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变态兄长 作者:朽木布可凋夜

分卷阅读10

      变态兄长 作者:朽木布可凋夜

    分卷阅读10

    。但是被切断的地方还是容易被碰到,疼痛难忍。弗雷德出来后想把身体完全贴地,可是下面也很痛……哥哥过分到要命了!

    一个奇怪的念头从脑中蹦出——弗朗西斯去哪里了?面对他无尽的爱语,和对自己独占欲极强的样子来看。他会不会去找玛丽安了?

    天啊!绝对不可以!弗雷德不顾身体的疼痛,硬是拖着自己往门边爬去,此时的门突然打开了,弗朗西斯就站在门口,雨水打湿了他的衣服,一阵闪电过后,弗雷德看见了他撒旦一般的脸,嘴角高翘着,一脸的兴奋……弗朗西斯走进了家门,他的军装上有着雨水都洗不净的鲜血,肩章上上尉的军衔在不断地颤抖……军人右手拿着一个血红色的东西,实在是看不清楚,但是血味很浓……弗朗西斯把右手拿着的东西显摆似的伸到了弗雷德眼前,右手也在兴奋地颤抖着。

    “弗雷德,弗雷德,弗雷德!看!这是那个女人的子宫!是那个女人的子宫!我杀了她!她死了她死了!你不会再有孩子了!不会!永远不会!你是我的,永远是我的!”

    弗朗西斯满身的血腥味,他发疯一般地笑着,身体兴奋地颤抖着。他就像下到人间的死神,像活着的希特勒。弗雷德怒气冲脑,他真希望他从来就没有这样一个哥哥过!

    “弗朗西斯你个混蛋!你干了什么?你该去下地狱!你永世不得超生!你简直跟那群纳粹没什么两样!”

    弗朗西斯的笑声突然停止了,他张着血盆大口地俯视着趴在地上的弗雷德,气愤地扔掉了子宫,转而抽出一把匕首。弗朗西斯眼睛的眼白部分完完全全地被血充满了,他戴着白手套的左手粗鲁地掰开弗雷德的嘴,手指伸进他的口中,灵活地抓住那乱动的舌头,像拉面团一样地把弗雷德的舌头拉了出来……

    “竟然敢骂我!你竟然骂我!竟然为了那个该死的□骂我!”

    匕首迅速而毫无感情地砍下,弗雷德瞪大眼睛地看着血从嘴里溅出,红色的舌头也从嘴里取出,在新一轮的疼痛中,弗雷德翻着白眼地昏倒过去。

    等再次醒来时,弗雷德总觉得眼前的东西非常不立体,无论是天花板,还是站在桌子那边的弗朗西斯……想摸摸左眼变成什么样了,却发现左手已经没了,想抬起右手,可是身体毫无力气,想说话,可是嘴里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站在桌子边上的弗朗西斯,看着放在桌子上的眼球和舌头,使劲深呼吸一下,把它们都塞进嘴里,嚼了两下后抄起桌子上的水就灌了进去。表情看着痛苦极了……弗雷德被这场面刺激得一阵恶心,歪过头就干呕起来,可是吐出来的都是一些草药。

    “弗雷德,你醒了?这些药草是止血的,我现在帮你弄出来……”

    弗朗西斯轻柔地抱起弗雷德,右手安抚似的抚摸着弗雷德的头发,摘下手套就把手伸到弗雷德嘴里去清除草药,动作认真而轻柔。在清除得差不多时,弗雷德突然咬住了嘴里的手指,力道很重,想把弗朗西斯的手指头咬下来。

    “弗雷德,我可爱的弗雷德,你要生气就咬吧。哥哥不怕疼,你心里肯定有很多怨气吧?尽情地咬我吧!”

    可是弗雷德力气不够,没一会儿就瘫下来了,他狠狠地喘气,朝弗朗西斯骂着“你个混蛋……”,可是嘴里出来的都是咿呀声。弗雷德扭动着残疾的身体,表情痛苦而无望。可是弗朗西斯却是一脸温柔地,抱着弗雷德,就像抱着心爱的玩具。

    弗雷德因为□被砍去一半,前端结痂,无法排尿。弗朗西斯就用烫好的针,在前端扎出一个小眼儿。对于弗雷德来说,排尿和精射都是十分痛苦的,疼痛难忍。他好恨哥哥,也恨自己,从小除了哥哥,没人再对他好了,甚至父母也是同样!可是现在,连哥哥都……都这样对待自己……

    弗朗西斯在弗雷德脖子上拴了个项圈,这是贵妇人家养宠物时给狗戴的东西。弗朗西斯就这样牵着弗雷德,在马赛的大街上肆无忌惮地走着。刚开始有人说着弗朗西斯的残忍,但之后那些人就无缘无故地被打了,之后没人再敢说他,尤其在军队把弗朗西斯升为少校之后……

    在街上,弗朗西斯辱骂并踢打弗雷德,说着难听的话。周围没一个人管,一是怕弗朗西斯这个人,二是他们跟弗雷德这个弱小的男子交情没这么深……渐渐地,弗朗西斯越来越过分,带着残疾的弗雷德去各种场合,展示他的强大,如果单纯是这样就好了……

    因为回到家后,弗朗西斯的态度真是温柔到能腻死人……

    那表情那动作那无微不至的照顾,就跟十几年前,打跑欺负自己的人们的那个“哥哥”几乎一样。弗朗西斯,你究竟想怎样,辱骂就辱骂,温柔就温柔!这样子算什么?弗雷德虽然不解,但是他还是在默默地忍受着,在外面哥哥的虐打和众人爱莫能助的眼神。回家之后,在弗朗西斯给自己上药时,把所有的委屈释放出来,朝着哥哥尽情地撒娇。弗朗西斯在家从不施暴,他默默地,尽心地照顾弗雷德,满嘴都是自私甜蜜而肉麻的爱语……

    身后的军人把“枪”里的“子弹”全部灌入弗雷德的身体里,激烈地颤抖两下。他依然恶狠狠地看着完全没有力气的弗雷德,军靴继续踹了下去。

    屋里依然传出弗雷德求助的大叫,史蒂芬站在门外,心都碎了。

    “求你们,放过他们吧!不要判处弗朗西斯死刑好不好!”

    看着史蒂芬求助般的眼神,大家只是摇头:

    “弗朗西斯杀了玛丽安,他必须死……”

    史蒂芬捂着胸口,为什么偏偏现在发生这种事呢?屋子里的叫声消失了,大家在外面默默地等着,史蒂芬也在静等着,过了两个小时,里面还是没有动静。史蒂芬觉得不对劲,侦探的直觉告诉他,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顾别人的拦阻,硬是冲进了弗朗西斯兄弟家的房门。看见史蒂芬冲进去了,众多警察也破罐子破摔地鱼贯而入。

    屋子里弥漫着血腥味儿……

    史蒂芬冲进卧室,看见满地的鲜血,弗朗西斯和弗雷德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弗雷德胸腔已经被打开,众多新警察看见之后捂着嘴就要吐。弗朗西斯嘴角还留着血液和一些奇怪颜色的液体。但奇怪的是,两个人的表情,都是那么祥和,那么不惊。两个人甚至手拉着手,白色的手套和苍白的手都是十指相扣的……

    史蒂芬觉得脑子一片缺氧,靠在门框上很久没有缓过来……

    尾声

    靠在椅子上,史蒂芬按着额头,这件事,算是结束了吧?正如他和众多警察亲眼所见的,兄弟两个人死了……也许害死两人的,正是侦探自己……

    可是为什么两个人的表

    分卷阅读10

    - 肉肉屋

分卷阅读10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