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

变态兄长 作者:朽木布可凋夜

分卷阅读9

      变态兄长 作者:朽木布可凋夜

    分卷阅读9

    了。

    “你为什么要结婚?”

    啊?为什么要结婚?我们是男人,都要结婚的!弗雷德奇怪地看着他,而弗朗西斯的眼神突然变得牟利,语气也变得沉重起来:

    “你当初说的,最喜欢哥哥了,要嫁给哥哥做新娘子……”

    “哥哥!那时我们童言无忌!我是男的,怎么可能嫁给哥哥呢?”

    弗朗西斯扔掉箱子,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你说谎,弗雷德,当初你说过的,最喜欢我了,为了这句话,我在战场上尽力保住自己的性命,看!我身上多少弹痕,我忍着疼痛,磨练自己的意志,在枪林弹雨中,在手术台上,我都一次次从死神手里逃出来了!就是因为你当年这句话啊!”

    弗朗西斯解开军装,撕开衬衫扣子,健壮的肌肤上布满了弹孔的痕迹。弗雷德惊奇地看着男子身上的伤,咬着下唇,把头瞥向一边。

    “对不起,哥哥,我和玛丽安准备要结婚了。就算我和哥哥在一起,周围的人也不会认同我们的。我对哥哥的喜欢,不是那种喜欢……哥哥你不要误会了……”

    领子一把被揪起来,弗雷德被男人拖到了卧室,弗雷德想推开他,可是军人的力气很大,最后挣扎不成的他被弗朗西斯一把按在地上,军靴像棍棒一般地袭击上弗雷德的身体。地上的男子只是蜷缩着,禁受着男子的踢踹。

    当年温柔的哥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弗雷德捂着头,身体一阵阵地疼痛。男人一边踹,嘴里一边咒骂着:

    “我叫你去找女人!叫你去找女人!你敢结婚!你竟然敢结婚!你这个骗子!你欺骗我的感情!我叫你去!有本事你去!”

    弗朗西斯越踹越狠,最后把被踢的奄奄一息的弗雷德按在床上,一把撕开他的衣服,疯狂而野蛮地撕咬起来,弗雷德觉得他好像被撕掉了一层皮。身前的弗朗西斯粗鲁地掰开他的大腿,拿出当年弗雷德亲过的东西,毫无润滑地就干进了那从未进过的洞穴。弗雷德差点疼晕过去。他咬着嘴唇,推着弗朗西斯,身体无法控制地随着野蛮的律动而前后摇摆……

    “弗雷德!我的弗雷德!你就是我一个人的!别人连看你的权利都没有!我不该去参军!如果不去我就能完完全全地得到你!身体和心都是!我好喜欢你!弗雷德!弗雷德!”

    弗朗西斯的眼睛红得像个发疯的公牛,他的爱语倾巢而出,可是弗雷德疼痛的身体完全接受不了这份爱。在弗朗西斯最后的释放后,他毅然地推开弗朗西斯的身体,急急忙忙穿好裤子,半爬半跌地朝大门跑去……

    父母被德国人杀了,唯一的亲人只有弗朗西斯了,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哥哥!我怎么样才能让你彻彻底底放弃我?弗雷德扶着地面,再离大门还有几步之遥时,一个粗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的弗雷德,你要去哪里?”

    哥哥还没有放弃,弗雷德一转身,看件弗朗西斯拿着枪,枪口朝着自己。看样子哥哥已经不打算理性地解决问题了。

    “弗朗西斯,有本事就开枪吧!我死了也好!我告诉你,玛丽安已经怀上我的孩子了,如果你不想孩子一出生没有父亲你就开枪吧!你会上军事法庭的!我要去找玛丽安!我永远不会回来!永远!”

    现在没办法了,哥哥彻底疯了!最好离这个军人越远越好!弗雷德努力地朝大门爬去,后面一阵阵地疼痛,难受至极。突然,一只大手伸过来,拦腰抱起还在爬动的弗雷德。弗雷德就像玩偶一般地,被男人抱在怀里,轻而易举其被带进了厨房……

    “你想逃走?你还想逃走?你是不是去找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怀上你的孩子了!操!可恶的女人!弗雷德,弗雷德你只属于我!我不会让你走的!你要永远留在我身边!谁都不会得到你的!除了我!你不会有孩子,你不会有妻子!你就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弗朗西斯一脸疯癫地,恶狠狠地看着眼前的弟弟,右手拿出一把匕首。窗外的天空突然黑了,一场暴风雨即将降临整个马赛……

    第七章

    手起刀落……

    浓密的乌云遮住了原本干净的天空,一阵雷突然响起。此时的弗雷德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右腿在一片鲜红的血迹中和自己的身体分离,还有点颤动地落在厨房的地上。

    “弗朗西斯!弗朗西斯!你干什么!干什么?”

    弗雷德也说不出什么了,只是惊讶地看着男人,弗朗西斯的嘴角几乎要咧到耳根,说不上是悲伤还是兴奋。

    “叫你去找女人!叫你去碰她!叫你和她做!”

    弗朗西斯彻底发狂了,他高高地抬起匕首,切断了弗雷德的左臂。弗雷德还是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亲哥哥,剁掉自己的左手。疼痛彻底占据了大脑,弗雷德边哭边倒下了,在没彻底昏过去之前,弗雷德感觉到男人解开他的裤子,掏出自己的□,接着又是一阵疼痛……疼痛的地方太多太多了,这点已经不算什么了。

    醒来时,弗雷德感觉到身体巨大的痛,左臂,右腿和下面……厨房的地面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没有血也没有肢体。如果不是亲自经历了,感受到这疼痛,或许自己死都不会相信哥哥做了如此过分的事情吧?

    外面有一些奇怪的响声,弗雷德扭动着身体,爬到了厨房门口,他朝门缝往外看去,弗朗西斯正站在那里干什么,背朝自己,完全看不见……

    “咯吱咯吱……”

    弗朗西斯把身体转了点角度,弗雷德看见他嘴角的血色,和正在嚼动的下巴,还有他手里拿着的……自己的剩下不多的左手……

    “啊!!!”

    弗雷德也不想叫,可是已经反应不过来了。他颤抖着身体,看着自己的亲哥哥,正满目凶光地吃自己的左手。弗朗西斯把身体完全转过来,满脸的兴奋:

    “弗雷德,我的弗雷德!我们和为一体了,我们合二为一了!你是我的,永远是我的!无论身体还是灵魂,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谁都抢不走!弗雷德!我的弟弟!”

    弗雷德想直接一头撞死,可是玛丽安还在等着自己,即使自己成了残疾,他也不会让玛丽安成为别人的妻子!因为没人会接受一个被纳粹污染过的女人。

    突然打闪了,闪电闪过的一瞬间,弗雷德看见哥哥拿着自己左手,眼睛瞪得死大,嘴角有鲜红的血液……闪电过后就是雷声,在打雷的时候,弗雷德把头低下去了,军人朝地上吐口痰,嘴里说了什么地离开家,关门的声音被雷声淹没了……

    缓和了十分钟,弗雷德看了看自己的左臂,上面绑着绷带,还有血从下面渗出来。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弗雷德用右手打开厨房门,用他的右臂和左腿努力地爬出来

    分卷阅读9

    - 肉肉屋

分卷阅读9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