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章节

夜欲不休(H)_御宅屋 作者:倒倒倒倒倒

分卷阅读29章节

      夜欲不休(H)_ 作者:倒倒倒倒倒

    分卷阅读29章节

    夜欲不休(H)_ 作者:倒倒倒倒倒

    分卷阅读29章节

    脸上烙下一吻,脱下自己的外袍将人裹住抱起,打了个呼哨,去远处吃草的长风听话地跑回了主人身边。

    第20章 归来(小王爷大病初愈出宫会友,大将军得胜归来言戏帝王)

    凤天衣找到早就寻好的水潭把顾长安的身上清理了一下抱他回营地的时候,顾行之正抱着手臂靠在树下等着他们。

    在看见宝贝弟弟衣衫不整地昏迷过去的样子后,爱弟如命的年轻帝王眼睛都红了,差点上去跟凤天衣拼命。

    干坏事被大舅子抓包,特别是自己的确把人家的宝贝弟弟玩得过了火,凤天衣难得一见的觉得有点尴尬。

    “长安要是有什幺,我这条命不要也不让你好过。”顾行之气得连朕都不用了,冷冷地看他一眼转身离去。

    凤天衣唑了一下牙根,抱紧怀里的大宝贝回了自己的营帐。

    结果凤天衣这一次到底是玩得太过了,顾长安第二天就发起了高烧。

    秋天的晚上温度不高,小王爷在林子里半裸了那幺久,先天不足的身子骨到底扛不住,烧得浑浑噩噩药都喝不下去,于是急坏了的宰相大人在皇帝杀人的目光里带着小王爷赶回京城。

    顾长安这一烧就烧了两天一夜,凤天衣衣不解带的守在旁边不知道换了多少盆水,终于让小家伙身上烫得吓人的温度降下去一点,小家伙迷迷糊糊醒过来说了句想喝红豆汤又睡了过去,凤天衣摸了摸他温热的脑袋,起身去了厨房。

    外人不知道,远庖厨的宰相大人能煮出很好喝的红豆汤。顾长安一生病就想喝红豆汤,小时候喝过御膳房的老御厨做的就记住了那个味儿,别人做的就入不了口,老人家病逝以后再也喝不到一样的味道,让小时候经常生病的顾长安苦不堪言,凤天衣无法就自己学着做,折腾了一年倒真做出差不多的味道,做得多了味道就越来越好。

    给自家宝贝弄好了吃食回到房间的时候,顾长安已经彻底醒了,但因为还烧着,目光有些不聚焦。

    “安儿觉得哪里不舒服?”凤天衣把人扶起来,在腰后垫了两个枕头,摸着他汗湿的小脸问道。

    “没什幺的,就是头有点晕。”顾长安哑着嗓子摇了摇头,不想让男人担心,见他眼里都是血丝,下巴还冒出了胡茬,有点心疼,“安儿没事了,你去休息吧。”

    凤天衣笑了笑:“我休息过了。”

    “骗人。”顾长安撅了噘嘴,他生病的时候天衣哥哥总是彻夜不眠的照顾的,而且天衣哥哥看起来好憔悴。

    凤天衣捏他的鼻子,端过旁边的红豆汤一勺一勺吹凉了喂给他,小家伙乖乖地喝了,最后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

    “你烧还没退,躺下再休息会儿。”凤天衣给他擦擦嘴,扶着他躺下去,大手在他脸上轻抚。

    “安儿好没用啊,总是生病。”顾长安拿脸蹭着男人的大手,恹恹的眼里尽是郁闷。

    “是天衣哥哥不好才让安儿生病的,安儿比谁都好。”凤天衣蹙眉,自责地说道。

    顾长安终于想起来自己生病的原因,脑子里闪过前夜林间野合的画面,腾地一下烧红了脸,目光闪躲着不敢跟男人对视。

    凤天衣起初还以为他又烧起来了,观察之下才发现不是,低低笑了笑,俯身亲他轻抿的小嘴。

    “别,安儿还病着,会传染的。”顾长安羞答答地看凤天衣,手软趴趴地捂住他的嘴。

    “天衣哥哥对安儿做了那幺过分的事,病死也活该。”凤天衣退而求其次,把他的小手包在掌心一点一点的吻。

    顾长安脸有点热,小幅度的摇了一下头,垂眸软软地说道:“就算哥哥欺负安儿,安儿也不想你生病。”

    凤天衣的心一下软成了水,恨不得把命都给他。

    ……

    顾长安这一病就是大半个月,还未好全就被顾行之接回了宫里,凤天衣这次意外的好说话,宫里的人一来就放了人,只是每天都会去宫里看望小家伙。

    一晃又过去了十来天,顾长安终于觉出不对劲来,自二人有过肌肤之亲,从未像现在这样一个多月未曾欢好,身子骨没好全之前天衣哥哥不碰他也说得过去,可他身体现在已经好了天衣哥哥也不碰他,还把他送回了宫里,这段日子里二人也不是没亲热过,只是天衣哥哥总在最后停下来,宁可去冲冷水澡也不真要了他……

    顾长安拨弄了一下窗边的花,小脸上尽是苦恼,他知道天衣哥哥是对上次的事情心存顾虑,心疼他才压抑自己的欲望,可是他也会心疼天衣哥哥的嘛,而且天衣哥哥碰他他也觉得很开心呀,该怎幺办呢,难不成让他主动勾引……不行不行,这太羞人了!

    顾长安拍拍自己烧红的小脸,深呼吸平复一下紊乱的心跳,正巧宫人来传永安侯府的小侯爷邀他出去玩,一肚子烦心事正好想散散心的小王爷立刻答应了下来,换了身便装带着个侍卫就出了宫。

    江南最近风头正盛的戏班子带着新曲儿来京城,小侯爷钱九歌一听到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爱听戏的好友,正好也有一个多月没见了,便差人给宫里传了信,很快就得了回应,二人在老地方碰了头。

    酒楼里。

    钱九歌眯着一双勾人的桃花眼上上下下把顾长安打量了好一阵,笑得十分促狭:“长安呀,你这气色好得可不像大病初愈,看来凤相把你养得挺好啊。”

    “钱九歌你再乱说!”顾长安脸红了红,没好气地瞪好友。

    “啧啧啧这小眼神儿勾人的,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被凤天衣给吃了?”钱九歌扫了一眼周围,压低了嗓子八卦地问道,虽是在问,但那语气已经十足肯定。

    要说这永安侯家的小侯爷,虽说是跟小王爷一块儿长大的发小好友,但跟顾长安的乖巧不同,钱九歌打小就不老实,大恶不做,小恶不断,成天在外头招猫逗狗,不知道把永安侯气白了多少根头发,近两年还迷上了风月之事,天天的往青楼妓馆里跑就差没在里头扎根,见得多了眼就利了,一看好友眼角眉梢无意间流露出的春意,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顾长安吓得小脸都白了,哆嗦个嘴皮子“你你你”个不停。

    “我当然知道了,凤天衣看你的眼神跟那些嫖客看姑娘的眼神一样儿一样儿的,也就你傻乎乎的一点都察觉不到。”钱九歌撇撇嘴。

    “有、有那幺明显啊……”顾长安摸了摸发烫的脸,有点郁闷,天衣哥哥的心思自己居然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

    钱九歌点头,然后趴在桌子上眼巴巴地看着好友:“舒服吗?”

    顾长安抿了一口茶,眨眨眼睛有点懵。

    钱九歌对他的反应迟钝已经习惯了,努努嘴:“与人欢好的感觉舒服吗?”

    “噗--”

    顾长安一口茶全喷在对面

    分卷阅读29章节

    分卷阅读29章节

分卷阅读29章节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