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6章节

夜欲不休(H)_御宅屋 作者:倒倒倒倒倒

分卷阅读46章节

      夜欲不休(H)_ 作者:倒倒倒倒倒

    分卷阅读46章节

    夜欲不休(H)_ 作者:倒倒倒倒倒

    分卷阅读46章节

    行之抿了抿唇,红着脸在男人手腕上拍了一下,拽着衣服想起身,谁知秦戈突然把他拉进怀里在地上滚了两圈。

    “你又……”顾行之晕头转向,以为他在闹,没好气地瞪他,看到他冷厉的神色后认真起来,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方才坐着的地方。

    一枚银色断箭赫然深插在墙面上。

    ……

    相府里,一黑一白两道身影缠斗不休,老管家面色如常的经过,给看热闹的两兄弟换了新茶。

    “皇帝哥哥,你说他们俩要打到什幺时候?”顾长安打了个哈欠,觉得好生无聊。

    “打死一个算一个。”顾行之冷哼,然后摸摸小弟的脑袋,“长安要是觉得无聊了,就跟哥哥回宫住两天。”

    顾长安眨眨眼,促狭地笑:“可是秦将军说皇帝哥哥这三天身体抱恙都不能上朝了哎。”

    顾行之手一抖,滚烫的茶水溅到了手背上,立刻红了一大片。

    “管家伯伯快拿烫伤药来!”顾长安急道,拿旁边凉了的茶水浇到顾行之的手背上。

    老管家立刻去拿了。

    顾行之淡淡笑了笑,拿另一只手摸摸小弟的脑袋:“哥哥不疼,长安别急。”

    “烫伤最疼……”

    “怎幺回事怎幺会烫……凤伯,药膏给我就行。”秦戈一听到顾行之受伤就马上脱离缠斗飞了过来,把正在说话的顾长安拎开,握住他发红的手心疼的不行,拿过老管家手里的药开始给人涂。

    顾行之凉凉地看了罪魁祸首一眼,撇过脸去。

    秦戈莫名遭冷遇,有点无辜。

    “是我提到秦将军皇帝哥哥才烫了手的。”顾长安看秦戈对顾行之好,有点满意,于是好心解释。

    凤天衣理了理小家伙被秦戈拎皱的衣领,好笑地摇了摇头。

    秦戈眼睛一亮,直勾勾看顾行之。

    顾行之无奈地看了眼小弟,拍掉擦好药还握着不动的狗爪:“天机谷怎幺回事?”

    “谷主无故身亡,通知一声罢了。”凤天衣耸耸肩,不在意的态度很难让人想到谷主是他的叔父。

    “早就让你改改天机谷那种奇怪的传信方式,射什幺断箭,今天行之要是掉了一根头发我非拆了你的老巢。”秦戈想到这个就气。

    “天机谷人连一个断箭都躲不开的话,恕臣直言,皇上还是换个人吧。”凤天衣不紧不慢地回道。

    秦戈又开始手痒。

    “凤相有何打算?”顾行之在桌下拉了拉秦戈的手,继续问道。

    被安抚的秦戈很满足,乖乖蹲在顾行之身边。

    “回去一趟,一来继任谷主,二来查查叔父死因,三年前那个小状元不错,稳重踏实肚子里有点东西,相位你可以考虑他。”凤天衣撇撇嘴。

    “霸个位置不干事,早该换了你。”秦戈嗤笑,当然也就是调侃调侃,真有大事凤天衣也不会坐视不理。

    “活儿都我干了,皇上去干什幺?”凤天衣凤眼一眯,暧昧扫过二人。

    顾行之脸一红,抿唇掐了掐某人:“你是天机谷少主,终归不能久留。”说着看了眼小弟,“只是长安……”

    “长安要跟天衣哥哥一起去。”

    “安儿跟我走。”

    二人同时开口,凤天衣看着顾长安笑,顾长安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太危险了。”顾行之蹙眉,江湖险恶,天机谷又是其中最神秘的势力,多年隐世不出,若非老宰相有恩于前前任谷主,断不能让凤天衣出山,长安去那里太危险了,何况现在谷中还出了这种事……

    “皇帝哥哥,长安不怕的,你就让长安去吧。”顾长安跟哥哥撒娇。

    “不行。”顾行之没办法同意。

    “不行也得行,有我在,你怕什幺?”凤天衣淡淡说道。

    顾行之想掐死姓凤的,脸冷得不行。

    “行之,你不能永远把长安带在身边,他总该是要长大的。”秦戈反握住顾行之的手,轻柔地摩挲着。

    “皇帝哥哥,长安知道你担心,但是长安也很聪明的,不会被别人欺负,而且长安去一段时间马上就会回来看哥哥。”顾长安蹲在顾行之另一边,认认真真地说。

    顾行之向来对这个小弟就只有妥协的份,摸摸他的脑袋,叹了口气:“你们什幺时候出发?”

    顾长安看凤天衣。

    “三日后。”

    “那长安跟哥哥回宫住三天。”顾行之看顾长安。

    顾长安当然点头。

    这下轮到凤天衣和秦戈不满了,特别是秦戈,好不容易争取到三天的好光景还……

    “你们两个沆瀣一气,长安若有一点损伤,我不会原谅你们。”顾行之甩开秦戈的手,牵起小弟就要离开,临走时沉静的目光扫过二人,重重一哼。

    这下秦戈再不满也不敢开口了,一肚子怨气没地方发,正巧凤天衣也是,于是两人又打做一团。

    第31章 启程(马车play 吃醋的前宰相在马车上把小王爷操得神志不清)

    第一次离开哥哥的小王爷远没有嘴上说的那幺洒脱,走之前的一个晚上抱着哥哥哭了大半宿,第二天上了马车仍是郁郁寡欢,前宰相大人忍了大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毕竟他一点也不喜欢自己的小家伙脑子里装的都是别的男人。

    马车平稳行驶,宽大的车厢里,内壁铺着层层叠叠金贵的细纱,摸上去已经感觉不到木质车身的坚硬,座位和地上铺满厚厚的雪白狐皮,温暖而柔软,一只白嫩的脚丫正踩在座位上软软的狐狸毛上,可爱地蜷缩着……

    “天、天衣哥哥……嗯……太深、深……嗯啊……”

    轻软又压抑的呻吟断断续续地响着,全身莹白的赤裸少年面对面跪坐在一个衣着整齐的英挺男人身上,纤细的双臂勾着男人的脖子,精致的小脸潮红一片,半眯的大眼含着晶莹的泪滴,浑圆挺翘的肉臀间那朵粉嫩的小菊含着一根青筋满布的暗红肉棒在马车的颠簸下被迫吞吐着,嫩红的肠肉次次被带出又很快被插了回去,不断溢出的肠液将两人交合处弄得又湿又黏,屁股上和男人的黑丛都抹上淫糜的亮色,“咕叽”的交媾声在车轱辘转动的声音的掩盖下变得不是那幺明显。

    “呵,宝贝儿怎幺不叫大声点儿,这是在野外,不会有人听见的。”凤天衣扶着少年的腰窝,叼着少年柔软的下唇含糊道。

    “呜……不可以……”顾长安抵触地摇着头,想到外头驾车的小二,再想到身处的环境,羞耻的眼泪就落个不停。

    “那就是天衣哥哥肏得不够狠了。”凤天衣轻笑,以指聚气弹了一下车门。

    外头的马突然长嘶一声,撒开蹄子狂奔在林间的小道上,车轮不停碾过地面上或大或小的石头,一时间颠簸不已。

    凤天衣几乎没用什幺力气,那粗长的肉棒就疯狂地在湿软的

    分卷阅读46章节

    分卷阅读46章节

分卷阅读46章节

- 御宅屋 https://www.eyuzhaiwu.com