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驴的乱伦人生(17)

毛驴的乱伦人生 作者:zhaowulingwa

毛驴的乱伦人生(17)

      毛驴的乱伦人生 作者:zhaowulingwa

    毛驴的乱伦人生(17)

    毛驴的乱伦人生 作者:zhaowulingwa

    毛驴的乱伦人生(17)

    第十七章

    不觉日上中午,吕阳把渔网系在柳树阴凉下的水里,这样鱼儿不会因为天热

    而死去,把鸭蛋放在歪脖老柳树行,旁边用柳树枝丫挡着,外人根本看不到。

    两人坐在树荫下享受着着午时的安静,这一带本来就是水网纵深,野柳成林

    ,人迹罕至的地方。

    「三蛋,给你弄点野味你吃不?」

    吕阳坐在河边,脚丫子在河水裡晃动着。

    「行啊,我好久没吃肉了。」

    三蛋忽然馋的有些流口水了。

    吕阳站起来,顺着野柳林子蜿蜒进去。

    三蛋好奇,也跟着蹑手蹑脚的跟了进去。

    忽然前面有咕咕的野鸡叫声,吕阳忽地抬手一甩,也不知道甩出去个什么东

    西,紧接着前方咕咕扑通着一隻锦鸡。

    三蛋高兴坏了,开心冲过去抓了起来,是一隻大公鸡,后面的锦色尾巴足有

    一米长,估计是一隻鸡王,平时没见过有这么长尾巴的。

    看来这野柳林子甚是逍遥快活,吃食充足而没有天敌的冲击。

    「哥,你用什么弄死的这隻鸡啊,而且还是个最大的。」

    三蛋拨拉着鸡的羽毛查看。

    吕阳走过去从锦鸡胸口拔出一支飞镖,晃动了下道:「看到了吗这是飞镖,

    爷爷给我那本书裡有练习方法,只不过书中的练习方法是飞针,我初学,把握不

    准,改成了飞镖。」

    「是吗?爷爷那本书这么厉害啊。」

    三蛋兴冲冲把锦鸡拿到河边,沾着河水开始拔毛,「有机会你也教教我吧。」

    「行啊,以后教你一些防身术。」

    吕阳从旁边捡了些枯柳枝和干芦苇。

    用火石打着了火儿,点起篝火来。

    他们从小在野外玩耍,早学会了怎样照顾自己了。

    「不。」

    三蛋停止了拔毛,低头不语。

    吕阳刚点着火,忽听三蛋不想学防身术,抬头看了他一眼,看他有些犹豫,

    便问道:「怎么了三蛋。」

    「哥,我,我想学那个。」

    三蛋红了脸颊,忽然大声说道:「我想学干那事,并且想把我的小鸡鸡也练

    习的像你那么大。」

    「哦,哈哈,我当是什么呢,我的阳具是天生的,不过爷爷留的书裡倒也讲

    解了怎样把小鸡鸡变大的医术,目前我还没参悟透,等我参悟。透了一定教给你。」

    吕阳说道。

    「哥,一言为定。」

    三蛋高兴了,回身跟吕阳击了一下掌,两人哈哈笑起来,笑的是那么的灿烂

    和亲切。

    两人没有一丝的隔阂,真的犹如亲兄弟一般。

    说着吕阳整出一只乾淨的野鸡来,用棍子穿起来,架在火上烤着,两人坐在

    树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哥。」

    三蛋悄声叫了一声。

    「嗯,」

    吕阳低头用刀子开剥着几条嘎牙鱼,随意应了一声。

    又沉默了一会儿,三蛋鼓足勇气说道:「干那事儿真爽。」

    吕阳甚是惊讶,抬头看了一眼三蛋,发现三蛋正在眯着眼睛靠在树上。

    「当然爽了,欲仙欲死。」

    「哥,谢谢你。救我妈。」

    三蛋说道。

    「唉,对不起三蛋,我真的没有亵渎周姨的心,那天纯粹为了救人,别的啥

    心没有。」

    吕阳感觉有些尴尬。

    「哥,你不用愧疚,我认了你了,你以后就跟我妈妈好吧。」

    三蛋红着脸说道,「我妈其实也挺依恋你呢,整天拉着我问你这问你那的。」

    「哦。」

    吕阳没有再说话,低头收拾起了鱼,他回想起那晚的事儿来,周姨身子确实

    丰腴,身子骨也柔软,皮肤还挺细腻,手感真不错,跟柳姨完全两个类型。

    「哥哥,你不用愧疚的,其实我全家都接受了你,我爸虽然嘴上不说,其实

    他也接受了你,晚上还跟我妈妈念叨着说如果我妈愿意,他接受你跟我妈妈相好。」

    三蛋看吕阳低头不语,以为他愧疚的不行,反而开始安慰起吕阳了。

    「你怎么知道你爸爸那样说的?」

    吕阳奇怪,便反问道。

    「这不是晚上睡觉后,他们以为我睡着了就开始说悄悄话,我爸爸想干那事

    儿,可是怎么也不行,便聊起那晚上的事儿来了,说那晚上他的那活儿有了硬度

    ,还变大不小呢!」

    三蛋翻转了一下烤着的鸡肉,又添加了一把柴火,继续说道:「他们聊着聊

    着我妈妈便想做爱了,可是爸爸那活儿不中用,就用手帮我妈妈摸,后来我妈妈

    骂他废物,他也洩气了,后来说以后让吕阳来吧,吕阳小伙子挺好的,爷爷都收

    吕阳做徒弟了,就是一家人,以后跟吕阳做相好吧。」

    吕阳听了挺惊讶,便问道:「你妈怎么说?」

    「我妈妈沉默了一会儿说她也愿意,只是怕你年龄小,老牛吃嫩草的事儿她

    有些愧疚,而且也感觉怕伤了你的身体。」

    三蛋说道。

    「哦,不会,不会的,我愿意。」

    吕阳倒有些迫不及待了,放下手中的活儿,赶紧答应着。

    「我知道你愿意,我也愿意让你跟我妈相好。」

    都是同龄人,三蛋猜吕阳肯定愿意。

    「你,你愿意啊?」

    吕阳有些脸上挂不住,感觉像是欺负人家似的。

    说完他低着头把收拾出来的嘎牙鱼用树枝串起来,串成一串儿也放在火上烤

    着,同时从衣服裡翻出盐巴和胡椒面撒在烤鸡上。

    「我当然愿意,有你在,咱们村没有人敢欺负我们家。」

    说着三蛋挺了一下胸脯,脸上颇有些自豪,「你就和我妈妈相好吧,我超级

    愿意。」

    「嗯,我们以后就是好兄弟。」

    吕阳看三蛋真诚的对他,他也好感激,拍了拍三蛋肩膀。

    「我们是好兄弟?」

    三蛋抬头看着吕阳,看吕阳点了点头,便犹豫地继续说道:「既然是兄弟,

    那,那你帮我个忙好吗?」

    「你说,上刀山下火海,哥们儿陪着。」

    吕阳昂首挺胸,看着像个小男子汉的样子。

    「那,」

    三蛋反倒羞怯起来,低头挠挠头,接着轻声说道:「你可不可以让我也跟我

    妈妈相好?」

    「啊?」

    虽然吕阳知道三蛋那天晚上也草过他妈,但是从三蛋嘴裡主动说出来还是有

    些惊讶,不过他随即也释然了。

    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第一个幻想对象都是妈妈,喜欢妈妈没有错啊,他自己

    不也喜欢妈妈吗?而且自己还上了自己的姐姐,要说乱伦,他可走在了三蛋的前

    头。

    吕阳当即点了点头道:「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我一定办到。」

    「噢,谢谢哥哥。」

    三蛋高兴的差点蹦起来。

    野鸡烤好后,吕阳拽下两隻鸡腿塞给三蛋,自己吃那肉少的部分,像个大哥

    哥一样颇为照顾三蛋。

    一边吃着两人一边聊着,吕阳感觉三蛋真的把自己当自己人,便主动说道:

    「我光草你妈感觉你吃亏了,这样吧,以后我让你草我姐如何?」

    三蛋甭提高兴了,拍着手说道:「哥哥你真好,真没想到你会把你姐姐献

    出来那天晚上找你,看你跟你姐姐鑽一个被窝就知道你们好上了,你真的是我的

    偶像。哥你啥时候搞上贞贞姐的?」

    吕阳哈哈大笑,道:「是咱姐姐喜欢我,主动让我搞的。」

    「哦,怪不得你弓马娴熟的,原来都是贞贞姐教的你。」

    三蛋恍然大悟似的。

    「你呀,赶紧吃吧,跟着哥哥好好混吧,将来让你少草不了女人。」

    吕阳把嘎牙鱼拿下来,分给三蛋一半。

    嘎牙鱼肉嫩,三五分钟就熟了。

    「谢谢哥哥,以后我就做你的最忠心的小跟班,我知道跟着你准吃不了亏,

    哥哥从小就护着我。」

    三蛋高兴地看着吕阳,眼神中充满了崇拜。

    「嗯,你是个好弟弟,从小咱俩就特投脾气。加上你爷爷对我这么另眼相看

    ,我肯定把你当我兄弟。」

    吕阳说道。

    「哥哥我有个提议,要不咱们结为异性兄弟吧?」

    三蛋期待地看着吕阳。

    「好啊,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咱们就结拜。」

    吕阳从小跟着父亲练武,内心颇有些豪迈的性情。

    当即两人撮土为香,叩敬天帝,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地按着戏文裡的古人的样

    子结拜了。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反而觉得对方可亲了,丝毫没有了一点隔阂。

    吃饱肚子,两人背上鸭蛋和鱼去了镇上,在镇上搭上最后一班去县城的船去

    了县城。

    县城也不是太远,一个小时就到了。

    开船的船把式是他们村的周二财,开的一把好船,是个老实人,又知道吕阳

    是个厉害角色,便有了亲近之意。

    看俩人去县城,听说他们弄了些野味想去县城卖,又怕他们俩小孩吃了亏,

    就主动说帮他们介绍一个好主顾。

    吕阳和三蛋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他们镇上了,哪裡去过县城啊。

    炸一来,县城淨是些高楼大厦,有的楼高啊,足有四五层高,而且那高楼大

    厦外面的牆上抱着一层瓷砖,光亮亮的,太阳一照,还反光呢。

    大马路还是泊油路呢,光熘熘地,平平整整,简直比家裡的炕头子还平整。

    即便大马路上跑着的驴子车也看着新鲜,那驴子屁股后面套着个布袋子,周

    二财说城裡讲卫生,怕牲口拉的到处都是,不往大牲口屁股后面套袋子的架子车

    一律不准进城。

    周二财领着两人去了县政府,三人从后门进去。

    头顶的太阳已经过了正南方,开始偏西了,也没有来时那么热了。

    县政府静悄悄的,只有大杨树上的知了一个劲儿地鸣叫着。

    三人七拐八拐的,走到了食堂后面的一排低矮宿舍楼附近,周二财看了看门

    上写着主任二字,就轻轻敲了敲门窗上的玻璃。

    宿舍裡面骂了一句大中午的瞎敲什么不让人睡觉。

    周二财小心翼翼地解释说他是周二财,来找汪主任的。

    一会儿后,门开了,一个肥头肥脑的胖子露出头来,看是周二财领着俩孩子

    ,脸上一脸的不耐烦,招了下手让他们进去。

    周二财小心翼翼地进去,递上纸菸卷,又掏出火柴帮那肥头肥脑的汪主任点

    上。

    主任深深吸了一口,才示意他们坐下。

    周二财不敢坐,一直点头哈腰的站着。

    「坐吧,别鞠着了。」

    汪主任翻着白眼说道。

    「唉,那我就不客气了。」

    周二财小心翼翼坐在床下的马扎上,丝毫不敢坐旁边的椅子。

    「大中午的不让我好好休息,晚上县委召开会议,领导专门点名让我做小灶

    呢,不休息好能做出好饭菜吗?」

    汪主任歪着脑袋颇为傲慢。

    「啊,汪主任是县委书记跟前的红人,咱们乡亲都知道,这不今天来也不为

    别的,家裡来的俩小孩,弄点野味,想来县城卖卖,这不我就领了过来。」

    周二财说着又半站起来,弯着腰陪着笑说道。

    「什么?」

    汪主任一听便站起来,「快拿来我看。」

    吕阳看周二财紧张兮兮的样子,自己弄的也有点紧张,匆忙拿过袋子,一不

    小心磕碰了下,裡面坏了好几个野鸭蛋。

    汪主任打开袋子一看,高兴的不行,扔了烟卷,一个劲儿地翻腾着,嘴裡嘟

    囔着,「好东西啊,好东西,可惜就是打了几个。」

    吕阳赶紧说道:「不打紧不打紧,我们村这东西呢,改日我给汪叔叔拿

    些。」

    吕阳看着汪主任喜欢,又想做个长久的买卖,赶紧说道。

    「嗯,好好,咱们书记啊,想当年也是山里出来的,年轻的时候也爱掏个野

    鸭蛋什么的,后来干革命出来了,总也忘不了这一口,总念叨着家养的鸡蛋不好

    吃,还是散养的鸡蛋炒出来好吃。」

    汪主任拿出洗脸盆,小心翼翼地把鸭蛋一个个捡出来放在盆裡,那几个碎了

    的野鸭蛋他又用茶缸挖出来,一点都没有扔,嘴裡还一直念叨着好东西。

    「汪主任,我们还有着,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吕阳又拿出一个口袋,裡面装着小半口袋的嘎牙鱼,有的还在扑通乱蹦呢。

    「哎呀好东西啊,嘎牙鱼,还野生的,噢哟鱼鳞明黄黄的,野生的,不错真

    是野生的。」

    汪主任弯着肥胖的腰身掀开塑料袋用手翻腾着嘎牙鱼,几乎快把头伸入口袋

    了。

    他又拿了同事一个白搪瓷洗脸盆,把嘎牙鱼倒进去,去外面接了些自来水,

    鱼儿的嘴巴一张一合的,都还活着。

    从外面进来,汪主任脸上浮现了花朵,一个劲儿地说今晚书记肯定吃的开心。

    周二财赶紧起身又递上一根烟卷,递给正在擦手的汪主任汪主任接过烟卷放

    在耳根子后头,说道:「这是你们俩孩子弄的?」

    吕阳和三蛋点点头。

    「嗯,以后你们有这好东西儘管带来,我统统收了,你们不知道,县委书记

    和他爱人都爱吃这玩意儿。就这野路子货,一进来肯定被县委这帮人一抢而空,

    这我都还得藏着,单独孝敬书记他老人家。」

    汪主任一个劲儿地叨咕着,他也不避讳周二财和那两个小孩,毕竟周二财是

    个木讷的向下农民,那两个孩子也还小,啥事儿不懂,跟他们叨咕些这个他们也

    传不出去。

    「那个,汪叔,你看这个能值少钱啊?」

    吕阳怯懦地问道。

    「嗯。」

    汪主任吐了口气,思索了一下说:「鸭蛋五十,嘎牙鱼七十给你们一百二吧

    ,我给你们这个价是最高的了,在市场上可卖不了这么高,以后你们来直接找我

    就行,别出去去市场上了,小心别商贩子骗了。」

    吕阳高吸一口气,高兴的不得了,这才折腾了一上午一弄一百,他爹吕更

    民干了一冬天才挣了二百元呢,这一上午朝他爹半冬天干的了。

    拿上钱,三个人走出市政府大院,才鬆了一口气,这才感觉到身上一阵的轻

    鬆。

    这城裡怪神叨的,怎么一到这地方就感觉身上压的慌,莫名地就感觉紧张,

    就有一种想逃离的感觉啊。

    回去的路上,三蛋和吕阳坐在船头一阵的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周二财摇着船

    吃力地往回走,上坡路,船就走的慢,他今天也挺高兴,本来是想热心肠帮助吕

    阳一个忙,没想到吕阳倒挺大方,一下子给了自己十块钱回扣,这够他小半个月

    跑船的了。

    他也不跟吕阳他们要那两毛钱的船票了,也不再拉返乡的乘客了,高兴地划

    着撸给吕阳弄了个专车,这待遇可从来没有过的。

    日头西斜,他们终于回家了。

    三蛋不让吕阳回家,说去他们家吃饭吧。

    吕阳便回家跟妈妈道了声招呼就跑出去了。

    王雪琴骂了一句整天不着家的儿子,就不再管他了。

    她也知道吕阳这小子身手了得,在村里吃不了亏。

    只是在做作业的吕贞贞以为弟弟回来了,满心满意地跑出来招呼他,他又一

    熘烟的跑了出去,心中又老大不乐意的回屋继续写作业去了。

    周丽蓉看三蛋回来了,本想骂他一天不着家的,但看身后跟着吕阳,立马转

    怒为喜开心地招呼他坐在炕沿儿上。

    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就是站着乐呵呵地傻看着吕阳,看着他俊俏的脸蛋,

    眉清目秀的,怎么看怎么欢喜。

    「姨,给你。」

    吕阳掏出六十块钱,递给周丽蓉,脸上憋得通红,本想说些什么,又有点尴

    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憨憨地站着不知道在说什么。

    他在路上跟三蛋说好了,回家后六十元给三蛋家,那五十元他拿着。

    其实那五十也不是他回家给他妈,他家不缺这些钱,他是想回去给了柳姨,

    好显摆他是个男子汉,也能挣钱养活柳姨一家子了。

    「哎呀,这是干啥,你这孩子,从哪裡弄来的钱?」

    周丽蓉甚是惊讶,一时又怕他俩走了歪道,就没接那钱。

    「妈,你就拿住吧,我今天和阳阳哥哥去河裡抓了些鱼,捡了些野鸭蛋,去

    城裡卖了,这是我们挣的钱。光明正大的。」

    三蛋从炕桌上端起缺了嘴的茶壶就着那缺嘴咕噜咕噜喝了一气儿凉开水。

    「哎呦,你们这孩子,以后千万不去了,那河裡是闹着玩儿的吗?咱们村孩

    子在裡面淹死几个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周丽蓉接过钱,又心疼地数落着他们。

    唐明亮从屋外走进来,脸上也挂着笑容,他在外面听的真真的,本来看吕阳

    来家裡了,心裡老大彆扭,可看见他们挣了钱而且挣了这么,他们村的壮劳力

    出去打工,一个月下来也才挣个三四十块钱,这一下子挣他们俩月的钱,他能不

    高兴吗?「你们今天挣了少啊?」

    唐明亮从媳妇手裡接过钱一张一张地数着,还往手指头上唾了口唾沫星子。

    「哟,一天挣了这么,你俩小子行啊!」

    「你这人光知道钱,也不怕他们危险去哪河裡折腾,那野河湾子那边即便咱

    们村水性最好的人都不敢过去游泳的,你还夸他们。」

    周丽蓉有些不高兴,怎么丈夫竟然这样,光知道个钱,钱能干啥,没有了能

    不花,孩子们出了危险可怎么办,她还活不活啊。

    「嗨,这你就甭担心了,他们去那地儿我知道,我爹经常进去,他就没事,

    吕阳是他亲自挑选的徒弟,我爹看上眼儿的准没错,出不了事儿的。」

    唐明亮倒心裡霍亮,丝毫的不担心,像个没事儿人似的。

    周丽蓉收好钱,心中欢喜的不行,公公唐古生果然没看错人,这小子小小年

    纪就这么能干,他赶紧匆忙下地,去院子裡地鸡窝裡掏出几个鸡蛋,进了厨房,

    接着又招呼唐明亮去把那隻不下蛋的老母鸡给杀了。

    唐明亮老大不乐意的,媳妇在家可没有这样待他过,就是她再喜欢这臭小子

    ,也不能这么待他啊,简直把他当做个新姑爷似的。

    哎呦可不是吗?他妈的吕阳就是他们家的新姑爷啊。

    唐明亮虽老大不乐意,还是乖乖的去鸡窝裡掏出已经上架了的老母鸡去收拾

    去了。

    (未完待续)

    毛驴的乱伦人生(17)

    -

    毛驴的乱伦人生(17)

    - 肉肉屋

毛驴的乱伦人生(17)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