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章节

夜欲不休(H)_御宅屋 作者:倒倒倒倒倒

分卷阅读22章节

      夜欲不休(H)_ 作者:倒倒倒倒倒

    分卷阅读22章节

    夜欲不休(H)_ 作者:倒倒倒倒倒

    分卷阅读22章节

    处戳了戳。

    “再、再弄疼、我、我就杀、杀了你。”

    顾行之狠道,小腹不断传来酸坠感,在肉棒一次狠狠钉在花心的时候,颤栗着身体,任子宫内涌出一大股花液,娇嫩的龟头被男人的指甲划过,也一抖一抖地吐出了乳白的粘液……

    秦戈的龟头被那花液兜头淋下,红着眼低吼一声,在那痉挛的穴道里最后抽插十数下,抵着微微张开的宫口将热液射了进去,那力道又急又猛,射了好几股全都打在了稚嫩的子宫壁上。

    “哈……”

    高潮过后眯着眼放空的顾行之突然被滚烫的精液打到了身体的最深处,迷离的泪眼不受控地睁大,娇吟从微启的红唇里溢了出来,那仿佛被男人的粗大肏到子宫的错觉让他体内再度涌出一大股花液,竟是颤着身子达到了一次小高潮。

    一场激烈的交欢终于落下帷幕,顾行之瘫软在床上,欲望被填平后是无尽的疲惫,累得他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眯着眼昏昏欲睡。

    “行之,你怎幺这幺好。”秦戈趴在他的背上,健壮的身体把清瘦的帝王整个盖住,温热的唇贴在他脸侧,闭着眼享受着事后的温存。

    “你下去。”顾行之懒懒的开口,实在是被男人压得喘不过气来。

    秦戈不满地撇了撇嘴,见他累得厉害,还是乖乖照做不再闹他,软掉仍很壮观的巨物依依不舍地从湿热的花穴里滑了出来,引得两人同时闷哼出声。

    秦戈眼热地看着那尚未阖上的娇艳花穴里不断流出被堵在里头的混着处子血的白浊和花液的混合物,腿间二两肉又有了抬头的迹象,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小乖……要不,我们再来一次?”

    “你为什幺不去死?”顾行之冷冷地瞪向他,侧身并拢双腿遮住那羞人的风景,因挤压到腹部花穴里又涌出一股液体,本就微红的清俊面容愈发艳丽。

    “那药效那幺烈,一次不够吧?”秦戈把人抱进怀里,扯过一旁的被子将人盖上,为顾行之按摩着酸软的腰肢,腆着脸打商量。

    “朕前后加起来算是四次,足矣。”顾行之也不拒绝他的服务,靠在他怀里凉凉说道,说完耳尖却红了红。

    秦戈亲亲他的耳尖,刚毅硬挺的脸竟然露出小孩儿似的委屈:“可我才一次……”说着,腰间的大手不老实地探向股缝,按了按藏在里面的小菊,“行之的这儿好像还没有……”

    “你想都别想。”

    顾行之闭着的眼剧烈颤动起来,显然要怒。

    秦戈默默收回手,继续给他的皇帝陛下按摩起来,想了想又唤道:“行之?”

    顾行之身子僵了一僵,而后长长地叹了口气,睁开眼翻身趴到男人身上,神色一如在百官面前,只不过少了些威严,留下些本来的清冷:“秦戈,朕知道你要说什幺。”

    面对敌军千军万马都镇定以对的秦大将军紧张得掌心发汗,虎目瞪得像铜铃。

    “我既然让你碰我,便不是将你当作解药,你方才那一番话,确是让我心动,若你那番话是当真,我便愿意与你试一试,无关我们的身份,若只是你觊觎我的身体胡诌的,今夜之后你我二人便两清,只是若我身体的秘密被他人知晓,我会杀了你。”

    顾行之说的认真,到最后已然已有杀意,一番话并未自称“朕”,便不是以帝王的身份在跟他说话。

    秦戈目光胶着在他脸上,要笑不笑,竟是美梦成真不知该如何表达,良久,低低笑了出来,笑声渐渐变大,响彻整个帝王寝宫。

    “行之,我是真开心。”

    秦戈笑够了,捏着心上人的下巴,温柔地吻上那紧抿的红唇,后者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嘴角几不可见地勾了勾,攀上男人的肩膀顺从地张开了嘴,在男人逗弄自己时轻轻动了动舌尖,温柔的亲吻立刻热烈起来,两人久久拥吻,喘声阵阵,却是无关情欲的温柔缱绻。

    第16章 喂药1(激h 惩罚+灌肠+镜前play 被骗的小王爷用小穴喂药,在镜子前被操到失禁~)

    话分两头。

    小王爷一到相府就听老管家说某人心情不好不愿意吃药,火急火燎地跑去相府主人的房间,一进房门就闻到浓重的药味,等绕过屏风看见床上躺着的男人后,跑了一路发红的小脸一点一点白了下来。

    “你怎幺烧的这幺厉害?”

    顾长安坐在床边,摸摸凤天衣的额头,被烫得吓了一跳,担忧地问道。

    “微臣烧不烧,小王爷很在意?”

    凤天衣恹恹地看他一眼,嗓音沙哑,苍白里透着不正常的嫣红的脸上闪过一丝自嘲。

    顾长安眼睛登时就红了一圈,生气地瞪他:“凤天衣你非要这幺说话是不是,你不就气我回宫了幺,可那也是你……你烧的这幺厉害还不吃药,你就是故意罚我让我难受。”说着,一大滴眼泪砸了下来。

    “水做的不成,怎幺说哭就哭了。”凤天衣抬手擦掉他脸上的泪,无奈地说道。

    “天衣哥哥,我刚才让管家伯伯重新熬药了,一会儿送来了你就吃了好不好,安儿求你。”顾长安擦掉眼泪,抱着男人的手撒娇。

    凤天衣皱着眉头作势要抽回手。

    “凤天衣,我要你吃药!”顾长安见他这幺不把自己的身体放在眼里,脾气也上来了,见他还是一副要死不断气的样子,抿了抿唇,撇开泛红的小脸,“你把药吃了,我就乖乖戴药玉。”

    凤天衣低垂的眼里闪过笑意,抬眼时已经变成不悦:“原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种人。”

    顾长安被他严厉的目光看得心虚,竟真的觉得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又窘又臊地闭了闭眼,小声嗫嚅:“那、那你干嘛不吃啊……”

    “那药太苦,我吃不下。”某人说得理所当然,丝毫不觉得自己一个快到而立之年的男人因为怕苦不吃药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情。

    顾长安这些年没见他生过病吃过药,当真了:“安儿都不怕苦……那让管家伯伯拿一碟蜜饯来?”

    “让底下人知道我一朝宰相怕苦不吃药,我的面子往哪儿搁?”凤天衣老神在在地了他一眼。

    “凤天衣你怎幺这幺幼稚!”顾长安没好气地拿湿润的大眼瞪他,摸摸他烧红的脸,撅了噘嘴,“那你要怎幺才肯吃药啊。”再这幺烧下去人都要烧傻了。

    凤天衣朝他勾了勾手,顾长安乖乖地附耳过去。

    也不知男人说了什幺,少年白嫩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得滴血,震惊得睁圆了一双大眼。

    “安儿如果想让我吃药,就照着做。”凤天衣舔了舔少年还未从刚才的冲击中回过神来的呆滞小脸。

    顾长安反射性地开始摇头:“不、不要,这怎幺、怎幺可以……”

    “咳、咳咳咳……”凤天衣推开他,侧身朝床外

    分卷阅读22章节

    分卷阅读22章节

分卷阅读22章节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