,闻人璞清醒的时候更多,今日在用饭的时候还问了胡老头一句,“酒房的酒好像又少了两坛。”
    胡老头没上心,“前几日伙房王厨子说要再取几坛酒,当时您也答允了。”
    似乎有这么回事,闻人璞就点点头。
    事实上那两坛酒并没有在王厨子那儿,反而是到了离闻人府三条大街外的客栈某间客房里头。
    房门紧闭,只听见女子朗朗笑声。
    “还想着怎么弄几坛酒回来,想不到就自己送上门呐!”大大咧咧的女声铿锵有力。
    “主子不是说过闻人府里头就这人您不愿扯上关系?”一样的女声,这嗓子语气更沉稳。
    “哼,不就是两坛酒,还算得了什么关系!主子你说对不对?”
    “今日能送两坛酒,明日就不知道弄些什么东西过来!有一就有二,那倒不如一开始就不收!”
    “到嘴的熟鸭子不啃你当我傻啊!再说,那闻人府还能弄出些什么宝贝?不就是两坛破酒——”
    “我饿了。”
    “……”
    “……”
    “谢天谢地,主子你终于肯说这么一句人话了!奴婢还以为你又学修仙戒掉五谷杂粮了!”
    “又胡说八道!还不去准备酒菜!别让主子饿着!”
    “好嘞!”
    砰一声,门打开。一女子抱着一坛酒快步走出来,她脚步匆忙但是稳健,像是个学武的。
    房里坐着一男子,似是天生懒骨头般趴在桌面。桌面上有一坛酒,一个打开的玉匣子。匣子里装着一瓣拳头大小的花瓣,在阳光照射下红得几欲滴血。
    男子身后站着一女子,神色堪忧。
    “主子,闻人府的事弄不好是个砍头大罪,奴婢觉得——”
    男子闷笑几声,“凤言啊凤言,啊语说你胆小还真没说错。”说着指指门,女子会意上前把门关上就听见男子继续说,“东北战乱刚平,朝廷里头欢喜得不得了,哪有闲心管这个。”
    “如果不是前些日子我少放行他两艘船全当道义给他个警醒,倒还以为我李府上下都是个傻子,什么都不晓得。哼,也不想想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主子的意思是?”
    “他想要什么就给他呗,反正碍不着我什么。不过——该算的账甭少算了就行。”比起从净侯府得到的无价之宝,他的目光从没离开过酒坛子。“他也不是傻子,我想要什么——如果不知道,之前又怎么敢遣人送几坛酒来诱我上钩。”说着又笑道,“一劳永逸的事,真让人舒坦。”
    一劳永逸。女子思索一下,突然隐约懂自家主子葫芦里装什么药时还真有点吃惊。
    “主子是想把这——”女子看看玉匣子里的东西,顿顿,“这东西给出手了?”可这不是有市无价的仙药,说不定还能把主子一直以来的“旧疾”给治愈,可主子却不想留这东西?
    男子哼一声,“净侯府那老虔婆出手大方,可是感谢我帮她孙子找个姘头给断子绝孙?”
    女子一惊,“主子觉得这药是假的?”
    “倒不会有假。那老虔婆信义还值个几两重,就是心机深。我让她吃了个憋屈,她还能既往不咎?”
    所以是这药里头有蹊跷?!
    见女子一脸恍悟,男子继续道,“凤言啊,人嘛就这样。穷的时候想要富贵,富贵之后想权力,有权之后就不想早死了。”越说方觉越有趣,又笑道,“越是拿得多越是放不下,为此,不择手段。”
    用一个死物换一个活人,真值。
    李想欢真正笑出声来。
    最近城里闹得最狠的首先便是闻人府摆寿宴,请的都是各路神仙,应有皆有。其次嘛,就算是在前几日发生的官银盗案。
    前者因为筹办了近一个月,众人早觉不新鲜。后者因为抓到贼人追不到赃物而成为平头百姓茶余饭后一个无尽的猜想。
    被盗的官银不多,但多为黄金。
    有人说银子就藏着某个山头长草呢!
    又有人道说不定是让哪个山头土匪给收了吧!
    还有人直接就拍案而起直骂这银子哪是落盗匪那儿了,其实早就被某些当官的瓜分殆尽!
    先不说哪一个说得对,但是从中得趣的人总是有的。
    比如李想欢。
    无论是闻人府摆宴还是官银被盗,他统统都听出乐子。
    外头传言李想欢这人有些疯,这皆基于他爹本就是个痴情疯子,让一个疯子生养的还能是好人?
    再者李想欢有个人尽皆知的宿疾,无味觉。
    这并不是天生的。在七岁那年,李想欢让人拐了还下毒毒个半死,后来救回来舌头也从此尝不出味儿。一个娇惯的孩子哪能受得了,喝糖水都没味,还不如不吃,于是绝食了,忧得李贽食难咽寝难眠!
    直到因缘巧合沾了酒,就从此戒不掉。吃的是酒酿食物,喝的直接就是酒水,长此以来倒练得好酒量。
    那双生姐妹今日看着难得吃饱喝足的主子,心情实在也很不错。李想欢说他想去看看那个酿酒的人,那对姐妹就点头道好,快快准备好拜帖送到闻人府然后安排好轿子将自家祖宗送到闻人府大门。
    向伍第一次见到李想欢,眼都直了。虽然是远远看得一眼,可他还真没想过一个男人长得一张胜似女人的脸,比娇生惯养的闻人厢侬还要白上几分!嘴唇好像翘起,不施脂粉就足够嫣红,一头长发梳理得整齐,衬着一身锦袍就像是画中走下来的神仙。
    向伍暗道:幸好这李想欢骨架看着就是个男子,不然可真让人误解!
    闻人席觉接待了李想欢,也不知两人在书房聊了啥;李想欢出来之后还特意去北院秦夫人那儿拜访,大寿前先送大礼一份秦夫人也笑纳了。
    然后李想欢道:“据说闻人府上有位少爷酿酒酿得好,鄙人不知有幸能否见上一见?”
    秦夫人惋惜:“那孩子刚好一大早就出门了。”
    李想欢看着秦夫人好一会,起身道:“那鄙人先告辞了。”
    秦夫人道:“李公子慢走。”
    李想欢对她笑笑,大摇大摆走了。

分卷阅读13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