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

变态兄长 作者:朽木布可凋夜

分卷阅读13

      变态兄长 作者:朽木布可凋夜

    分卷阅读13

    弗朗西斯太可怕了!

    来到一个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处,那里有警察,他们看见弗朗西斯牵着弗雷德,也不敢说什么。毕竟这人是上尉,凶狠度从小时候就有了名气。弄不好会比伐木工或者弗雷德这样伤的更重……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弗朗西斯一脸午后茶后的轻松表情,戏谑地看着警察们,警察也不敢怠慢地,鞠了一躬后恭敬地说:

    “啊,弗朗西斯上尉,是这样的,我们发现玛丽安杰利小姐的尸体在这里,肚子被剖开,死的很惨……”

    什么?玛丽安?对了!昨天弗朗西斯就是拿着玛丽安的子宫……你这个杀人犯!凶手!你是凶手!凶手!

    “啊……咿呀……呀呀……啊……(你是杀人凶手!混蛋!)”

    弗雷德没了舌头,发出的声音含糊不清。弗朗西斯突然一脚踢倒了弗雷德,右脚踩上他的喉咙。弗雷德眼睛翻白,声音一下子没了……

    被拖拽到某处,弗雷德听见了弗朗西斯甜腻的声音:

    “这位美丽的夫人,可否借你的马车一用?”

    弗雷德微微睁开右眼,看见的是那个以驾驶马车为副业的胖阿姨,她儿子就是当年欺负自己的大孩子之一。而现在这个又丑又胖的女人,正花痴地看着帅气的弗朗西斯哥哥,叫她美丽的夫人……

    “当然可以,上尉,这是我的荣幸……”

    胖女人立即牵出马,马拉着车,正凛然地靠在路边。弗朗西斯把弗雷德的锁链拴在马车的后面,一个帅气地动作就跃上了马车。

    “夫人,请快些,我有急事要回去……”

    胖女人不管车后还系着一个人,只是痴痴地看着上尉,心花怒放地驱赶着马车。马车在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奔回了兄弟两人的家。

    哥哥……哥哥已经不是当年的哥哥了,他杀了玛丽安,砍伤了我,对丑女人这么殷勤,在公共场合虐打我,还用马车拖着我回家……哥哥……他不喜欢我了,他不喜欢我!他这么恨我,呜呜……呜呜……

    弗雷德感觉身后疼得如同着火般,眼泪如决堤而出,左眼处疼得要命。弗雷德只是颤抖着身体,感觉着一个熟悉的怀抱把他抱起来,接着身体腾空地被带走。直到熟悉的门咔嚓一声关上……

    “弗雷德,你左眼流血了……”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弗雷德微微抬起眼皮,军官的手帕正擦自己的左脸,上面殷出的红色血迹醒目不已,右脸也被擦了,那里是眼泪。

    “弗雷德,疼坏了吧?我给你上药,来,别哭。我才不会对那老女人感兴趣呢,她儿子当初欺负你我还没找她算帐呢!弗雷德,我可爱的弗雷德,我最爱的弗雷德……”

    天啊!这个是刚才冷酷无情的哥哥吗?弗朗西斯突然变得跟小时候似的,宠溺弗雷德宠到肉麻的地步,嘴里说着安慰的话语,把他放在椅子上,认真地收拾被尿了的床单,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弗雷德放在床上,用药膏轻柔地涂抹在弗雷德受伤的后背上。弗朗西斯语气温柔,眼神也很温柔,表情就像看着自己的恋人一般。骗人的,这是骗人的!

    弗雷德大叫着推搡着弗朗西斯,军人只是抱着他,任他捶,默默地,既没有打他也没有骂他,和外面的样子截然相反……就好像小时候的弗朗西斯,站在他身前保护受欺负的弗雷德的哥哥。

    “弗雷德,别哭了,又流血了,哥哥都心疼了……”

    手擦拭着弗雷德的脸,被抱得死紧的弗雷德自暴自弃地想,算了,既然哥哥现在这么温柔,就先享受这份温存吧,指不定什么时候哥哥又会变得残忍粗暴,到那时肯定也无法反抗的。这样想着,弗雷德默默地把头埋进了弗朗西斯的颈窝里……

    番外1-残疾日记 章二

    番外1-残疾日记章二

    弗朗西斯被升为了上校,在马赛也有了一个大的住房……

    看着军衔有了变化的肩章,弗雷德默默无语,为什么这样的人,还会被升官?

    弗雷德穿着屁帘一样的布,连衣服都算不上,上身裸着,瘀青和鞭笞痕迹都清晰可见。弗朗西斯右手提着一个大箱子,左手依旧拉着那链子,使劲催促着跟马一样爬着拉车的弗雷德,家里的东西都要搬进去。可怜的弗雷德穿的稀少,残疾的他只能用两个肢体费力地挪动着,还要拉着放了那么多箱子的车。一路上的人窃窃私语,没人敢帮他,弗朗西斯少校抡起鞭子“啪——”地打在弗雷德身上,一道暗红色的印记清晰地出现在后背上。

    “快点!臭狗!”

    弗雷德咬着嘴唇地,费力拉着车走着,前面风光的弗朗西斯,和路过的军人们和少女们打招呼,连余光都不会瞥向弗雷德……这路虽然不长但很颠簸,尤其快到小花园时还有一个上坡路,弗雷德看着这上坡,心情低到极点。

    “笨狗!什么都不会干,最后还得我想办法!”

    弗朗西斯少校猛地揪起手中的锁链,链子拉着弗雷德的项圈,于是弗雷德就在男人的揪拽下搓着地面地走过了上坡路,等过了上坡,弗雷德都快被项圈勒到窒息了,拉着车的腰部和项圈之间的上身几乎快要断掉。男人松开手,一个鞭子又打在身上。

    “快走,马上就到家了……”

    汪着眼泪的右眼不敢掉眼泪,左眼却无可抑制地落下了血泪,一滴滴地洒在路上,撒了一地……终于到了新家,弗雷德累得倒在软绵绵的草地上就不动了。这个宅院很美,外面有个小花园,还种着一些小灌木。弗雷德不想再爬起来了,即使待会儿再怎么鞭打他也没有力气了……

    弗朗西斯没有打他,而是抱起了弗雷德,走进新家里,轻缓地放在新床上,用布擦干血泪,拿出药膏就在弗雷德身上抹起来……

    “咿咿……呀……啊咿?(外面的东西不看着没关系吗?)”

    弗雷德小声地问,他知道一进家,弗朗西斯就会变得温柔疼人。

    “都丢了没关系,只要你还在……”

    弗朗西斯煽情地亲吻了弗雷德的肩膀,可是弗雷德完全不领情——自己辛辛苦苦累得半死地拖回这么多东西,你说丢了就丢了……杀死玛丽安的凶手,我不会原谅你!弗雷德把脸埋进枕头里,不再看弗朗西斯了,擦完药的军官给弗雷德盖好后就默默地离开了……

    新家被布置好了,跟原来的格局完全不一样,这个屋子很美,阳光温馨地透过来,照亮了家里明亮的木地板。看着阳光洒在自己的断臂上,前面被砍的地方已经缩成一个菊花的形状,弗雷德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弗朗西斯少校的军靴踏着好听的节奏进了卧室,看着发呆的弗雷德,走过来抚着他的头发,笑得跟阳光一样灿烂:

    “吃点东西吧……

    分卷阅读13

    - 肉肉屋

分卷阅读13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