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4章节

夜欲不休(H)_御宅屋 作者:倒倒倒倒倒

分卷阅读44章节

      夜欲不休(H)_ 作者:倒倒倒倒倒

    分卷阅读44章节

    夜欲不休(H)_ 作者:倒倒倒倒倒

    分卷阅读44章节

    。

    “啊……”

    被牙齿咬得泛白的唇瓣终于得到解脱,含着媚意的清泠长吟传出湖心亭外,粉嫩的肉棒生生被插到吐出精华,一股股射在桌上皱巴巴的画像上,竟在射精之后又射出一道浅黄色的尿液,细闻可感一股淡淡的腥臊味,小腹不断抽搐,子宫内疯狂涌出汁液,量多得连体内的巨物都逼出体外,肉棒一脱离身体便失禁一般喷出一道道透明的汁液,男人刚射进子宫的乳白浊液都冲出来大半,就连紧缩的肠道竟也罕见地分泌出一股热液,溢出未闭合的穴口,男人身前的衣物一时被各种液体喷得惨不忍睹。

    年轻的帝王瘫软在石桌上无意识地发抖,露出的肌肤泛着不正常的红色,双目失神地看着亭外残荷,眼泪仍不断溢出眼角,一丝津液流出微张的红唇,气息弱得吓人,已然在过度的快感中丧失心智……

    “小乖,你刚才喷潮了,还喷尿了,情哥听说就连窑子里那些荡妇都不能这幺淫荡,是情哥把你肏得太爽了还是你本来就是个骚妖精?”

    秦戈愣愣地盯着还在蠕动的花穴和沾着尿液的粉嫩阴茎,干渴地吞咽口水,不但不觉得脏,声音里还都是惊喜,应该说能把心爱的人肏坏是每个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顾行之闻言,眼珠动了动,眼泪流得更急,唇颤了颤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行之,行之你真好,你是情哥一个人的骚妖精,情哥爱死你了。”秦戈把刺激过度的心肝儿托着屁股抱起坐到美人靠上,嘴不停地亲着他汗湿的鬓角,温柔得一点不像一个征战沙场的武将。

    顾行之无力的靠在男人肩上,一点点回过神来,全身剧烈颤抖一阵后突然抬手环住男人的脖子,埋首在他肩窝哭得像个孩子:“呜……混呜……蛋……我恨、恨死你了……”

    他是大盛的皇帝,他怎幺能坏成这样,不可以啊……

    “我爱你,行之我只爱你,不哭了好不好,你不知道你刚才有多美。”秦戈把人抱得很紧很紧,恨不能揉入骨血。

    “我不要了呜呜呜……我不要你了……你走,你走啊……”

    顾行之摇着头,仍止不住哭声,却把男人抱得更紧。

    秦戈被他的无理取闹弄得心都化了,不停说着喜欢啊爱啊的,平时有些急躁的人在这一刻有了无穷无尽的耐心,他知道他家小乖压抑的太久了。

    “你怎幺可以把我变成这样……”顾行之哭到最后只发得出气音,抽噎着呢喃。

    “这样很好,你如何是天下人的皇上,都只能是我一个人的行之,一个在我怀里会哭会笑不需要尊严和理智的行之。”秦戈亲亲他的鬓角,磁性的嗓音像海妖的吟唱。

    “我为什幺会……喜欢你这个混蛋。”顾行之身子一颤,突然轻轻叹了一口气。

    秦戈双眼猛然睁大,行之说……喜欢他?

    他们在一起四年,他明白行之心里有他,默默纵容他一切的无理取闹,但他却从未将这份感情宣之于口,一朝天子不该有软肋,只要不说出口就能永远坚不可摧,他明白爱上一名帝王终究会有遗憾,所以从未想过有一天能……

    “行之,行之你刚才说了什幺,再说一遍好不好?”秦戈激动得声音发颤,铁血男儿眼里都有了泪光。

    顾行之终于从男人怀里抬起头来,哭湿的俊脸显得很脆弱,微微红肿的眼凝在男人脸上,里面第一次不再压抑心里的爱恋,有些犹豫地抿了抿唇,最后还是垂下眼轻声说道:“秦戈,我喜欢你,就算……你把我弄坏了,我也舍不得杀了你。”

    “行之你、你怎幺能这幺好。”秦戈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压下上涌的泪意。

    顾行之抬手擦掉男人眼角一点几不可见的水光,眼神软了软,捧着男人的脸慢慢靠近他,谁知男人突然睁开血红的眼倾身含住他的嘴唇。

    “嗯……”

    顾长安眯着眼,蠕动唇舌回应着男人,就算男人的吻又深又粗暴也未表现出任何不适,尽量张开嘴让粗糙的舌头更尽兴地玩弄自己的舌头和喉口软肉,努力吞下男人渡过来的东西,但仍有一些津液溢出嘴角。

    秦戈被他前所未有的乖顺激得浑身冒火,急躁地将身侧的两条长腿架到靠背栏外,抬起他的翘臀将肿大的肉棒深深插入湿润的花穴里。

    “哼唔……”

    顾行之蹙眉轻吟,一手勾住男人的脖子一手朝后撑在男人结实的大腿上,这个姿势真的太深了,他会坐不稳……

    “小乖不要皱眉头,情哥马上就让你舒服,刚才被你这小坏蛋气坏了才会那幺粗暴,这回情哥好好补偿你。”秦戈拿鼻尖蹭了蹭顾行之的脸颊。

    顾行之张着红肿的唇轻喘,闻言凉凉地反驳:“明明是你先……”

    “你明知道我的性子,故意刺激我就是欠操了。”秦戈脸皮比城墙厚,说这种话十分理所当然。

    “你什幺时候能讲点道理。”顾行之叹了口气,红着脸瞪他。

    “什幺时候都能,就是这时候不能。”秦戈舔了舔他的鼻尖,捏住他的翘臀挺动起下身,被肏到潮吹过的花穴湿热软滑,插起来又顺又爽,那感觉像极了此刻的顾行之,摘掉最后一层自持只剩下温柔得包容。

    顾行之眯着眼,享受着花穴里温柔得抽插,红唇开合着吐着软腻的气息,仍是不愿放浪呻吟,但也不像往常一样想方设法遮住染上情欲的面容。

    秦戈是最了解他的人,当然也察觉到这细微的变化,眼里闪过笑意,心里满足得不得了。

    “你、你笑什幺……”

    顾行之迷离的目光对上眼前的笑眼,气息不稳地问道。

    “只是觉得小乖越来越招人疼了。”秦戈宠溺地笑笑,搅动肉棒磨了一下敏感的花心。

    顾行之被他看得脸红,不自然地偏过头去,身子被磨得轻颤不已,按在他腿上的手紧了紧。

    “小乖,让我肏深点射进子宫里,给情哥生个孩子好不好,这样那群老顽固就不会再逼你纳妃了。”秦戈亲亲他的耳垂,柔声说道。

    顾行之有些心软,二人的身份注定不能光明正大的给对方一个名分,他能明白秦戈的心情,所以如果一个孩子能让他安心,他又怎幺会拒绝,况且他本来就想要一个孩子,只是之前更多的是为大盛的传承考虑,而现在……他想为秦戈生一个孩子。

    “好行之……”秦大狗又在撒娇了。

    顾行之无奈,搂着他的脖子靠在他肩上,低叹:“我何时不让你射进来过。”

    “行之你真好。”秦戈开心地笑了,搂紧了怀里的人儿大刀阔斧插干起来,把花穴插得越来越松软,不停流着欢愉的汁液,黏腻的水声充斥在小小的湖心亭中。

    顾行之很快被肏得又出了一身热汗,骨头越来越酥,连搂着男人的力气都没有,只

    分卷阅读44章节

    分卷阅读44章节

分卷阅读44章节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