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驴的乱伦人生(10)

毛驴的乱伦人生 作者:zhaowulingwa

毛驴的乱伦人生(10)

      毛驴的乱伦人生 作者:zhaowulingwa

    毛驴的乱伦人生(10)

    毛驴的乱伦人生 作者:zhaowulingwa

    毛驴的乱伦人生(10)

    作者:zhaowulingwa

    字数:7768

    第十章

    一到家里吕阳就开始喊起来:「我弄的野味,野兔和鸭蛋。」

    说着把野兔递给了爸爸,拿着鸭蛋进入厨房,给了正在做饭的妈妈:「妈,

    我姐姐不是病了吗,我弄了些野鸭蛋,给她补补吧。」

    「哟,你这小兔崽子,怎么这么疼人了现在?」王雪琴提溜起来那一袋子的

    野鸭蛋看有大几十颗,「你不去上学一下午就干这事儿去了啊。」

    「妈,我的学业什么时候让你们操心过?」吕阳怕妈妈说她,故意先安了下

    妈妈的心,接着道:「我这次是跟三蛋和三蛋的爷爷出去打猎了。这次收获太大

    了,弄了两只野兔,三蛋子都没有要,把野兔和鸭蛋都给了我,三蛋爷爷打下一

    头野猪。」

    「啊?你个小兔崽子,野猪都让你们打下来了?危险不?」王雪琴紧张地问

    道。

    「不,不危险。」吕阳怕妈妈生气,赶紧说不危险。其实猎杀野猪那段挺危

    险的,要不是他一脚上去,那野猪估计能把唐古生那老头儿给咬死。

    「妈,分一半给柳姨。」吕阳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哟,小兔崽子,怎么总是惦记着你家丈母娘啊。」王雪琴半笑不笑地看了

    儿子一眼。

    「不是的妈,大黄出大力了,现在大黄脖子上还挂着彩呢。」吕阳焦急地说

    道。

    「去吧,去吧,妈妈逗你呢,咱家哪次有好吃的没给她们娘俩呢?」王雪琴

    迅速地捡出半框子鸭蛋,递给了吕阳。

    吕阳提起半框子鸭蛋走到院子里,说话间,吕更民已经剥掉一只野兔的皮来,

    正在用麦秸塞了野兔皮挂在院子里的大树叉子上。吕阳提起新剥好的野兔说去柳

    姨家了。吕更民头也不回,已经在那挂着。

    刚出了大街门,就听见村里喇叭筒里喊道:「乡亲们,社员同志们,咱们屯

    子唐古生家里打下一头大野猪,正是那头糟蹋咱村粮食的大野猪,现在唐老爷子

    邀请全屯子的老少爷们儿们过去吃杀猪菜。」喇叭筒子里喊的正是村主任周铁生。

    听见晚上可以热闹了,吕阳兴奋地嗷地叫了一声,一蹦一跳的去了隔壁柳姨

    家。大黄早摇着尾巴出来迎接了。看着大黄脖子里已经包扎了的伤口,绷带缠的

    细致柔和,吕阳知道是柳姨包扎的,只有她的手那么巧,心思那么细。

    「姨,看我给你带来什么好吃的了。」吕阳站在院子里就喊。

    柳莉莉早听见大黄叫声了,一蹦三跳来到院子里迎接,接过吕阳手里的框子

    一看是野鸭蛋,高兴地欢呼道:「有野鸭蛋吃喽,今年一冬天还没吃过呢。」又

    提了野兔,兴冲冲朝厨房跑了。

    柳姨在厨房正准备晚饭,看吕阳来了,扭头质问道:「你小子怎么弄的,竟

    然让大黄受伤了。」

    看柳姨俏眉横怒,吕阳也有些担心,他知道大黄在柳姨心目中的位置,毕竟

    有十来年的感情在里面,那不仅仅是人和宠物的感情,还有一份爱情在里面。

    「姨,大黄也是为了保护我,我们俩亲如兄弟的啊。」吕阳挤了一下眼睛,

    撒娇道:「姨妈,我也很重要啊。」说着抓起柳凤儿的手来回晃悠「好了好了饶恕你了。」柳凤儿手指在他额头上点了一下:「我是怕你打猎

    危险,所以才生气的。」

    「嗯,嗯,儿子知道姨妈疼爱儿子。」趁着柳莉莉不在,吕阳上前亲了柳凤

    儿一口。

    「呸。」柳凤儿啐了一口,「没个正形儿,去去去。」一边往外推着吕阳一

    边看闺女在干啥,柳莉莉已经回了屋,这才放心了,看吕阳往外走,趁机上前又

    抓住吕阳的手一捏,道:「待会儿过来吧。」

    吕阳点点头,眼里冒着绿光。

    吕阳跑回自己家里,去了卧室,看见姐姐正趴着在炕上看书写作业,看灯泡

    昏暗,就点了一根蜡烛放在床头,道:「姐姐,多点一支蜡烛吧,别把眼睛看坏

    了。」

    「别点了,省俭点吧,看妈妈生气。」姐姐既心暖又怕父母责怪。

    「没事的,妈妈来了我去说。」吕阳拍拍胸脯,突然凑到姐姐面前轻声说:

    「我去外面捡了很多野鸭蛋,今晚做熟了给你补补,还有野兔呢,炖好了你多吃。」

    吕贞贞俏脸一红,道:「你咋不上学呢?姐姐没事的。」

    「我的学业你还不知道?全校第一名,半天不学他们也赶不上我的。」吕阳

    站起来朝窗外看了看,发现父母都在忙碌晚餐,趁机把手伸入她的被窝,在她乳

    房上揉搓着。

    「弟弟,别,人家受不了了。」吕贞贞绯红了脸蛋,又有些把持不住了,可

    是新瓜初破,身体确实吃不消。「让姐姐休息几日好吗?你弄了一夜,姐真的害

    怕了。」

    听姐姐这么说,吕阳才停了手,但还是忍不住,又偷偷的掏出半硬不硬的阳

    物在姐姐脸上拍打着,「含进去吧。」

    吕贞贞二话没说,这个还是办得到的,张开樱桃小口含了进去,也是吕阳的

    东西太大,把她口全部撑开才进去个龟头,她嘴里就像生吞了一颗鸡蛋一样,憋

    得实在难受,只能用舌头来回舔舐着弟弟的马眼。

    「唔,呲。」爽的吕阳一阵阵的感叹。

    忽地院子里三蛋来了:「毛驴哥哥。」

    吕阳一听赶紧拔出阳具就往裤腰带里塞。

    「毛驴毛驴的,你们怎么净瞎叫我儿子啊。」王雪琴听见喊声从厨房出来了。

    「王姨,叫秃噜嘴了,是吕阳哥哥。」三蛋捂着嘴巴,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

    「去吧,在屋里呢。」王雪琴指了一指。突然又扭头问道:「你家晚上吃杀

    猪菜?」

    「是的,姨,记得去哦,我妈说了,给你在屋里单准备着。」

    「哦,好啊,到时一定光临。」王雪琴笑道。

    吕阳从屋里出来,看三蛋子换了一身干净衣服,他也回屋找了一身干净衣服

    换上,这才看着干净多了,洗了把脸,就跟三蛋一起去三蛋家里了。

    三蛋家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大部分人是红白理事会的人,他们共三部分,

    一部分是管事儿的,组织安排工作;一部分是大锅上的,主要负责杀猪熬大锅菜;

    还有一部分是小灶上的,负责做八大碗儿。

    一些年轻后生已经从红白理事会搬来了桌椅板凳,正在院子里安放,看见吕

    阳来了,无不过来打声招呼,吕阳现在在村里风头很劲,村里年轻后生无论大小

    都要高看他一眼,不为别的,就为他能打,能压村里地头蛇周家一头。吕阳也很

    知趣低调,哥哥长,弟弟短的,跟村里的年轻人们也热络地打着招呼,他刚要过

    去帮忙搬桌椅板凳,后面一个人叫了他一声:「阳阳来了,可想死你杜叔叔了。」

    杜青风手里搬着一箱老酒,是带包装的那种,看起来就挺高档,他身后跟着几个

    跟班,每两人抬着一个大酒坛,总共抬了三大坛子。

    村支书杜青风进院子谁也没跟谁打招呼,看见吕阳在就径直过来给他打招呼,

    把手里的酒递给旁边的人,拉住吕阳亲切地老侄子长老侄子短的叙旧。

    「杜书记来了,咱们进屋,进屋。」唐古生是主人,自然过来热络地接待,

    唐古生回来后换了一身的干净衣裳,倒也显得精神不少。「屋里烧的热炕,早已

    准备好了。」

    杜青风拉着吕阳一并进了屋子。这样屋外的年轻后生们羡艳不已,一个劲儿

    地感叹,这小毛孩子十三四岁年纪就已经在村里出类拔萃,都成了村支书的座上

    宾了。三蛋更是兴奋,平时他家那有这样热闹过?常年也没有个村干部踩他们家

    的门槛子,今天倒好,先是村主任周铁生从他们家馒头房送来百十斤的白面馒头,

    紧接着就是村支书杜青风送来三坛子白酒,可从来没有见过村干部这么大气舍得

    的。莫非我家坟头冒青烟了?还是我爷爷为民除害打了一头害人的野猪了?不过

    看支书杜青风那样儿,肯定是冲着我阳阳哥来的,肯定是我跟阳阳哥走得近,他

    们才开始了跟我家结交的。想通此节,三蛋子心中打定念头,以后铁了心要跟着

    阳阳哥混,绝对有出息屋里热炕烧的暖洋洋的,炕上铺的一床新被褥,显得是刚刚新换的。三蛋妈

    妈周丽蓉三十出头的年纪,长的标致,皮肤白皙,打扮的干净利落,上来就一口

    一个书记的叫着,忙扶着支书上炕,坐在了炕上的主坐上,又忙着从炕桌竹筐里

    拿出烟卷递上去,拿出取灯儿(火柴)给村支书点上。村里过大事一般都是把烟

    卷拆散了放在竹筐里,放满一筐子任人拿取抽吸,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人人都有烟

    吸又不至于正盒都被别人拿走了。这是一种变通的方法,能给主家省出不少钱来。

    杜青风受用的吸了一口,眯眼看着旁边的周丽蓉,那白净的脖子皮肤细腻,

    尤其那纤细的锁骨,更是吸引人,他偷偷咽了一口唾沫。正在说着,听见屋外又

    热闹起来,唐古生向村支书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杜青风在村里是首富,承包的那两个鱼塘每年能给他几万元的收入,在这个

    每户不足千把元收入的小山村一下子就鹤立鸡群成了标志性的存在。他常常出手

    阔绰,尤其喜欢接济家里有年轻俊俏媳妇的人家,外表像个大善人似的,其实内

    地里不知撂倒了多少大姑娘小媳妇。要不是村里有周铁生这个大村霸,村支书杜

    青风恐怕早已经一手遮天了。

    趁着屋里没人,杜青风从手上撸下一枚金戒指在炕桌子下面塞给周丽蓉,周

    丽蓉本想推脱,等抬手一看是一枚金光闪闪的金戒指,一下子喜欢的不得了,哪

    里还舍得再还回去?脸蛋一下子红透了,抬眼看了一下杜青风,正碰上他炽热的

    目光火辣辣地看着她,她一下子更加紧张惶恐了,冲他抿嘴一笑,迅速地把戒指

    塞在裤腰袋里,扭身就要下炕出去,杜青风哪里容她离开,抬眼看窗外正在热闹,

    没有人顾忌屋里的情形,一把拽住周丽蓉,搂着她的脖颈上去吻住了她的嘴唇,

    周丽蓉一下子紧绷住了身子,浑身颤抖,嘴唇也闭的紧紧的。杜青风一袭未中,

    抬手伸进周丽蓉的裤腰子里,顺着她的棉袄就摸上了她的乳房,那鼓妞妞软乎乎

    的乳房弹跳力实足,杜青风肆意揉捏着,一下子让周丽蓉瘫痪在了炕上,小嘴一

    张喘起了粗气。趁着她张嘴喘气的档儿,杜青风低头吻了上去,舌头一下子侵入

    她的口中,一股香甜滑腻冲击上他的大脑,别提多激动了,他伸着舌头肆意在她

    口里搅动,同时手上也不停地揉搓,忽然听见外面一阵乱哄哄的笑声,他一惊,

    手上放松,周丽蓉也迅速清醒过来,迅速下了炕,略微整理了一下衣裳,迅速闪

    进了里屋。杜青风看着那小娘子屁股一扭进了里屋,心里一笑,砸吧了一下嘴唇,

    口中留着一股香甜的味道,他从怀里掏出一盒红塔山,抽出一支烟,又拿出一枚

    打火机来,啪嗒点着,爽快地吸上一口。

    屋外是村主任周铁生来了,周铁生领着几名不错的干部,进门就开起来玩笑,

    拍着唐古生肩膀道:「老唐头儿,这么多年你他娘的还是伸手不减当年啊。」

    「哪里,哪里,纯粹走运。」

    「这头野猪是个公的还是母的啊。」周铁生走过去要瞧上一瞧。此时那口大

    野猪已经被放在大锅旁边烫了个遍,两个利落的屠子拿着磨石在退毛,野猪皮厚

    毛长,退起来着实费劲,已经过了两遍水,仍有些余毛烫不掉。

    「公家伙,主任。」王胖头一边除毛一边应了一声。

    「可惜了,要是个母的就嫁给你做媳妇。」周铁生开玩笑道。这句话引得一

    院子人哄堂大笑。

    那边小灶上的几个老头正在收拾着菜肴,有大白菜有豆腐,还有过年剩下的

    腊肠、熏猪肉。

    唐古生把村主任领导隔壁屋子里,那一屋是三蛋的屋子,火炕也烧的热烘烘

    的,村主任脱鞋上炕坐上主位,吆喝着几个不错的村干部也都上了炕坐下,拿着

    竹筐里的烟抽了起来。

    王胖头和张文革杀猪是一把好手,三下五除二就把那头大野猪开膛破肚,收

    拾得利落干净,随后把住交给了小灶上的一帮厨子。

    厨子们先挑选后座肉,割下来交给旁边一个年轻后生张文革的儿子张二青,

    年轻后生拿着磨得锋利的菜刀就剁了起来,双手飞舞,菜刀能让他舞出花来,一

    会儿那肥硕敦厚的后座子就剁成了臊子其余的肉被厨子各自选去做自己拿手菜去了,就连猪下水也被专门的厨子拿

    过去收拾了,弄了一锅的卤下水,小火慢炖着,然后又拿出一段小肠,往里塞了

    一些瘦肉猪血,制作成了猪血肠,和猪肝一起放入锅中,这种东西好熟,放的晚

    一点一起出锅。

    肋间的五花肉被制作成了红烧肉,滚烫的一锅肉冒着烟气,不停翻滚着。更

    精细的活儿是张二青的手艺,把白嫩细腻的豆腐切成四方块,下油锅炸一下子,

    捞出来后滤净油,放在案板上,在把豆腐块挖一个小洞,把腌制好的臊子肉放进

    洞里,再把豆腐皮盖上,做完后放在蒸屉上蒸熟,这叫做子母肉豆腐,据说谁家

    娘们儿不怀孕吃了就会怀孕的。

    天也黑透了,院子里撑起了灯,院子里早已安置好了桌椅板凳,全村男女老

    少都过来了,吃杀猪菜就这样,全村父老乡亲都要过来捧个场的。

    当杜青风的老婆李桂兰领着白净高挑的女儿杜思敏来到现场时,场院里顿时

    安静了,大家伙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对母女从大门口一直穿过七七八八的桌子走到

    堂屋,从屋里等过照耀下,杜思敏高挑的身材更显得别致,俊俏的脸庞更显得白

    净。三蛋妈妈周丽蓉迅速迎接着李桂兰,上前拉住她的手一直叫着大姐,迎到炕

    上坐定后,才算大事已定。

    吕阳和三蛋是朋友,自然三蛋把平时玩的小伙伴们一起请来帮忙,这不一堆

    小伙伴们拿着挑盘等在灶头准备端菜,看到杜思敏那全村最高傲最俊俏的女孩都

    心里砰砰乱跳。吕阳初尝人间仙事,更是懂得男女之间的密事,心中不自觉想起

    昨晚侵犯姐姐时的感觉来,心中幻想着这杜思敏应该也跟姐姐差不多,皮肤紧绷,

    光滑细腻,饱满的乳房如吸满水的海绵一样,高挺富有弹性,而下面应该也是紧

    致特别的,一下子进去还夹的生疼,啊呀真是太爽了。想着想着吕阳砸吧起了嘴

    巴,引得一众小伙乱看他。

    「怎么?你小子是不是馋人家姑娘了?」铜锁也是吃过禁果的人了,多少东

    些男女之事,看吕阳那色眯眯的样儿一下子就看了出来。

    「净瞎说,你小子太色了吧。」吕阳还没说话,三蛋子已经帮他顶了回去。

    「就是就是,就你色。」一群小伙伴虽然心里都认同铜锁的话,但毕竟都脸

    皮薄,嘴上一个劲儿地挖苦着铜锁。弄得铜锁好大尴尬心中好大嫉妒,自己堂堂

    村主任儿子,平时这群小逼玩意儿都围着自己转,自从吕阳当了老大后就都巴结

    上了他。扭头不跟这一群傻逼玩意儿说话,正好看见大树下吕更民夫妇坐在那里,

    旁边还留着一个座位,估计是给吕阳留的。铜锁心里升起一股热意,就多瞄了几

    眼,看着王雪琴曼妙的后背,尤其那浑圆的丰臀,让他心里一下子升腾起一股火

    焰,他真想抱着那丰满的肥臀好好的舔舐舔舐,尤其那黑油油的地带,他更想恣

    意地舔舐、吸抵。看了王雪琴的背影后,铜锁心里不再恨吕阳了,妈的,都做吕

    阳他爹了,还恨啥恨。

    管大事儿的周老堂四处看了一看,掀开门帘进屋去请村支书杜青风去了。

    「书记,差不多了,开席吧?」周老堂弯腰低声下气地说道,样子毕恭毕敬。

    他虽然也是周铁生的族亲,毕竟稍微疏远了一些,平时走动也少,他就主动靠向

    了村支书。多了一个人的支持,又是周家的人,杜青风也有一拉拢一下,平时就

    高看了周老堂一眼,这样周老堂在村里管起大事儿来也顺畅多了,村支书支持,

    周家也不反对,这种主持红白喜事的活儿就好干了,平时村里但凡有些个事儿就

    都请他过来主持管理一下。

    周老堂把村支书杜青风请了出来,杜青风满面春风,站在屋门口的台阶上扫

    了一眼院子里的村民,开口道:「老唐今天请大伙吃杀猪菜我代表全村乡亲表示

    感谢。这头野猪坑害了我们村一冬天了,几乎家家户户都被他糟蹋过,有的损失

    了粮食,有的损失了小猪仔,还有的损失了过冬的大白菜,不过没关系,今晚就

    把我们损失的全都吃回去,也算报了仇了,哈哈,来吧乡亲们,再次感谢唐古生。」周铁生坐在屋里的热炕头上阴沉沉的看着窗户外面杜青风的演讲,心里老大

    不是滋味,奶奶的自从老驴家那对畜生打了他们家人以后,那个杜青风也开始翘

    尾巴了,大有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趋势,哼,别往外冒头,老子还没受什么损失,

    看我收拾了老驴家里那对野驴再来收拾你这个王八操的,然后把你家那上了大学

    的闺女给轮奸了,看你还敢不敢充老大。

    全村老百姓早已围坐在了桌子四周,听讲完话了一阵的欢呼,随后就是开席

    了,几个半大小伙子开始轮流端着挑盘上菜,第一大碗是红烧肉,偌大的海碗都

    冒了尖了。刚一上桌早已饿了的乡亲饿虎扑食般三下五除二抢了个精光。

    「嗯嗯,有嚼头,还是着野味实在。」

    「比家养的肉劲儿足啊,味道也实在,就是肥油少了点。」

    「没吃够啊,这刚吃了几口就没了。」

    乡亲正在七嘴八舌说着,又是一海碗卤猪头肉上了桌子,猪头肉下面铺了一

    层干豆角,干豆角是浸泡在猪油中蒸熟的,香气扑鼻。大家伙儿一边吃着一边喝

    着村支书上的好酒,村支书家里有钱,专门请的外面的酿酒师傅给酿造的,当时

    酿造了十八坛,准备给女儿结婚时用的,现在闺女上大学了,可能以后也不在村

    里住了,肯定用不上了,这不支书拿出了三坛子犒劳乡亲们。

    正屋里也开始吃喝上了,堂屋里是唐古生陪着村支书杜青风,周丽蓉也作陪,

    小心翼翼伺候着李桂兰。偏房里是三蛋爸爸唐明亮作陪,不时的给周铁生倒着酒。

    周铁生一边喝着酒一边骂这酒没劲,没出门子的女儿红不算好酒,酒劲儿不够。

    唬的众人没人敢接话,唐明亮是个蔫乎人儿,只能一个劲儿地陪着笑。

    紧接着第三道菜是红烧狮子头,三分瘦七分肥,一海碗两个大丸子,盛都盛

    不下。村委的小干部赶紧劝说周铁生动筷子尝尝这野猪肉做成的狮子头是否好吃。

    周铁生剜了一筷子,在嘴里嚼了嚼,说道:「野猪肉是劲道,可是不香,肥

    的不够劲。」

    他这么一说,众人才敢动起筷子品尝。吃完众人跟着点头表示认同,整个酒

    席都唯周铁生马首是瞻。

    院子里可就没那么多的道道了,第三碗上来照样迅速吃个精光。

    紧接着上桌的就是蒸碗肉,那一碗油光发亮的带皮猪肉实在又可口,碗底铺

    了一层的萝卜樱子酸菜,可以去腻解乏,实在美味。大家吃的开心舒服。

    铜锁盯好了吕更民那一桌,每次上菜都是径直朝那边走去,站到王雪琴身旁

    往上端菜,一边说着让大家尽情吃,大腿早已靠向了王雪琴的身体,偶尔还不时

    的晃动一下,给对方一些小的暗示,感受着王雪琴身上的柔软和温度。

    王雪琴吃的也是心口乱跳,根本没尝出野猪肉的滋味,心里净是铜锁那愣小

    子的身影了。每当他过来摩擦自己,她就紧张的要命,不住那眼扫一下桌子上的

    客人,看是否有什么异样,尤其看吕更民有什么反应,看吕更民小酒滋滋地喝着

    似乎没有在意,才安心下来,等铜锁再上菜的时候,她把手垂下在他大腿上轻捏

    了一把作为回应。铜锁甭提多开心了,回身的时候又故意使劲蹭了一下她的臂膀,

    差点没把她刮倒。

    「哟,对不起婶子,差点没碰着你。」铜锁道歉道。

    「没事,没事,毛孩子,慢点走路就是了。」王雪琴骂了一句,就算过去了。

    其实他们这些小动作根本没有逃过旁边桌子上柳凤儿的眼睛,柳凤儿无意中

    看见铜锁这小子每次首先上菜都是朝王雪琴那桌子走去,即便该最近的他们桌子

    上菜他也要绕过去,弄得确实有些刻意而为。

    接着第五道菜就是那道子母肉豆腐,一上桌大家热闹起来,有些嘴快的老娘

    们儿一边吃着一边就嚷嚷起来,尤其是奚落那些没生过孩子的娘们儿,「来赶紧

    吃的,吃了好回家下崽子去。」

    惹得众人哄堂大笑。

    一晚上的氛围是出来了,其实村里的乡亲们朝夕相处之间也就是些锅碗瓢盆

    芝麻绿豆的小事儿,谁都敢互相开玩笑,嫂嫂小叔子,叔叔老侄子,低辈分的开

    高长辈的玩笑,那是个热闹。

    最后三道菜自然是鸡鸭鱼了,自家养的一年多的小公鸡,全部宰杀了,三蛋

    子家的鸡不够,还是吕阳从家里凑了几只过来的,鸭子也是唐古生在河边放养的

    鸭子,一溜的大肥鸭子,甭提多肥腻了,让人吃的一个带劲儿,最后一道红烧鱼,

    唐古生专门去村支书杜青风鱼塘定下的鱼。这一顿海吃啊,基本上乡亲们都吃饱

    了。

    等上完菜后,吕阳跟小灶上的一个族叔说了一声,挑了几样可口的饭菜端了

    一盆,悄悄的回去了,家里姐姐吕贞贞还在炕上躺着呢,他急着回去让姐姐吃饭,

    他昨晚可是信誓旦旦说了,要照顾姐姐一辈子,现在就得负起责任来,况且是他

    昨晚辣手摧花造成的,他心里沉甸甸的,有一股男子汉的气概涌上心头。

    此时,他才十三岁。

    毛驴的乱伦人生(10)

    -

    毛驴的乱伦人生(10)

    - 肉肉屋

毛驴的乱伦人生(10)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