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变态兄长 作者:朽木布可凋夜

分卷阅读1

      变态兄长 作者:朽木布可凋夜

    分卷阅读1

    楔子

    浑身是血地倒在地上,受伤者只是看着自己的左臂,被包扎得完好无损的绷带,上面渗出的点点血迹。

    刚才哥哥为什么那样疯狂?

    只是小时候说的话,他竟然记得如此清楚……

    想努力地爬起来,可是左臂一旦接触到地上,就会传出撕心裂肺的疼痛,右脚也是一样。想要趴下去,下面一接触地面,也会疼……

    弗朗西斯太可怕了,比刚走的时候可怕几十倍……

    男子闭上眼睛,使劲呼吸着。

    刚才弗朗西斯走的时候,狠狠朝地上吐了一口痰,嘴里说着一些什么……

    天哪!他不会去找玛丽安了吧?

    不要!不可以!

    男子蠕动着朝门口爬去,此时静止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军官,身上被淋湿了。肩膀因为激动而颤抖,好看的军服上溅满了深红色的血……

    被血染的白色手套上拿着的,是一个红色的东西,是一团肉……

    “弗朗西斯……弗朗西斯你……”

    “弗雷德,弗雷德……”

    军官睁着狰狞的眼睛,血丝充满着眼球,无不显示着他的兴奋。他的嘴角咧到很高的角度,左手成托物状举起,似乎想要抓住整个世界……

    “弗雷德,看!这是那个女人的子宫!是那个女人的子宫!我杀了她!她死了她死了!你不会再有孩子了!不会!永远不会!你是我的,永远是我的!”

    浑身是血的男子呆住了……

    玛丽安死了?

    “弗朗西斯你个混蛋!你干了什么?你该去下地狱!你永世不得超生!你简直跟那群纳粹没什么两样!”

    男子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用这么恶毒的词汇骂自己的亲哥哥,弗朗西斯表情呆住了,他颤抖的右手扔掉子宫,拔出一把匕首,左手粗鲁地伸进男子的口中……

    “竟然敢骂我!你竟然骂我!竟然为了那个该死的□骂我!”

    弗朗西斯拉出男子的舌头,右手的匕首毫不犹豫地割了下去……

    外面的暴雨下个不停,雷声很大,都躲在家里的人们完全不知道,有一声惨叫在一阵雷声后彻底消失了……

    第一章

    史蒂芬作为侦探,在英国伦敦破过许多要案,被称为第二福尔摩斯。他喜欢研究的,不是案子本身,而是犯罪者的心理,他发现,当他研究透犯案者的心后,案子的动机,手法等一系列都会浮出水面……

    所以,他见识过各种各样的犯罪和各种各样的心理,他们产生杀人的这种心理,并不是自己突然萌生的,而是周围像自己一样的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埋下这个种子的。也就是说被杀的人,完全是咎由自取……真正的凶手,其实就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人,他们不知情地伤害了某个人,扭曲了那人的心灵,导致自己其他人被杀,那个杀人犯,也冠上了——变态,这样的名字。

    史蒂芬不觉得他们是变态,即使叫他们变态,所谓变态这个词也不是贬义的。这是一种心理,一种医学,实际上,叫别人变态的人,其实是造成变态的幕后黑手……这样说是不是有点难以理解?举个例子吧!一个孩子从小没有朋友,人们一见他就躲,可能因为他长得不好看或者有残疾。母亲也嫌他累赘,总是不管他抛弃他,孩子从小孤独,心理扭曲。长大后杀了他的母亲,那些人们就会说“这个孩子是个杀人变态。”但是谁“制造”了这个变态,不就是常年躲着他的人们吗?

    所以史蒂芬侦探从来不会像警察似的把杀人犯关押虐待,而是用心灵温柔他们,那些杀人犯也会感动,他们也是人,也会伤心也会落泪……最后那些犯人都像亲人一样粘上史蒂芬了,他出资建造了一个看上去很像家的监狱,所有的犯人,他们都有一定心理障碍,他们生活在这个“家”里,史蒂芬也住在那里,他平等对待所有犯罪者,并收留残疾人和孤儿,一时间史蒂芬的名字扬名全英国,犯罪率也在伦敦下降了……

    这次他打算出国看看,于是史蒂芬侦探来到了法国……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错了?他真的见到了他这辈子见到的最奇怪最残忍的人……

    酒馆里的吊扇懒散地旋转着,气味有点难闻,一群群男人举着酒杯,打着扑克。看上去有点像美国电影里的场景,史蒂芬坐在一个角落里,边喝着牛奶边看着手里的资料。说真的,自己一人离开伦敦,还真怕那些人在“家”里捣乱呢……

    坐在酒桌边的男人们突然传来一阵哈哈大笑,随即在开门的声音里消失了。史蒂芬抬起头,看见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应该是本地的军人吧?刚要低下头去看资料的史蒂芬突然听到一声锁链的哗啦声,那个军人有点发怒地吼了一声:

    “进来!你这不听话的狗!”

    周围的嘈杂声都黯淡了下来,众多人看着那个军人,和他身后牵进来的“狗”。人们从安静再次变成了小声的琐碎声……史蒂芬看了一眼他所牵的“狗”,吓得险些打翻牛奶……被锁链拉住的是一个皮肤白皙的男子,他身上只穿了一个类似高开叉旗袍腰以下部分的白色衣物,也只是挡住了该挡住的地方,上身□。更让侦探惊讶的是那个男子没有左手,小臂在胳臂肘拐弯处就被切断了,右腿也是,甚至连膝盖处都被砍掉了。男子在军人的拉扯下慢慢地挪动着,可是气急的军人几乎是暴力地拉着他脖子上的项圈,男子只得用右手和左腿努力地跟上军人的进度……

    “呦!弗朗西斯!来了啊!过来一块儿喝酒!”

    有一桌子人大笑着喊军人过去,被叫做弗朗西斯的男人拉着自己的“狗”就朝桌子那边走去……

    “等等!这太惨无人道了!”

    史蒂芬不知为何地,突然站起身来吼道,看着站在那里的军人,一动不动地,用他不屑的眼神鄙视着自己。酒馆里安静下来,人们看着史蒂芬,有的是想看热闹,有的离他近了则拉拉他的衣角提醒他不要多管闲事……

    叫做弗朗西斯的男子整整衣领,上下打量了一下史蒂芬,嘴角轻蔑地吐出几个字:

    “英国绅士?”

    史蒂芬摘下他的英伦式帽子,一副彬彬有礼毫不野蛮的样子:

    “我是英国侦探史蒂芬 l 威廉姆森,不论这个人犯了什么错,你都不可以这样对他这么狠!而且他还是一个残疾人,你这样是犯罪的!”

    法国的警察都是吃什么的?这样残忍地带着一个残疾人在大街上逛,这里难道比沙皇俄国还乱吗?

    弗朗西斯军人只是轻蔑地笑了一下,不爽地朝地上吐口痰,顺便用白色的手套擦擦嘴角,和眼前的绅士完全形成反差。

    “如果我说,这个男人是被

    分卷阅读1

    - 肉肉屋

分卷阅读1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