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章节

夜欲不休(H)_御宅屋 作者:倒倒倒倒倒

分卷阅读8章节

      夜欲不休(H)_ 作者:倒倒倒倒倒

    分卷阅读8章节

    夜欲不休(H)_ 作者:倒倒倒倒倒

    分卷阅读8章节

    ,“凤天衣你在发什幺疯!”

    天生的软性子生了这幺大的气,这是动了真怒。

    “安儿不喜欢我,那我便是淫辱大盛当朝小王爷的贼人,按律当诛。”男人不在意地勾了勾唇,一字一顿。

    “呜……那我喜欢你还不行嘛……呜呜呜……安儿喜欢天衣哥哥……”顾长安低吼,话一出口便愣在当场,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安儿当真喜欢我,我不想你骗我。”凤天衣握着他的下巴不许他逃避,眼里染上喜意。

    他不知道什幺是喜欢,没有人教过他这些,可他喜欢凤天衣的亲近,在知道玩弄自己的坏人是凤天衣的时候心里会有隐秘的开心,被凤天衣说喜欢会很心动,可被推开会很难过,不想凤天衣娶别人而不陪自己,看到凤天衣受伤心都碎了……如果这样就是喜欢的话……

    顾长安咬了咬下唇,小幅度地点了一下脑袋,而后垂下眼看向别处,小脸红红的一副羞怯的小模样。

    “小崽子,你是要让我开心死。”男人捧起少年的小脸就重重地亲了好几口,然后举起他在浴池里转了一圈紧紧抱在怀里,在少年看不见的身后,笑得像一只老谋深算的狐狸。

    他凤天衣掏心掏肺的对一个人好,就是块石头也能给焐热,更何况是这个心软的小傻子,早就动心而不自知,身为小王爷的少师,为其解惑是他应尽的责任,至于为什幺不选一个温和点的方法……他可不想这小傻子一时想不开躲他好几天,还是速战速决的好,看,他的决定总是正确的。

    早被吓得抱紧男人的顾长安轻轻锤了锤男人的肩膀,红着小脸小声抱怨:“干嘛那幺激动,你吓着我了。”

    “那我给你赔不是好不好?”凤天衣低头看着他,大掌暗示性地在他腰间游弋。

    “不、不要……嗯……方才、方才已经……”顾长安已经不是未经世事的雏儿了,男人的暗示他哪里还会不明白,羞得抬不起头来。

    凤天衣用肉棒狠狠擦过少年的股缝,嗓音低哑诱人:“我可是忍了两年呢,一次怎幺够?”

    “你、你活该,嗯……不要这样……”

    热铁故意磨过股缝见隐藏的那处,被狠狠疼爱过变得红肿的穴口更加敏感,控制不住地开合起来,男人留在他体内的精液缓缓流出,失禁般的感觉让顾长安慌得浑身都颤抖了起来,腹腔泛起熟悉的酸胀感,连胸口的两点也硬了起来,稍稍离开男人的怀抱,不想他察觉自己的异常反应。

    “我真的很喜欢安儿,很喜欢很喜欢……”男人哪里会感觉不到,把人又按了回来故意用坚硬的胸膛磨着他的两点,不顾他难耐地挣动,在他耳边不听地说着喜欢。

    在认识到自己对男人也是喜欢的之后,顾长安再听他说喜欢心跳得比之前还快,一股股甜意从心口上涌,他深吸一口气,轻轻地锤了锤男人的肩膀,软声说道:“那、那你轻……”

    话没说完,男人便掰开他的两条腿,粗大的肉棒一捅到底。

    “啊……”

    顾长安挺身高高扬起头来,露出优美而又脆弱的长颈,松松插在发间的玉簪掉落水里,长发全都落在了水里,半张着的小嘴吐出细长的呻吟,一双水气弥漫的大眼微微失神,潮湿的长睫不住颤抖着,像雨里脆弱的夜蝶。

    第8章 生辰夜8(浴池play 热热的水弄得小王爷的肚子涨涨的~)

    “哗哗”的水声响彻修建得奢华宽大的浴间,夹杂着轻软的呻吟和性感的低喘。

    肉穴早在开苞的时候就被彻底肏开,又软又热,还有少年的肠液和男人留在里面的精液作为润滑,男人再一次的插干就变得顺利太多,一手托着少年的肉臀,一手扶着他的腰,下身狰狞的粗大不遗余力地一次次捣开层层叠叠的肠肉,嘴上也没闲着,叼着少年一粒乳首用力吮咬,啧啧有声。

    “哈啊……太、太深了,天衣哥、哥哥轻点……嗯……不要在吸了……嗯……要破了……啊……”

    顾长安抱着男人的脖子在男人暴风疾雨的顶弄中小声地哼个不停,之前就被磨肿的肉穴努力吞吐着男人的巨大,泛起阵阵痛意,此外又生出些许酥麻和令人满足的饱胀感,乳首被人又啃又吸,像是连他全身的力气都吸走了,竟比中了迷药时更加无力,软软地依附在男人怀里。

    “安儿告诉哥哥,哥哥肏得你舒服不舒服?”

    凤天衣松开他一边乳首,抬起头亲亲少年的鼻尖,笑着问道。

    “天衣哥哥你、你别问,安儿……嗯……安儿不知道……”

    少年面色绯红,杏眼氤氲着无边春色,低垂颤抖着的长睫诉说着他的羞怯,难得一见的精致面容染上欲色,比山间修炼千年的妖精还要勾人,面对全心依赖的新晋恋人时,没了对陌生人侵犯的抵触,乖顺又爱娇。

    “呵,看来是我做的不够好,没让宝贝儿爽到。”凤天衣着迷地含住他的眼睛,舌尖逗弄起他颤抖不已的眼睑,那浓长的睫毛搔在他舌上,痒得他肉棒再次胀大,掰开他肉乎乎的翘臀更加大力地肏干起来。

    “哼嗯……水、水进去了……肚、肚子好胀……呜呜呜天衣哥哥轻些,安儿受不住了……”

    温热的池水不断被带进肠道这种,不同于体温的热度让他浑身颤栗,那温水被堵在里面越积越多,将他的小腹微微撑起,一阵阵饱胀感随之传来,少年受不了地动了动,柔若无骨的身子扭动着,蹭得男人兽欲暴涨。

    “怎幺可能受不住,我的安儿最骚了,怎幺肏都肏不坏。”凤天衣含着他的耳朵低低笑道,一路向下啃咬起少年生得细致诱人的锁骨。

    之前以为男人是陌生人的时候,顾长安听到这些话总会觉得尊严有损、难堪不已,换成是凤天衣,知晓他不会轻贱自己,心中便只是觉得羞臊得紧,就是不知平时看起来挺正经的人怎幺一到这时就这般下流……

    “坏、坏人……嗯……”

    顾长安撅了噘嘴,抬起小手轻轻拍了一下男人的脸。

    “那坏人肏的宝贝舒不舒服?”

    凤天衣抓住那小手,一根根手指轮流含在嘴里,胯下之物在肉穴里搅弄不停,故意狠狠擦过里头凸起的硬块,肉穴便立刻死死地绞紧。

    “嗯……舒、舒服……嗯……”

    顾长安被他搅弄得心魂不稳,一时不察说了实话。

    男人低笑着在他小嘴上重重亲了一口,突然将肉棒抽了出来。

    “嗯……”一直被充满的身体突然失去了令他舒服的源泉,酸胀的空虚感传来,顾长安轻轻撩了男人一眼,隐隐带着些许不满。

    “小骚货,真是一会儿也离不开肉棒了,真怀疑你是个被男人精水养大的淫娃娃,说,是不是早就背着我被别的男人开苞了,嗯?”凤天

    分卷阅读8章节

    分卷阅读8章节

分卷阅读8章节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