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驴的乱伦人生(06)

毛驴的乱伦人生 作者:zhaowulingwa

毛驴的乱伦人生(06)

      毛驴的乱伦人生 作者:zhaowulingwa

    毛驴的乱伦人生(06)

    毛驴的乱伦人生 作者:zhaowulingwa

    毛驴的乱伦人生(06)

    作者:zhaowulingwa

    字数:4368

    第六章

    忽然,吕阳隐隐的觉得下面有了另一种感觉,还是火热却多了些湿润。睁开

    眼,见柳姨埋头张口,竟把自己的粗大的鬼头整个的含进了嘴里。「啊,姨,脏,

    尿尿的东西。」吕阳想去阻挡,几缕乱发从她额头披散下来,纷乱的轻轻扎着在

    吕阳的肚子,有些痒,想伸手去拂,却又被这种更强烈的感觉弄得霎时间便有气

    无力得瘫在了床边上。

    柳姨大口吞吸着他,他颤栗着几乎要晕过去,感觉从身体的最深处,有一股

    力量推动着什么,一点一点的往上涌,带动着他的身体,痉挛着几乎蜷缩在一起。

    吕阳只好大口的喘气,看着下面的东西在柳姨红润的唇间抽动。那股力量却越来

    越猛烈地涌上来,他压抑着想克制,却又有心无力,只好任由它澎湃着升腾,突

    然叫出了声:「尿……尿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霎时到了顶点,他觉得自己

    的血几乎涌到了头,哎哎叫着,感觉自己身体里一股股的火像突然找到了宣泄的

    口子,溃堤般从肿胀的马眼里喷射出来。他本想从柳姨嘴里拔出来,却被柳姨忽

    然环抱住了屁股,想拔也拔不出来了。

    尿到了柳姨嘴里!吕阳吓坏了,一时的手足无措,涨红着脸嗫呆呆的发愣,

    胸脯呼哧呼哧的起伏。

    柳姨看他抑制不住的射出来,连忙把嘴巴长大了一点,给吕阳一个宽松的环

    境,一只手抓住在那偌大粗壮的阳具前后捋动,只是更加温柔了些。

    吕阳射出的东西很多,又很猛烈,像出膛的炮弹怒射进柳姨喉咙的深处,她

    措不及防差点呛住,忍不住的咳了几下,看吕阳稚嫩的脸颊张慌得样子,柳凤儿

    抿嘴笑了,真是个好后生,处男的东西就是好,浓厚粘滑,含在嘴里热热的犹如

    粘稠的糖稀。

    吕阳此刻有些忐忑不安,尿在了姨的嘴里,这下麻烦了,也不知道姨会不会

    着恼,不过看姨的神色似乎并没有生气,闭着个嘴还在笑滋滋的看着他,于是心

    稍安了些,却还在砰砰的跳。该咋说咋说,刚才尿出的那一下,还真是舒服。

    那种从里往外的舒适是吕阳从来没体会过的,他形容不出那应该是一种什么

    滋味,但那种滋味却让他憋屈着的那股火一下子燎没了。「儿子,舒服么?」柳

    姨缓缓的咽下口里的浓液,伸出舌尖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角,柔声地问他。

    吕阳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小声的嗯了一声。柳姨看他羞涩腼腆得样子,越发

    喜欢,情不自禁的又亲了一下他慢慢萎缩下去的阳具,然后爬过来,让吕阳上了

    炕,躺在大黄的身旁,她搂抱上吕阳,两个大奶子圆滚滚地挤压在他的胸前,颤

    颤微微又让吕阳有点眼花缭乱,下意识地躲了一下,却被柳姨抱得更紧柳姨疼爱的抱着吕阳,啪,湿漉漉的亲了一口,甜腻腻的声音喷着热呼呼的

    口气凑在吕阳耳边:「让姨也舒服舒服?」

    「嗯。」

    柳凤儿轻笑了一下,又起身跪在炕上,突然想起了什么,往窗外看了一眼,

    急慌慌的披上褂子趿拉着鞋往外跑,「我的娘唉,连门都没插。」

    柳凤儿随便穿了件衣服跑到院子里插上门闩,又拉了拉确认没有问题,这才

    转身回屋,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

    柳凤儿进屋也顾不上许多,三下五除二又重新脱去衣服,上去压在了吕阳身

    上。第一次和女人身贴身肉挨肉的搂在一起,那种柔软丰满的感觉来的格外强烈,

    吕阳感到下面的东西一下子又被叫醒,忽忽悠悠的便有些抬头。柳凤儿也感觉到

    了他下面的膨胀,忽然狐媚地白了他一眼,道:「小瘪犊子玩意儿,就是年轻。」

    说着她弯腰退后,就把他那半软不硬的东西吞咽了下去,就这样柳凤儿吞咽

    了一阵,身体也变得躁动不堪了,像是一股邪火开始燃烧,她又重新爬上来,一

    把抓住傻愣愣的吕阳的手就按在了自己胸脯子上。

    吕阳这时才活泛了一些,感受着手上的温度与柔软滑腻,心中澎湃不已。柳

    姨的奶子真好,比妈妈的也不小,软软的腻腻的,捏在手里松软得像发糕。

    「儿,吃两口。」柳凤儿轻声说道。

    吕阳也不说话,猛地扑上去,张开嘴巴就嘬了上去,另一只手也不闲着,仍

    旧攥着另一个乳房使劲地揉搓着,柳凤儿的奶头饱满圆润,含在嘴里像熟透了的

    葡萄,甜腻柔滑。他用舌头顶一下,便能感受到那葡萄微微的颤抖,每次顶一下,

    柳姨的身子就跟着抖动一下,嘴里便跟着哼上一下。

    「阳阳,姨好吗?」

    「好,」

    「那也该让姨舒服舒服了。」

    她探起身子,抬腿跨在了吕阳身上,用湿漉漉的下身在吕阳两颗小葡萄干似

    的奶头上蹭了蹭,又蹲了起来,扒开了毛茸茸地腿缝让吕阳看。

    其实不用柳姨说,吕阳的眼睛早就怔怔的盯住了那儿。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

    距离的看女人的下身,兴奋地心几乎跳出了嗓子眼,眼睛瞪得大大的,恨不得要

    跳出来。

    两条白皙丰腴的大腿分得开开的,像按在案板上的蛤蟆一样的撇着,露出中

    间黑乎乎乱糟糟的一丛毛,密密麻麻的毛丛中,晶莹湿润的两片肉耷拉下来,黑

    黢黢的微微的张开,里面粉红色布满褶皱的洞口,像张嘴一样咧着,嘴边还泛着

    些白沫,那是大黄射里面的,柳姨刚才起身插门时流出来的柳姨见吕阳瞪大了眼睛微张着嘴巴,便蹲着往他脸边凑了凑,问:「好看么?」

    「……好看。」

    柳姨跪下去,把自己的下身恰好放在吕阳的嘴边,压下身子,用两手扒开,

    说:「帮姨舔舔。」吕阳刚才看见过大黄伸着很长的狗舌头认真的舔舐,忙伸出

    舌头,学着大黄的样儿颤抖着伸向柳姨热乎乎的地方,沾了一下,吧嗒一下滋味

    儿,有些骚气。

    「好吃么?」

    吕阳一时没反应过来,问:「……什么?」

    「姨的屄,好吃么?」

    「好吃。」

    「好吃就让儿子吃个够。」柳姨笑着,又压了压身子,把一个湿漉漉冒着热

    气的小屄放在了吕阳的嘴上,还上下的磨了磨,弄得他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急

    忙撑开了条缝儿。

    让吕阳笨拙的舌头扫弄了一会儿,柳姨那里更加的泛滥,黏糊糊的东西沾满

    了他的脸颊,变得滑顺流畅。柳姨研磨的越发自如,在他稚嫩的脸上左蹭右蹭,

    犹如沾满了酱汁的刷子涂了他满脸,又意犹未尽的掉转身子,撅着个磨盘似的屁

    股,把吕阳翘起来的阳具放进嘴里,吸溜吸溜的吞吸。

    这一次吕阳忍耐的时间似乎长了一些,怒涨着在柳姨嘴里进出了好半天,那

    种感觉仍然抑制不住的涌动,却总似乎还差那么一点。「想进去么?」柳姨媚笑

    着转过头来道。

    「嗯。」

    柳姨起身掉了个头,重又横跨在吕阳身上,手摸下去捏住了他偌大的阳具,

    到底是童蛋子,昂扬着在稀疏的阴毛中挺立着,像一门机动待发的钢炮,颜色却

    嫩得可人儿爱。

    柳姨小心翼翼的把它往自己屄里放,屁股也顺势的向下一点一点的沉,眼看

    着缓缓的往里钻,火热滚烫得充实,让柳姨不由得舒服的哼了一声,身子一僵,

    便迫不及待地整个吞了下去,像了却了一桩心事般轻松却又有些兴奋地喘息。

    狗的物件就是跟人的没法比,还是人的物件好。柳凤儿不由的叹息。

    回想起她男人刚死了那会儿,柳凤儿的日子就难熬了,特别是晚上,冰冷的

    被窝咋睡也热乎不起来。整铺的大炕空旷的让她心悸,烙饼似的翻过来倒过去的,

    就是睡不着那股邪火从心里慢慢地漾出来,呼啦啦地一会儿功夫就燎遍了全身,烧得奶

    子鼓涨着要蹦出来,烧得大腿根湿漉漉得粘成了一片。

    把个柳凤儿煎熬得没了个人形,两手胡乱得在身子上揉搓,在下面掏沟似地

    捅咕,解得了一时却解不了一世。

    那股火刚给撒出去,可眼瞅着又漫出来,只好再揉搓一遍,翻来覆去地一夜

    就这么折腾了过去,好不客易迷迷糊糊地将睡未睡,院里天杀的鸡便鸣了起来。

    这样儿的日子对柳凤儿来说真是度日如年,本来挺俏丽的一个小媳妇愣是成

    了形销骨立的模样。村里的人见了,还都以为她想死了的男人想的。

    那是个大地回春的日子,柳凤儿的春意也愈发的荡漾,大白天的闲下来也没

    来由的胡思乱想。

    在地里干着活,汗水和下身淌出的骚水儿混在一起,裤裆里总是潮乎乎的,

    垫上的几层绵带子,一会儿功夫也浸得精湿。

    正好大黄也养了一年多了,正是精强力壮的时候,就像现在胯下的这个小伙

    子一样,它像是闻着味儿似的扑过来在她的腿根上摩擦啊摩擦的,伸着舌头隔着

    裤子舔啊舔闻啊闻,一会儿工夫,那黄狗红润的狗鞭就伸了出来,不住地对着她

    的小腿拱啊拱的。她忽然有了那么一个奇怪的念头,这也是一条大公狗,那物件

    不比她死去男人的小,要不是用它试试?她抬头看周围地里没有人,就拽着大黄

    去了低头的荆棘地里……这一发不可收拾,十来年过去了,她从来没有找过一个

    男人,全都是跟大黄相依为命。而大黄也投桃报李,对她保护的那叫一个体贴。

    但凡有哪些污浪混鬼半夜过来叫门子翻墙头,大黄都第一个冲上去,不是咬裤裆

    就是咬屁股,下口那个猛啊,三下两下就在村里出了名了。她既保留了名声又享

    受了鱼水之欢,越发地爱恋起大黄了,从此有了好吃的就惦记着大黄,冷了就拉

    上炕上,热了就扇上扇子,寂寞了还要对着大黄诉苦聊天。大黄其实早就成了她

    的另一半了。

    可是今天碰到了这么个活物件,真正的活宝贝。她一下迷失迷离了,大黄再

    好终究是条狗,她再把它当做伴侣也解不了那份人的感情。

    她一边耸动着舒服地迷糊着一边胡乱想着。

    吕阳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阳物被柳姨塞进了身体,立刻便被一种炽热包裹住,

    身子舒服的一挺一挺配合着柳姨的律动,心差点没跳出来两片肉夹着那里,每出来一次泛起的白浆便涂满了肿胀粗壮的阳物,慢慢地

    集成一股缓缓的流下来,却又形成一条条的粘丝,透过两人身体的缝隙,在午后

    阳光的映射下,光闪闪的像七彩的金线。

    「儿子,舒服么?」柳姨又再问。

    「……舒服。」

    「知道我们在干啥?」柳凤儿有心挑逗。

    吕阳疑惑的的看了柳姨一眼,不知道怎么回答。「说啊?在干啥?」

    「连蛋?」吕阳今天上午刚看了一场双狗大战,二嘎子说那叫狗连蛋。

    柳姨格格的浪笑道:「傻小子,你是骂自己还是骂你姨呢。」

    下身一阵强似一阵的快感涌上来,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喘着又说:「儿子

    ……这就是肏屄……懂不?」

    吕阳红着脸蛋儿点点头。

    「说啊……儿子,说……肏屄。」

    吕阳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要不是柳姨哼哼着说话,几乎又要尿了出来。看

    柳姨迭声地催促,嘴里磕磕绊绊的却有些说不出口。

    柳凤儿看身下的嫩瓜蛋子羞涩惶恐又有些兴奋的样子,越发来了兴致,本不

    想过多的挑逗吕阳的,陡然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来,这种感觉霎时烧得她几乎意

    乱神迷,身子不由得更疯狂地耸动起来,胸前丰满腴硕的两个奶子也随着身体的

    起伏,像牲口背上没有捆好的面口袋,忽忽悠悠的晃动。

    「儿子……在跟姨肏屄……知道么?」柳凤儿涌动的痴狂,叫的也大声,

    「……嗯,知道」

    「儿子,叫妈妈,今天姨要做你的亲娘。」

    吕阳一听要让叫妈妈,忽然也血脉喷张,身下的阳具又粗大了一圈。

    柳凤儿明显感觉到了吕阳的异样,更加兴奋地逼迫道:「快,儿子,叫你柳

    姨妈妈。」

    「妈妈,妈妈」吕阳终于突破羞涩,张口喊起来。

    柳凤儿被自己的话逗弄得更加骚浪,屁股砸夯似的「啪啪」的一下一下地起

    落,那股劲一股股的冒上来,攀爬着就要顶到了头,就像头脱缰了的野马不管不

    顾地猛冲。

    「儿子啊,你是个毛驴,儿子啊,叫妈妈啊。」她已经快到了顶点。

    「妈妈,妈妈,我的亲妈妈。」吕阳此刻满脑子狂乱,只感觉喊着妈妈时快

    感来的更强烈,此刻已经突破了那道伦理的思想障碍,一迭声地喊着妈妈。

    她已经感觉到吕阳颤抖着喷射了出来,却仍没有停住,口里大声地吼叫着:

    「叫驴,儿子,你是大叫驴。」,她的身体也更加疯狂地颠簸跳跃。终于,所有

    的欲望在狂乱疯迷的嘶叫中,宣泄地从身体里涌出来,柳姨颤抖着绷直了身子,

    抖动,抖动,抖动,忽然静止,又轰然倒下,犹如全身的骨头被瞬间抽走,软软

    的无力的趴在了吕阳羸弱的身体上,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好久,才呢喃着说了句:

    「阳阳……你真是叫驴转世么……舒服死姨了……」慵慵懒懒的竟带了丝哭腔。

    【未完待续】

    毛驴的乱伦人生(06)

    -

    毛驴的乱伦人生(06)

    - 肉肉屋

毛驴的乱伦人生(06)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